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〇章(下) 齐协力营救大兵

    卓杨被抓起来了!卓杨被条子关进号子里了!

    随着小猪的求救,这个消息在最短时间里通知到了关心卓杨的人那里。‘橡胶唇’里的集会紧急终止,三大花魁空等了一宿,也不知道她们和卓杨谁更失落一些。

    安格斯·马伦、卡尔·诺曼、托马斯·哈斯勒,这几位在汉诺威各界都有很大影响力的人连夜展开了营救大兵卓杨的行动。远在意大利的米洛·拉伊奥拉也紧急预定了第二天一大早的机票,并给帕克里特·斯蒂尔指示了应对方案。

    卓杨在警局里倒没吃什么苦头。除了没文化的特利策和他新来的搭档,汉诺威警局里的其他人都认识卓杨,有几个还和他挺熟,在大sb的‘半岛铁盒’里一起喝过好几回酒。汉诺威的条子们都喜欢卓杨,除了那个傻逼特利策。就连特利策的搭档听完同事们介绍后,都表示屁大个事。

    然而,特利策坚持以涉嫌无证驾驶、涉嫌酒后危险驾驶、涉嫌袭警、涉嫌严重超速四大罪名控告卓杨。谁说都不听,谁劝也不行。

    同事们给他摆事实讲道理:你看,你说的都对,可人家不是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吗?法律不外乎人情,咱们按照最下限给他点处罚也不违反法律不是?你说的没错,咱们伟大的日耳曼人最讲究规矩,咱们都是讲究人。都是讲究人就别把事情做绝,好不好?咱们就告他一个无证驾驶得了。啥?袭警?就把你的手拨拉了一下,非要扯上袭警勉强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意思吗?

    有意思!特利策觉得非常有意思!他就要搞这个该死的中国佬。中国佬都该死,他们骗走了我们家祖传的宝贝。

    特利策谁的劝也不听,连局长大人出面都不行。因为他是临检的当事警员,他有权控告,而且他还是控方最直接有力的证人。谁也拿他没辙,性格别扭年龄还大,局长都比他年轻。老家伙也不想进步也不想升官,谁他都不在乎,油盐不进。

    如果按照特利策罗列的所有罪名起诉卓杨并全部成立的话,卓杨将会面临高额罚款并有最少一年以上的刑期。刑满释放以后他会马上被驱逐出境,遣送回中国。

    麻烦大了!

    直到第二天下午,卓杨才被马迪堡俱乐部的合作律师出面保释了出来,还被限定暂时不许离开汉诺威市。

    人是出来了,但麻烦并没有解决,最关键的症结就是二级警员特利策,他死活不松口。马伦主席和诺曼教授想尽办法调动社会资源,其他一切都好说,都能摆平,所有问题都卡在了特利策这里。

    卓杨出来后内心很平静,他想好了无论什么结果都准备去坦然接受,他决心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唯一令他痛苦的,就是无法去面对父亲,还有母亲和姐姐,他们对自己的失望没有办法弥合。不过还好,到目前为止,家人还没有得到消息,因为没有人那么嘴欠。当然,这里不是在说诺曼教授。

    不但卓杨的父母还不知道,就连李晓青都毫不知情,汉诺威的市民也毫不知情。这是拉伊奥拉的功劳,他发挥强大的控制能力,运筹帷幄之下,几乎没有任何媒体得知这一消息。即便有个别消息灵通的媒体已经得到风声,但在拉伊奥拉的协调下也都在报纸上只字不提。

    拉伊奥拉都想找西西里的黑手党远征德国干掉特利策!

    卓杨坐在音乐大学自己宿舍的电脑前,看着家人给他发来的生日祝福,内心充满了愧疚。他没有把这件事看做自己偶尔犯的小错误,而是在探究事情内在的必然性。从表面上看,这样酗酒、飙车的小轻狂每个年轻人都几乎做过,没有什么大不了,出事了只能怪自己命不好而已。然而,有因必有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它背后代表的意义也就大不相同。

    比如说,这件事情发生在卓杨去年刚来德国之时,那只能说明他不懂事,不了解规则,大马虎。可现在他已经来到德国一年了,熟悉这里的一切,各种制度、法律,他已经非常清楚,并深深地融入其中。这个时候,再用不懂事来当借口就不合适了。

    再比如,这件事不是发生在汉诺威市区,而是在非洲辽阔的旷野上,有人能说出半个不对吗?

    在合适的时间、在合适的地方、做合适的事情!

    不能拿年轻当借口,年轻也不要总去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大家都那么做的事情不代表那就一定是对的,最普通不过的事情换个时间地点并不代表就一定合适。

    您每天都要大便,稀松平常又完全正确。蹲自家马桶上谁也说不出你的不是,可你非要大中午跑去火锅城大厅正中央拉?让人打不死您来找我。

    那以后就不敢喝酒了?你不知道有种职业叫代驾吗?想追求速度的刺激怎么办?赛车场遍地都是,专业而且防护到位,花不了多钱。

    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对自己负责,对爱自己的人负责!卓杨今天十八岁了。

    事情的发生突如其来,解决的也出乎意料。

    像特利策这种没文化又狭隘的轴人,正经套路全都不好使,苦口婆心讲道理在他那就是个屁,神通广大的马伦主席和诺曼教授这种正规人一筹莫展。黑白通吃的拉伊奥拉倒是手段很多,让他黑手党哥们儿出手一点也不麻烦,但那是最后的选择不是?

    对付没文化又蛮不讲理的人,要么你比他还横还不讲理,要么你就别招惹他。你没有当个浑人的本事,还不小心摊上了事,那你就只能另辟蹊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反其道而行,他没脑子,你就找最有脑子的人;他没文化,你就找最有文化的人;他不讲理,你就找最讲理的人。

    这个世界上,最有文化、最有脑子又最爱讲理的人,那就只有一种——死磕律师!

    小天使妹妹蜜黛尔的父亲、没落贵族安德鲁·斯温伯恩出手,快刀斩乱麻帮卓杨解决了这个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