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上) 死磕律师戏恶警

    安德鲁斯温伯恩先生是从马伦主席那里得到的消息,这都已经是事发两天以后了。

    他先是拜托了自己认识的一个朋友去找卢卡斯特利策做思想工作,安德鲁的朋友是下萨克森州警署的警司,这在中国相当于省公安厅的某个处长去求着下面地市派出所的片警办事。可特利策硬是谁的面子都不给,包括马伦主席和诺曼教授找来的州议员出面也都吃了闭门羹。甚至办事的人隐晦提出想要多少钱你说话,特利策也根本不搭理,又臭又硬。

    多少钱?多少钱能抵得上我们家祖传的宝贝?您瞧瞧,真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咱中国土生土长的宝贝成了他们家的祖传了,呸!

    他不是中国的明星吗?那我就要毁掉他。中国我惹不起,中国人我也惹不起,但这个小中国佬落在我手里,要是让他能囫囵着出来我特利策家老祖宗就是傻逼!

    你祖宗本来就是傻逼。还遗传!

    安德鲁斯温伯恩剑走偏锋,他又找到自己的一个发小一位德国著名的死磕律师。

    在弱肉强食的社会丛林里,死磕律师们无疑是属于食物链的顶端的那些人群。这些人知识渊博,最起码看起来很渊博,各种你都没听说过的条文他们也能倒背如流。s这些人大脑反应极快,你还没张嘴他就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些人又特别能说会道,能把死人说活,能把活人说化。

    死磕,死磕。正因为他们最善于和人较劲,和法律较劲,没理也能辩三分,没理比有理还理直气壮。这些家伙唱念做打样样精通,法官们见了他们肝儿都疼。别说漏洞了,但凡让他们抓住程序上头发丝般一丁点的缝隙,瞬间就能给你捅成大窟窿,四面透风。

    总而言之,归纳起来,死磕律师就是大忽悠,超级大忽悠!

    死磕律师听自己朋友安德鲁斯温伯恩把事情一说,满脸苦笑:这也用得着我出手?核武器打蚊子杀鸡用我这把屠龙刀?

    死磕律师什么准备都没做,脸都懒得洗,一手剔着牙一手插在裤兜里吊儿郎当就去找特利策了。

    超速?你说超速就超速?测速仪的检测结果在哪里?拿出来让我瞅瞅?上面有我当事人的签字吗?啥都没有你也敢说?知道啥叫诽谤吗?

    无证驾驶?没驾照就一定是无证驾驶吗?我的当事人正在违规学习开车,他朋友在义务教他。这条能罚多少钱?我们认了!

    酒后危险驾驶?有证据吗?酒精含量多少?血检尿检?有我当事人签字吗?啥叫你闻见了,用不用我给德国司法部门说说,把吹气酒精检测仪都扔了,置办设备的钱都拿来给你鼻子买保险好不好?

    袭警?我的当事人是捶你了还是抢了你的枪?有伤吗?要不要带你去验验?碰你一下也算袭警?别逗啦,有录像吗?你老婆晚上骑你身上也叫袭警?她还碰的是你的要害。我可是听说你还给我当事人踢了一脚呢?无缘无故就掏枪,知道啥叫暴力执法吗?懂啥叫滥用枪械吗?你在哪家警校上的学?校长是谁?要不要我把事情捅给中国领事馆和华人社区?中国人你惹得起吗?那他妈个个都是李小龙。

    著名死磕律师忽悠个傻子风轻云淡跟玩似的,特利策都被说乱了,险没得神经病。眼泪都下来了,委屈得像个屎孩子。连哄带吓,招招顶在特利策的肺管子上,文盲特利策都后悔那天晚上出去临检。

    一顿乱棍先打晕,最后再给一颗水果糖。

    你家不是在波鸿吗?想不想调回家门口去?当个条子不在街坊邻居面前耀武扬威,你这叫锦衣夜行知道吗?我有熟人,一句话的事,反正你在汉诺威也把人都得罪完了,就不怕半夜砸玻璃车带被放气吗?哎,对喽,这才对嘛。来,把这份申明签了,好好,就签这里。你的字还真够难看的,回头没事去找个大字速成班。来,摁个手印。好,乖

    死磕律师一边剔牙一边手插裤兜往外走,无精打采跟没睡醒一样:什么玩意嘛,没点技术含量,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没劲!

    两个星期之后,汉诺威市地方法院当庭宣判:嫌疑人卓杨被控无证驾驶罪名成立,判处罚金五万欧元,判处六个月内参加社区服务六十小时。控方检方以及当事人都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再上诉。判决完毕后,当值法官冲着他的两个老熟人安格斯马伦和卡尔诺曼挤眉弄眼。因为他知道,今天晚上的花天酒地有着落了。

    社区服务其实算不上是惩罚,它就是规定了你必须在多长时间内做够多少小时的义工。有专门机构负责安排这样的工作,类似国内的青年志愿者组织。根据卓杨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安排去教小孩子踢球或是上老人院给爷爷奶奶弹钢琴听。这些活动卓杨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好兄弟默特萨克就是位多年资深的志愿者,甚至还是其中一个小头目。卓杨跟着默大善人参加过好几回义工活动了,他还感觉挺有意思,乐在其中。

    不过罚金让卓杨肉疼得厉害。大家都帮你把事情摆平了,总不能再帮你把钱出了吧?你还是不是人了?上次续约后薪水大涨,卓杨攒下了不少,再加上奖金和几次外快,折子上一串儿的零,这回一把给洗得干干净净像狗舔过。一夜之间,小暴发户卓杨回归成了穷鬼。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家慢慢也都知道了特利策非要针对卓杨的原因,一帮德国人不由得哑然失笑。对百年前那段历史他们都有所了解,来自中国的文物在欧洲非常多,他们有些亲戚家里也有。嘴上是那么说,但德国人心里清楚那些东西是怎么来的,并不光彩。虽说地球丛林里充斥着尔虞我诈,但礼义廉耻毕竟还是每个国家都放在台面上装样子的东西。

    那些文物在谁手上就是谁有理,被人家中国人带回去了你就悄悄牙齿活着血水往肚子里咽,别去怨天恨地,丢不丢人?生怕全世界不知道你蠢吗?你看看人家中国人吃了一百年那么久的大亏,现在根本没有人哭天抢地找同情,全都在埋头苦干。瞅这架势,用不了另一个一百年,大家都得乖乖地把那些东西主动给中国人送回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