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一章(下) 忆慈父米洛动情

    “不说这个,卓。”拉伊奥拉江湖深深,卓杨主动提出来了,点到为止就好。“给我讲讲你的家庭,讲讲中国,怎么样?”

    “我的家庭?你不是都知道吗?我父亲是军人,母亲是钢琴教师,姐姐是大学生,就这些呀。”

    “什么时候你带我去趟中国,我想去拜访一下卓将军和杨教授。”瞧这老江湖的嘴多甜:“咱们是朋友,对吗?卓。”

    “没错,咱们是朋友。胖子,你人真的很不错。”拉伊奥拉这大半年帮了卓杨不少忙,而且全部分文不取,雷锋精神闪耀西欧。

    “卓,我的朋友。你的天赋和你的才华是我从未见到过的,你是我见识过的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年轻人,而且你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我,米洛拉伊奥拉,能成为你的朋友,我非常荣幸。”拉伊奥拉知道在卓杨面前不能玩虚的,有话直说是最好的方式。

    “我的朋友,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把大学上完吗?相信以你的天才,早就能看出来,即便离开汉诺威,也已经丝毫不能影响到你在钢琴上的成就。”拉伊奥拉说的在某种程度上是事实。

    “音乐大学和其他大学不一样,它更讲究天赋和悟性,并不强求遵守课时。即便你现在就离开汉诺威,也几乎不能影响你在钢琴上的造诣,更不会影响到你的毕业。”

    “然而,足球是一顿青春饭,踢一年便少一年,错过了最好的时光,永远都会晚一步。但钢琴却生命悠长,八十岁的钢琴大师比比皆是。”

    “而这一切,你一定都明白。”

    “所以,卓,我亲爱的朋友,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坚持,坚持的有些不讲道理。卓,你能告诉我吗?能告诉你的朋友吗?”

    院子里的木槿花倒映在纸拉门上,虽然隔着纸门,无法窥见她的粉靥,却也让花香更为神秘和执着。居酒屋里淡淡的音乐,是宫崎骏的天空之城。虽然日本人让人生厌,但他们一些艺术成就却也让人为之赞叹,卓杨很喜欢这首曲子。

    拿出第四瓶酒,擦干后再次斟满。

    “我热爱钢琴,我喜欢汉诺威这座城市。”卓杨娓娓道来:“我也很喜欢音乐大学,在大学里我很舒服。这间大学美得让人心醉,一年四季都如此。大学里有我的朋友,还有我最尊敬的教授。而且,还有我的初恋。”

    “这都是我不愿意离开的理由。然而,最重要的是,我绝不能让我父亲失望。我必须完成自己对父亲的承诺,在所不惜。”

    “和这个承诺相比,足球无足轻重,钢琴,无足轻重。”

    “我不能让父亲对我失望!”

    天空之城还在吟唱,浅粉色酒瓶上的樱花树枝安静夺目,握起酒瓶,让人害怕会捏碎花的翩跹。

    卓杨开始给拉伊奥拉讲着自己和父亲的故事,故事缓缓流淌。都是一些很平凡的事情,没有惊天动地的传说,没有豪情万丈的神奇,都是些所有父亲一样能做到的事情。所有平凡的故事里,卓杨的父亲从不失信。

    卓杨讲起了幼儿园时为了哈密瓜推到身边小女孩的事,讲到父亲含着泪看他狼吞虎咽吃着一个并不怎么香甜的哈密瓜。

    卓彤彤是个小男人,就像绝大多数孩子的父亲那样,就像拉伊奥拉的父亲那样。

    拉伊奥拉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个没有什么大本领却父爱如山的男人。

    米洛拉伊奥拉想起了他很小的时候,住在意大利诺切拉偏僻的乡村,那个时候,小米洛只有四岁。那个时候,是全欧洲经济大萧条时期,意大利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诺切拉所在的坎帕尼亚大区是意大利经济最落后的地方。

    在那个艰难的时代,小米洛的父亲每天要出去打零工,那个时候,满世界都是找活干的男人。每天,小米洛的父亲都会打两份零工,每天都回来的很晚,并不强壮的身上拎着一小袋土豆。这一小袋土豆是父亲每天的薪水,也是小米洛和母亲第二天的食物。母亲做的土豆很好吃,但是小米洛吃腻了。

    “爸爸,我要吃肉。”

    “好的,米洛。明天晚上你就会有肉吃。”

    “你保证吗?爸爸。”

    “我保证!我的小米洛。”

    第二天,父亲回来的更晚了,除了一小袋土豆,父亲手上还包着一块牛肉。小米洛开心坏了,父亲笑眯眯地看着小米洛和母亲吃完牛肉烧土豆泥,盘子被小米洛舔得干干净净。

    从那一天起,小米洛每天都能吃上牛肉土豆泥,父亲也越回来越晚,一直到那个艰难的岁月过去。

    后来,小米洛才知道,父亲为了让他吃上牛肉,每天总是会打三份零工。

    在他的经纪王国内帝王一样存在的拉伊奥拉,对所有人颐气指使,每个人都惧怕他盛气凌人的光芒。然而,拉伊奥拉从不对自己年迈的父亲大声说话。无论拉伊奥拉多么繁忙,可只要有哪怕一丁点空闲,他都会陪在父亲身边,听老人家讲那些不知说过多少遍的虚构的故事,从不厌烦。

    父亲,我要你以我为荣!父亲,那些夜晚的牛肉烧土豆泥是我今生吃过最美味的食物!

    拉伊奥拉终于真正理解了卓杨,他们都有一个渺小而伟大的父亲,他们都想让父亲以自己为荣,他们都绝不想让父亲失望。

    “卓,我的朋友。我支持你完成学业,永远支持你。”两个人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卓,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份临时授权。”酒杯再被倒满。

    “我的朋友,我要为你组织一场个人音乐会。”

    “卓,就在新年,你会举办自己第一场音乐会,你的新年音乐会。”

    “到了新年,我会以主办方的身份,邀请你的父亲和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姐姐卓秋天小姐,都来参加你的新年音乐会。”

    “让你的家人以你为荣。卓,你一定会成功,我的朋友,我坚信!”

    一饮而尽!

    繁星下木槿花娇艳怒放,灯晕里,樱花散发清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