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七章(上) 六剑客浪催轻敌

    赤日炎炎似火烧,公子王孙把扇摇。2003年8月3日,夏天里艳阳高照,热得人心里烦就像狗挠门一样。这个天能顶着烫头皮出门的人,不是为生活所迫,就必定是因为心里有一团更热情的火焰。

    汉诺威今天就有这么不怕热的两万人,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朝运河上那个钻石般小半岛聚拢过去,在下午四点跟头顶上的烈日叫板。马迪堡队将在今天迎来其俱乐部历史上首场乙级比赛,200304赛季德国乙级联赛第一轮,马迪堡在维克多球场迎战来访的雷根斯堡队。

    上赛季追风狂飙的马迪堡从拜仁大当家手中抢下足协杯冠军,把马迪堡的支持者撩得欲仙欲死。他们早就对这场比赛翘首以盼,球迷们也都知道俱乐部在夏天收获强援,更何况最令大家痴迷的六剑客和哈斯勒都继续驻守半岛。这一切,都让拥趸们对新赛季和今天这场暴晒下的热战心怀期盼。

    马迪堡俱乐部上上下下也对本场比赛跃跃欲试,破天荒杀进乙级他们等不及要去秤量秤量闻名已久的强队。六剑客更是心高气傲,磨刀霍霍准备大开杀戒。

    雷根斯堡不是一支强队,上赛季他们最后名列第十五位,险险保级只差一步就和马迪堡擦身而过一上一下。可以说在整个乙级十八支球队里,除了新升级的奥斯纳布鲁克、翁特哈兴和马迪堡实力未明之外,雷根斯堡就是乙级里最弱的一条虫。

    六剑客根本就没有把这样一个对手放在眼里:知道凯泽斯劳滕、云达不莱梅和拜仁是怎么死的吗?是被小爷我们硬生生打死的!别说你一个雷根斯堡破落户,就是整个乙级联赛除开我们之外的十七支球队都要站直喽等着让小爷我们挨个儿抽脸。

    骄傲浮夸的六剑客非常膨胀,乙级联赛这汪浅池微澜已经不在他们眼里。

    日头已经开始西斜,南北走向的维克多球场大部分看台都被白帆似的顶棚保护在荫凉之下。然而,看台上却沉闷嘈杂,连永远激情四射的大sb都头顶着一方湿毛巾颓废地窝在座椅上,**上身肚皮上堆积了三层肥膘。

    上半时四十分钟,场上比分02,主队在前客队在后。雷根斯堡仅仅用两次简单的防守反击,中场卡斯滕和前锋维尔曼就攻破了埃德蒙把手的大门。

    队长卓杨让这两记耳光抽得耳朵发烫,六剑客被这两记耳光抽肿了脸。

    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局面。赛季前半个月的集训,无论是战术适应还是状态调整,马迪堡队都执行得完美无缺。新来的三员悍将毫无阻碍地融入到了克洛普的战术打法中,根本不像三个新人。六剑客经过一个假期的养精蓄锐,迫不及待要让手中的刀锋见血开刃,状态好到嗷嗷叫。

    可是,六剑客和马迪堡人却小瞧了天下英雄。

    雷根斯堡队实力的确不强,但他们比赛态度却非常端正。知道自己无论从哪方面都无法和杀气腾腾的马迪堡相比,雷根斯堡人就把德国球队的坚韧和顽强发挥到了极致,众志成城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执行赛前战术安排。而他们的主教练赛前把马迪堡研究了个通透,战术布置针对性极强。

    反观马迪堡这边,少爷们被铺天盖地的表扬与自我表扬迷花了眼,上得场来就恨不得一棍子将对手打死,而且还是单枪匹马单手抡棍。别说本身就很骚包的卓杨、小猪、刀疤、二哥四人,根本就是心存调戏,就连勤恳持重的屠夫德容都在花枝招展地玩花活,一向沉稳的默特萨克就像一个前腰,顶在对方半场大跳广场舞。

    克洛普坐在场下脸臊得通红,他赛前根本就没有认真研究对手,雷根斯堡的特点他有所了解但并不透彻。他也是个新鲜出炉的年轻烧包教练,被一片叫好声喊得发飘。

    上个赛季马迪堡和六剑客无论在地区联赛、丙级还是足协杯里,都是属于冲击的一方,和每个对手相比他们都是小字辈。对手也都对他们不了解,时常让少爷们打个措手不及。可到了这个赛季,马迪堡和六剑客名声鹊起,报纸上总有他们的消息,少爷们开始被对手放在聚光灯下研究,他们的一切都不再是秘密。

    乙级联赛有三个半升级名额,第四名和德甲倒数第四名通过附加赛决定命运,马迪堡队也在新赛季被业内公认为乙级强队,是升级的大热门。所以,对手和他们比赛态度放得很端正,姿态很低。以前是马迪堡拼别人,现在则是对手在拼马迪堡。

    上半场丢了两个球,这还得亏是新来的德拉斯和格罗索在后防线上给力,要不然,鬼都不知道马迪堡能让对手灌进去几个。德拉斯中流砥柱,沉稳霸气,可他的搭档默特萨克跑得都不见了人影了,身前的屏障卓杨和屠夫又总是失位,德拉斯就是三头六臂能打几根钉?格罗索几次逐风掣电般快速回追,才让门将埃德蒙没有在上半场悬门梁自杀谢罪。

    伊利耶在前场回撤接应扯动做得有板有眼,可再怎么想象力十足也换不来六剑客的回应,少爷们就跟你不过这个。谁拿球就都只剩下一个字耍!什么传切配合?什么移形换位?什么高位逼抢?小爷我们用得着吗?

    待到比分落后,少爷们的轻浮里又添加上了急躁,更加迫不及待要用手中的狼牙棒砸碎对手天灵盖。可经验老到思想统一的雷根斯堡开始玩起了中国太极,慢条斯理把节奏拉下来,然后突然闪电一击再取马迪堡一份狗命。

    中场休息更衣室里每个人都在反思,六剑客臊得满脸通红,可他们发现本应狂风暴雨般的克洛普牌暴怒却没有来临。

    克洛普比他们还臊呢!他根本没脸再去骂少爷们。

    尴尬!很尴尬!

    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谁也没有脸先张开嘴来谈一谈。可要是不说明白吧,又都害怕别人还没搞明白,下半场思想战术不统一。克洛普不好谈,让他说就要先批评小哥几个,可他实在张不开嘴,那六个膨胀体他也有很大的原因。卓杨哥几个也不好谈,癞蛤蟆和屎壳郎,上半场谁也不比谁好看。

    幸好,球队里还有一个明白人,还有一个置身事外却又想抽谁就有资格抽谁的坐地虎。

    老队长托马斯哈斯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