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二章(上) 宁学桃园三结义

    拉伊奥拉的提议相当好,卓杨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自然欣然同意。

    至于为什么要把音乐会放在新年里,这有几个原因。

    首先,近期内卓杨要忙于准备参加舒曼钢琴大赛,这个大赛很重要,届时高手如云,容不得他有半点懈怠。比赛结束后,就面临新赛季的到来,虽说他努力一下也能克服一些足球对准备音乐会的影响,但毕竟是第一次,卓杨自然想做到尽善尽美。放在新年里,卓杨会有充分的准备时间。

    再者,年内举行音乐会,父亲母亲和姐姐有可能会因为**的原因被德国拒绝入境。哪怕被准许,医学检查和隔离也是件很麻烦的事。到了新年,情况应该会好很多。

    最重要的一点,新年音乐会和其他时间段的音乐会在意义上绝不等同。

    全世界每天都有大大小小多种多样的音乐会在举行,然而,只有被冠以新年音乐会的名头才能被业内真正认可。比如维也纳金色大厅,只要你愿意花钱,就可以在某个时间段给一个演出的机会,但想要在新年期间,则必须非闻名遐迩的大音乐家不可,为此维也纳金色大厅甚至可以支付高额的出场费。这也就像电影,贺岁档大片和莫名其妙的九、十月放映的片子,影响力能相同吗?

    个人音乐会的地点,还有比汉诺威这座音乐之城更合适的地方吗?

    商量完个人音乐会的细节,拉伊奥拉想和卓杨谈谈六剑客的事情。

    “卓,其实今年他们五个愿意留下来,我是比较赞同的。”拉伊奥拉明白和卓杨谈话不藏着掖着,有话直说是最好的方式。

    “他们几个今年有意向的俱乐部其实都不是很理想,他们的未来应该在豪门。你也是,卓。你们将来都会去征服豪门俱乐部。”

    “我是一个经纪人,需要依靠球员来赚钱。但并不需要依靠我旗下球员不停转会来赚取佣金,你们中国有句话叫杀鸡取卵,这是一种很傻的行为。在二三线俱乐部或者更低之间转来转去,那才有多少佣金?我米洛看不上那点小钱。”

    “我擅长把球员培养并包装成巨星,然后依靠巨星的合同还有商业利益来获得我应有的那部分收入,这才是大头。这种模式叫双赢,而这,也是我最擅长的方式。”

    “所以,卓,我亲爱的朋友。我现在想和你从足球竞技的角度来谈一谈你们几个。”

    “六个人之中,你不用说,将来无论在什么球队都有充当核心的实力。他们几个呢?现在虽然还不明显,但从长远的眼光看,从他们自身所具有的天赋看,其实也都具备了球队核心的潜力。”

    “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不用说,他将来必然会成为中场核心。还有里卡多蒙托利沃,他在中场全能的实力,铁定也是攻防核心的料。你和他们两个,在短时间内看不出来,一年?顶多两年,因为你们三个人位置有些模糊重合,作用也有重叠,必然会随着你们实力突飞猛进而产生战术上的矛盾。到时候,必须有人要做出牺牲,很大的牺牲。”

    “再说刀疤弗兰克里贝里,现在看来,克洛普的眼光很准,他的最佳位置就是在边路。弗兰克虽然不会成为像你和巴斯蒂安、里卡多那样控制中场的核心,但他越往后发展,越会成为攻击重点,他需要球权。”

    “还有佩尔默特萨克,克洛普下狠心要把他打造成德国足坛第三位超级自由人,完全释放他的前插和进攻火力。在一个合适的球队,佩尔也有很大机会成为全队攻防核心。”

    “最后是屠夫尼格尔德容,他的问题有点复杂。尼格尔因为性格上的原因,并不要求在场上出风头,也不喜欢争球权。然而,这样发展下去,会严重影响到他隐藏的进攻天赋,会逐渐发展成一个纯粹蓝领后腰。虽说也不错,世界足坛有很多这样的球星,皇家马德里马克莱莱,米兰加图索,就是这样的一流球星。可是,对于尼格尔来说,有点可惜。所以,他的发展前景最不好预测。”

    “这么一分析,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因为他们几个还没有完全成熟,其中的问题没有显露出来,将来呢?”

    “你和小猪、刀疤、二哥,都需要球权,可足球只有一个。还有佩尔,你们都需要球队围绕自身展开战术,可战术也只能围绕一个核心运转。这还没有把屠夫计算在内,而这个黑小子,今年做出了很大牺牲。”

    “在刚结束的赛季里,因为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因为大家都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最重要的,是因为你很强大。所以,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围绕你展开了战术,你成为战术核心。而你也干得非常不错,这点毋庸置疑。”

    “但也正是因为你的出色,掩盖住了他们几个人的光芒,他们五个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这从今年转会邀请上就能看出来,里面没有多少大俱乐部,所有豪门几乎都只对你产生兴趣。”可不是嘛,今年总共就参加了三项赛事,结果三个最佳球员让卓杨一人给包圆了。

    “现在你们都还年轻,想不了那么多。可是,将来呢?等大家都具备了世界一流球星的水准,那时候该怎么办?位置重叠、作用重叠、核心重叠,还能这样只为快乐踢球吗?”

    “”这番话听得卓杨瞠目结舌,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么多。“我还以为,踢球开心就好。”

    “没错,我亲爱的卓,开心就好。可要是不开心了怎么办?他们每个人都把足球当做梦想,都想站在足坛的最巅峰。可这个梦想要是实现不了呢?而且实现不了的原因是因为友谊,那时候该怎么办?”

    “那该怎么办?我舍不得他们走,可我也想让他们都变成足坛巨星。”卓杨太年轻,人心上面的东西接触的很少。

    “亲爱的卓,我从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开始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上打拼,见过太多人心的阴暗和人性的复杂。有多少恩爱夫妻反目成仇,有多少父子恩断情绝,又有多少兄弟分道扬镳,我见得太多了。卓,千万不要去绑架友情。”

    “千万不要试图去考验人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