第一O一章(上) 谈失误忽视包装

    从得知马迪堡和斯图加特踢球者发生冲突那时候,也就是卓杨头被碰破的那次,好像得出点什么结论的拉伊奥拉就想找卓杨谈谈,但赛季末大家都忙,谁也抽不开身。

    这次来参加马迪堡的会议,拉伊奥拉是有想法的。他的想法,主要来自于旗下五名马迪堡球员的的转会问题。

    刀疤、小猪他们集体决定留下,拉伊奥拉没有像被放鸽子那样大动肝火,而是很专业的觉察到了自己工作上的失误。

    虽说五个人都决定留下,最主要的原因是舍不得这么快抛下卓杨,但也有对方俱乐部吸引力不强的因素在里面,而这也正是拉伊奥拉反思自己失误的地方。

    除了卓杨外,其他五人今年可以算是没有接到豪门的邀请,唯一拜仁看上小猪,还不给承诺一线队地位。至于马赛之刀疤里贝里,马赛现在还能算豪门吗?法国还有豪门俱乐部吗?更别提阿贾克斯邀请德容了。

    按理说,五个人的实力虽然还稍显稚嫩,但已经完全能打动众多豪门的目光了。可为什么欧陆豪门这么冷淡呢?首先是因为马迪堡俱乐部知名度太低,毫无关注度。当然,这次拿下足协杯后就已经不一样了,欧洲首支荣获顶级冠军的丙级队,闻名遐迩了。再者,卓杨的光辉遮挡了五人的星光。卓杨太耀眼,让豪门把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是拉伊奥拉的责任,就是炒作不够。

    足球圈就和娱乐圈一样一样,再好的明星都要包装炒作,没有一名巨星是单纯只靠实力走上巅峰的。同样水平的球员,因为包装炒作的关系,知名度天差地别,身价也会相差十几倍。

    您给我说说当年九十年代意甲前锋里,吉安路易吉伦蒂尼和马尔科西蒙尼水平有什么差别?可伦蒂尼能卖出一亿里拉的身价,西蒙尼转会就是些零钱。这就是炒作的作用,大家对这样的炒作也都喜闻乐见,伦蒂尼明显比西蒙尼更受欢迎,因为炒作成功之后伦蒂尼的商业价值更高。

    二十一世纪早都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了。

    这就是足坛的现实,现代足球不光是纯粹的竞技体育,它包含着商业运作、金融,甚至政治,球员需要名声被炒起来,俱乐部也需要名气大的球星妆点门面,球员和俱乐部谁也离不开商业炒作。

    而拉伊奥拉在这一年里,就是忽视了这一点,可这也不能怪他,谁也想不到六剑客成长会如此之快。本来还打算按部就班找些二三流俱乐部让几个年轻人过渡一下,那时候再下功夫去包装,结果没想到短短一个赛季下来,这一步已经完全可以免去了。所以,实力跟上了,包装没有跟上,也就是宣传造势没有跟上。

    不但要会干,还要会吹,表面工作和实际工作同样重要。这个所有中国人都明白的道理,放之四海也皆准。

    所以,拉伊奥拉冷静地想了想,今年夏天五个人都不转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转了也造不成轰动效果。与其这样,让几个小家伙去别的地方待两年再跳走,还不如就在马迪堡再留一年。反正马迪堡现在也小有名气,不是以前那个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小碎催了。再说了,和卓杨在一起几个人进步确实太大,大的离谱,包括卓杨自己。还有克洛普这个教练,非常了解他们,刚好让他们的羽翼再更丰满些。在马迪堡待上一年,要比在其他俱乐部踢上两三年效果还好。

    虽说包装宣传很重要,但足球毕竟是个技术工种,个人实力才是最深的根基。一栋大楼外装修再怎么美轮美奂,下雨就漏吹风就摆,你看有没有人敢买?当然,根基打得再牢固,你外面坑坑洼洼破破烂烂像个鬼屋茅房,那也没有人要。

    这么一想,米洛大帝也就释然了。不走也好,不温不火的转会不是他的风格,拉伊奥拉喜欢制造爆炸似的转会新闻,把所有目光全部吸引到自己这里。不出手则以,但见出手就一鸣惊人。到时候,到了明年,看我米洛大帝怎么点燃转会市场的炸雷,还是一堆炸雷。至于今年没能转会损失的一点经纪人抽成,那也叫钱?

    理儿是这个理儿,想也想通了。可卓杨这个家伙对其他五个人影响实在太大,万一明年这小子再出点什么幺蛾子,防不胜防呐。所以,还必须给他打打预防针,话还不能说重喽,这小子吃软不吃硬,整个一个轻不得重不得。

    “卓,咱俩聊聊,随便聊聊。”拉伊奥拉和颜悦色。

    卓杨不由得摸不着头脑:“胖子,你这唱的哪出呀?你不生气么?可千万别憋着。”

    “”拉伊奥拉哭笑不得:小兔崽子,永远都是这样。

    “生什么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拉伊奥拉更加和颜悦色,和蔼可亲就像小红帽的亲奶奶。

    “你不怪我把他们几个转会都搅黄了,你没挣着钱?我们中国人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我都杀,你还不生气,不是你风格呀?”

    “嗨,你说这事呀!”拉伊奥拉做恍然大悟状:“没事没事,没有什么比你们兄弟在一起踢球更好的消息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虚伪得让人想吐。

    “胖子,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明年我再劝劝,让你再高兴高兴。”卓杨顺杆就爬。

    拉伊奥拉:“”

    汉诺威一家日本后裔经营的日式居酒屋里,卓杨和拉伊奥拉在榻榻米上盘坐,两个人已经喝光了两瓶清酒。

    卓杨从温酒的小壶里拿出第三瓶,用小手绢擦干酒瓶上的水珠,白色手绢上绣着一枝樱花。樱花空灵阡陌纷纷,仿佛能闻见它的香气。

    卓杨把酒再给拉伊奥拉满上:“胖子,你这人不错,挺仗义。我心里都清楚,这回是有点不大对得住你。”卓杨是个天才,天才就没有浑人。

    “最后一年,就这最后一年,我是真舍不得兄弟们走啊。相信我,明年我绝不拦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