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七章(下) 矮脚虎醒世恒言

    “傻逼了吧?”矮脚虎的表情看起来好开心:“都傻逼了吧?”

    “没把人家雷根斯堡当成一盘菜,结果让人溅了一身血。都说说吧,上半场耍得开心吗?”

    卓杨他们六个还有右边后卫阿克曼都快把头勾进裤裆里去了。

    “要不,尤尔根你来说说?”矮脚虎这个爽啊:当个破教练整天在我鼻子跟前指手划脚,人五人六的就像个野生棒槌,忘了托马斯爷爷趟过的水比你见的河还多了么?今天可让我逮着机会了!

    “咱们上半场冒进”克洛普悻悻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得了吧,就是一个字你们轻敌了!”趾高气扬的哈斯勒看见刀疤里贝里举手有话要说。

    “哥哥,你刚说的那是五个字撒”

    “”矮脚虎:“废什么话,想抬杠晚上咱们慢慢抬。”

    “都是明星了,明星教练明星球员。看不起小小的雷根斯堡,可不是嘛,你们连拜仁都干掉了,雷根斯堡算个锤子。”

    “尤尔根,你跟我说说雷根斯堡的战术特点是什么?他们最常用的进攻线路分为几种?核心框架球员都有谁?他们的防守构建是大陆型的还是地中海型的?”

    “卓杨队长,你给我讲讲雷根斯堡组织核心卡斯滕都有什么技术特点?他最擅长在什么位置发起攻击?”

    “你们几个,给我说说他们的门将是吃单刀呢还是吃远射?雷根斯堡的协防是以边后卫回收为主呢还是依靠后腰反拉呼应?”

    你以为平日里玩世不恭的矮脚虎只是靠天赋在笑傲红尘?哈斯勒对足球技战术专业上的东西浸淫极深,对比赛的阅读能力他人难出其右。要不他怎么能在巨星堆砌的德国国家队里成为组织核心,指挥着一帮大牌们团团转。矮脚虎这是志不在此,否则真要当起教练来,不知道会让多少主教练输得没饭吃。

    接下来,老队长哈斯勒一条一条指出上半时存在的问题,专业透彻的分析让克洛普都心折不已。

    “总之,咱们实力比雷根斯堡强这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就在于赛前没有做好功课,从教练到球员。比赛中又严重轻敌,把战术要求忘得一干二净。好事,这是好事,你们的路还很长,早点犯错误总比在最关键时候犯错误要好些。”

    “我这一辈子见过很多经历过很多,什么样的狼我都撵过。当年我们在94年美国世界杯上,最后一场小组赛对韩国,那个时候亚洲球队就全是些烂狗屎,哎哟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卓杨。中国队不错,中国队不错,拿过世界亚军,嗯女足。”

    “我们轻轻松松就30领先了,接下来,我们就跟你们今天一样开始耍。然后,韩国队狠狠抽了我们两耳光,把我们压在半场狂揍。到了今天,我依然确信如果那场比赛再延长哪怕十分钟,韩国队一定会战胜我们。”

    “那支韩国队的实力还比不上今天的对手雷根斯堡,你们能比得上我们当年德国队吗?”

    “然而,我那帮记吃不记打的国家队队友们,在后面四分之一决赛里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轻松领先后又开始轻敌,我在场上都骂祖宗十八代了他们也没听。这回,上帝没有再眷顾我们,德国队被保加利亚三分钟内反败为胜淘汰。我们那一届人员齐整本来是能拿冠军的”矮脚虎黯然中带有一丝恨铁不成钢。

    “轻敌是高手的大忌,拜仁就是这么输给咱们的。何况你们还不是高手,马迪堡也还不是高手。你们没有资格轻视任何一支球队,谁都没有资格轻视他人。”

    “得嘞,下半时让托马斯爷爷和伊格纳兹爷爷上去教教你们什么才是正确的比赛态度吧,好好学着点。”

    下半时马迪堡换人,哈斯勒替换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东德酷哥换下默特萨克。上半场最骚情的就属小猪和默队副了,一个不传球一个不回防,狂蜂浪蝶像两个臭流氓。

    当头棒喝之后马迪堡队恢复正常,按部就班地打出自己特点和节奏。雷根斯堡被压制,却因为上半时积攒下巨大的信心而没有一丝慌乱,见招拆招和马迪堡斗得不亦乐乎。

    年轻人犯起错误来干脆利落,改正起来也毫不犹豫。知道自己错在哪容易,但承认自己错了却需要勇气,而且是莫大的勇气。因为承认就意味着承担,就要承担犯错的责任,就要自己打自己的脸,这不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而且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的。

    有错就改需要勇气,有错就认需要巨大的勇气。

    勇敢是人类最高贵的品质!卓彤彤

    在哈斯勒的指引下,马迪堡下半时连扳两球。第五十三分钟屠夫突然前插搅乱了雷根斯堡密集的防线,二哥手术刀般地捅传让刀疤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低射入网。七十七分钟,矮脚虎的传中被助攻上来的格罗索摆给里贝里,刀疤像一只机警的蚱蜢,在人群之中先出一脚扫射一蹴而就。

    随后的时间,马迪堡队在近两万球迷的歇斯底里中狂攻不止,在残阳下杀得对手人仰马翻。但雷根斯堡今天超常发挥,不但最后时刻防守众志成城前赴后继,还抽冷子打出了几次颇有威胁的闪电反击,但都被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卓杨当头抽了回去。

    双方各打了半场好球,令人敬佩的弱旅雷根斯堡在强大的马迪堡面前,在维克多的烈日下,硬生生抢走了一分。马迪堡平的有些可惜,或许再有三五分钟他们就能把对手彻底打瘫。但这到手的一分却比三分更重,甚至比十分还重,因为这场比赛让六剑客再次成长。更幸运的是,这仅仅只是第一场比赛,失去了两分却让他们在其后的三十三场比赛里受用无穷。

    自此后,六剑客再也没犯过如此轻浮的错误,即便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依然偶尔会不可避免的轻敌,却再也没有像这个四十五分钟里一样傲慢和骄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