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三章(下) 时仲夏程浩钟情

    舒曼音乐比赛分为面向成人的大舒曼和面向青少年的小舒曼,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多年以来的潜规则和私下的默契,尤其是钢琴比赛中,二十五岁为分界线,二十五以上才可以报名参加大舒曼。卓杨连十八岁都不到,去参加小舒曼都算年龄小的,现在这么混进大舒曼里,让一帮艺术家们很是为难。

    卡尔诺曼当然清楚这些规则,但狡猾的教授就是想钻这个空子。谁让你没有明文规定来着?哪条上面写着十七八岁不能参加了?你拿来让我瞅瞅。什么叫这些大家都知道?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潜规则也能叫规则?咱们日耳曼人什么时候这么不讲究了?

    老教授的胡搅蛮缠再加上他本身巨大的威望,赛事组织方不得不咬着牙妥协,只能下不为例。然后紧急把潜规则写成白纸黑字,变为明确的制度和条文。于是,卓杨成为了舒曼国际音乐大赛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赛者,前无古人并且后无来者。

    著名钢琴家卡尔诺曼教授为了自己的爱徒可谓煞费苦心,连脸都不要了。

    然而,从首轮的初赛第一天开始,所有因为卓杨参赛资格而引发的争议便戛然而止。

    钢琴大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轮初赛,所有参赛者分批在规定的参赛曲目里挑选一首,进行二十至三十分钟演奏,其中五十名优胜者进入第二轮复赛。

    复赛亦是同样的步骤和程序,最好的十个人进入最后决赛。

    第一天的初赛里,卓杨以一首舒曼主题练习曲10帕格尼尼随想曲轻松从三百多人的众多钢琴高手中脱颖而出,进入五十人参加的第二轮复赛。

    弹奏过程中,卓杨对主题练习曲10帕格尼尼随想曲中随处可见的三十二分休止符的处理,马上就堵住了老艺术家们的嘴。看似零碎的音符片段所特有的急促和喘息,被卓杨巧妙的加以控制,在高音部重声和弦的配合下,错落有致而且悠长宏大,形成了鲜明而独特的听觉效果。

    天赋加苦练再辅以卓越的导师,卓杨展现出来的实力水准被赛事组织方惊为天人,此时他们反而庆幸没有死板的去拒绝中国少年的参赛资格。一颗少年天才新星在舒曼国际大赛上冉冉升起,无疑也是音乐界的一段佳话。

    卡尔诺曼教授的神情中四面八方都是洋洋得意。

    茨维考市,十万出头人口,也就和中国大一点的乡差不多,小得可怜。这又是一座迷失在现代和传统之间的城市,建筑风格不伦不类,很有些中国东部省份县级市的那种感觉,让人用眼睛就能看出它在古老的积淀和现代工业文明冲击下的那种挣扎。

    作为舒曼的故乡,整个小城处处都在炫耀着罗伯特舒曼,但凡能和舒曼大师扯上一点关系的建筑,都会明晃晃宣示出来,就差写上舒曼三舅家哈士奇一母同胞之犬曾在此处小便这样类似的标语了。

    小城里几乎所有的小酒馆和咖啡馆,全都在很应景的播放舒曼的钢琴曲,雷同而嘈杂的让人起腻。卓杨四人一头扎进路边这间很普通的小咖啡馆,就是因为这里的音乐很别出心裁地放着理查马克思ighterewaiting,中文叫此情可待。

    因为距离复赛还有两天时间,卓杨在练习之余和李晓青、赵雪以及程浩便信步在茨维考市游荡。作为卓杨弟弟的总后勤部长兼坚定支持者,李晓青自然要到第一线为卓杨加油,赵雪当然也要亦步亦趋跟着大小姐。程浩则盯紧卓杨,你去哪我去哪,反正我是吃定你了,不管是不是足球,我都要写。

    四个人本来逛得挺悠闲,卓杨快一年了也头一回这么放松,因为可以完全用中文说话,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可是,一个中国人还好说,他们这东方4聚在一块,确实很扎眼。就有那不长眼的老外很有礼貌地问他们是不是来自日本,顿时就扫了四个人的兴,翻着白眼就走人了,弄得傻逼老外不但尴尬还莫名奇妙。

    四个人钻进这家毫不起眼的小咖啡馆,闲聊闲聊。卓杨给三个支持者大概讲了下自己参赛的情况,也说估计进前十应该没问题。其实这也是卓杨给自己打了保余量,中国人都不习惯把话说满。卡尔诺曼把脸皮都撕破了,就为一个前十?

    教授早就给卓杨说过,这次就是冲着前三来的,就是冲着不鸣则已来的。卓杨是没参加过这么大阵势的比赛,心里多少有些没底。可教授见多识广,而且对自己学生的水准了如指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卡尔诺曼混迹德国音乐界和舒曼大赛半辈子,人脉阔气的都能吓死人。他明确告诉卓杨:你只管弹你的,别忘了我是评委,我朋友也是评委,朋友的朋友还是评委!

    谁说只有中国才有裙带关系和走后门?

    四个人消磨着午后阳光,不经意间还让卓杨撞破了一个小秘密。

    也许是小城的咖啡利尿,赵雪和程浩先后去了洗手间。卓杨正和李晓青扯着淡,看见这两天刚认识的一位来自捷克的钢琴手也在里面独自喝闷酒,就上前打个招呼闲聊了两句。绕过前台往李晓青那边回的时候,听见夹门后面有人说话。

    “再亲一下,就一下,乖”

    “别了,让晓青看见了不好,回头让你亲个够,唔……”

    我勒个天,是程浩和赵雪。卓杨口瞪目呆!

    卓杨倒也没八婆的马上告诉李晓青,但发现别人偷偷摸摸还是让他兴奋不已。

    找了个机会悄悄打趣程浩:“你到底是来跟踪采访的还是来泡妞的?这才没几天啊,你就搞上了?可以呀。”

    “我操,你还真是兔子耳朵。”程浩大不咧咧满不在乎:“啥叫搞上?会说话不?”

    “哟呵,牛上了还?信不信我找李大小姐告密去?”

    “去呗去呗,人家赵雪未嫁我程浩未娶。你咬我?”程浩笑得阳光灿烂。

    又是一个一见钟情的庸俗故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