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〇章(上) 免冲动黯然被捕

    知识渊博的马老师一眼就认出了这件中国历代君王用来祭祀大地的礼器至宝,但经验丰富的他抑制住内心的震撼和雷鸣,不动声色地和卢卡斯特利策扯起了闲天。特利策想搞明白这件在家窝了一百年的东西到底是个啥,但马老师怎么可能会告诉他真相。

    马老师化身马大忽悠:这玩意吧,估计就是过去中国农村烧火用的搅火棍,要么就是老婆婆腌酸白菜时拿来怼帮子用的。啥?你看着不像?你懂啥呀,你见过中国的土灶吗?你知道啥叫化粪池吗?

    马大收藏家忽悠个德国文盲还不跟玩似的?最后还是特利策主动舔着脸求爷爷告奶奶让马老师把玉琮买了去,马老师还扭扭捏捏一百个不情愿的样子掏了两千马克。文盲特利策在里屋数着钱洋洋得意,他哪里知道,就算要两千万两个亿,他中国马爷爷也会想尽办法把玉琮带回家。

    马老师在回国的飞机上老泪纵横,十几个小时的航程里他都全身抖如筛糠泣不成声。

    国内现存的玉琮,最大的一件尺寸也只有这件的一半,而那已经是无价之宝了。这一件玉琮超过了四千年的历史,它记载着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文化传承,它在中国历朝历代君王的祭祀大典上渊源流传。

    马老师将玉琮捐献给了国家,国之重器历经百年沧桑终于回归了故里!

    经过专业的清理、保养和维护,玉琮恢复了它原本的光彩。墨玉厚重深邃,散发出的夺天气势摄人魂魄。在独立展厅里让闻讯蜂拥而至的国人瞻仰一段时间之后,玉琮随即被妥善珍藏起来,轻易不再示人,成为故宫的镇宝之一。

    这件事轰动了国内,后来甚至传到了欧洲。特利策听说后,差点没被自己气死过去,哭得死去活来半个月才能下床。可那你能怪谁?原本就是你偷来的,原本就是中国的。谁让你自己没文化,谁让你自己眼瘸?文物这东西其实就是卖个眼力价。

    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于是,二级警员卢卡斯特利策为了这件他根本不配拥有的东西恨上了中国人。

    “熄火!出示你的驾照!”特利策站在车外,没好气地冲着卓杨说。

    卓杨笑嘻嘻地把头探出去了一点:“晚上好。”按照往常经验,这个时候对方就应该惊呼一声:原来是卓呀,出去玩啊?吃了吗?

    “双手离开方向盘,马上离开车子!把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特利策瞪着眼睛。

    “”卓杨没有料到。“警官,我”

    “我再说一遍,马上离开车子!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特利策吼了起来。

    卓杨有些悻悻地走出保时捷:这个货好像不认识我呀!他感觉有些头大:“嗨,我是马迪”

    “闭嘴,该死的外国佬。转过身去,把手放在车顶上。”特利策根本不想听卓杨说话,并且闻见了浓烈的酒精气味。

    卓杨有点不情愿,但犹豫了一下后他还是照做了。

    “现在告诉我,你的驾照在哪里?”特利策经验很丰富,这时候他已经猜策出来卓杨可能没有驾照。

    “对不起,没有。”卓杨没办法,只能承认。

    “该死的外国佬,你被逮捕了。双腿分开,双手抱在脑后。”说着,特利策猛地一脚踢在卓杨的小腿上,想迫使他把两腿分开。

    突然挨了这么一下,卓杨登时就火了,腾地转过身来,反手一把擒住特利策刚伸过来的左手,立时就要发作。

    一支hkp7警用手枪冰冷的枪口顶在了卓杨的脑门上。

    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到被枪口顶住头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裸的死亡威胁。

    大惊之下的卓杨瞬间酒醒,短暂的恐惧之后他迅速冷静了下来,控制住身体差点爆发的条件反射,卓杨的大脑快如光速般分析着眼前的态势。

    特利策的搭档在侧方五米处也躬腰握枪瞄准了卓杨,如果遇到反抗他们会毫不犹豫开枪射击。

    大院军体教研室李主任是全军著名的搏击专家,除了一招制敌他别的什么都不会。卓杨曾跟李叔叔练过一个暑假,而卓杨是天才。

    千分之一秒里卓杨的大脑已经运行了几万圈,他瞬间确信自己最少有七种方法在特利策反应过来之前打掉他手中的枪。有四种方法在枪响之前空手入白刃夺下这支hkp7,还有至少两种方法在夺下手枪之后利用特利策作为肉盾掩护自己。

    然而,对方是警察!

    小猪吓得脸色煞白,声音都变调了:“卓杨,你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

    不行!不能反抗,如果不想把事情搞大,如果不想坐牢或者东躲西藏成为逃犯,就不能反抗。卓杨从音乐上学会的对情感的控制,让他在这一刻避免了冲动,避免了把事情闹得无法收拾。

    卓杨放弃了,他默默转过身去,任由二级警员特利策反扭住双手给他带上手铐。

    “你被逮捕了!你涉嫌无证驾驶、酒后危险驾驶、严重超速、涉嫌袭警。你有权保持沉默”

    卓杨最重要的十八岁生日,他的成人礼,这个夜晚,卓杨独自在汉诺威警局的拘押室里度过。

    卓杨很聪明,没见过也听说过。他拒绝回答任何提审和询问,表示在没有律师到场之前,不会回答任何问题,他相信他的朋友们已经在开始想办法。

    在闷热的拘押室里,卓杨开始反思整件事情。毫无疑问,他的确错了,特利策警员即便很操蛋,但并没有冤枉他。除了涉嫌袭警还有待商榷,其他几项罪名都是铁一般的事实。他开始分析自己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在春风得意之时,在花团锦簇的这个夜晚会出现在这里。

    没用多长时间,卓杨就勇敢的反思出了问题所在自己有些膨胀!

    球场上的成功,钢琴上取得的成就,让他迅速成为明星和宠儿。他被扑天而来的赞誉和鲜花填满了心脏,让每个人的吹捧和溺爱轻浮了他的胸腔。几天前在球场上的失败仅仅让他在只足球竞技层面上进行了反思,却并没有触及到他的灵魂深处。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有其偶然,但也存在必然。他忘记了父亲挂在小书房内墙上并讲给他听过的那幅字慎独!

    想到父亲,卓杨不禁懊恼不已。如果让父亲知道,可想而知他会对自己有多么失望!

    然而,卓杨并不知道,他的麻烦还远不仅仅如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