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下) 哈斯勒夜战八方

    哥哥脸色这么难看,那一定是当兄弟的没做好。啥也别说,赶紧先给哥伺候上。

    兄弟们死拉硬拽哈斯勒,又是吃又是喝,尽捡好的招呼。咱哥让人把脸皮撕了,咱们就要给哥好好顺顺心。小哥儿几个不停说学逗唱,遛猴耍宝,寻遍江山万里唯想搏大哥老颜一笑。

    可矮脚虎黑着个脸,就是不笑。

    上肉就啃,见酒就碰,说干就干,但就是偏不笑。胡吃海喝来者不拒,可就是一句话也不说,脸还是拉得能摊煎饼果子。

    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咱哥不开心,那就肯定是咱们当兄弟的不对。吃喝不管用,也不能一直吃,没见哥哥撑得脸都更黑了吗?啥也别废话,大保健赶紧招呼。

    夜店包房里,矮脚虎面对姹紫嫣红的短裙女郎,依旧低眉垂眼爱搭不理,活像一个清心寡欲的清规教徒,又像一位得道入定的老僧。往日里他的夜战八方藏刀式闻风就要起浪,今天却始终不肯亮出短兵刃。

    丢人呐!实在没脸见这几个小兄弟呐!小兄弟们越是体贴我,我的脸就越臊得慌。要是他们都假装都没看见我,我还好受些。这些小兄弟真是好呀,可他们越好我就越下不来台阶。

    这几个小兄弟带着球队风生水起,见神杀神遇佛灭佛,谁不夸我半岛好,半岛上面六块宝。本想着这把老骨头发挥点余热,给小哥几个省点力气,我这才自告奋勇带着去打菲尔特。谁也没成想

    打平罚点球输了也好说啊?加时赛输了也好说啊!就算输上一个球我也能体面些。这一下,光屁股拉磨我转着圈的丢人。这让我咋给几个小兄弟交待嘛!历史书上不会说是我哈斯勒输了,只会说当年六剑客领衔的卫冕冠军马迪堡在第一轮就被乙级球队淘汰了。小哥几个将来都是要日破天的人物,这个污点。唉,没脸哟

    脸皮都臊没了的矮脚虎下不来这个台阶,只能强装抑郁闷闷不乐。六剑客有点抓瞎:这都上大保健了,平时哥最好这一口,就属哥最积极,十八般手艺浪荡不休。可瞧今天这架势,还是不管用啊!这可怎么办呢?

    要不怎么说还是玩艺术的脑子好使呢?

    卓杨当即让人找来一件绿白相间横道t恤,给一人高马大的俄罗斯银发女郎套上。只见这妞站起来都能和卓杨平起平坐,白嫩大腿又结实又粗比起威猛的马迪堡队长来也丝毫不让。

    卓杨拉着妞的手给请到矮脚虎面前,还没来得及张嘴说话,只见哈斯勒低垂的眼皮猛地睁开了,眼睛里射出精光。唬一下从沙发上拔地而起,一把抢过俄罗斯妞的手腕,矮脚虎头也不回拽着直奔鸳鸯窝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披头散发的矮脚虎哼着小曲回到哥儿几个这里,先是一口气干完一瓶啤酒好一顿解渴,这才心满意足地说:“小样,还收拾不了个你?”矮脚虎用他叱咤欢场的绝技,什么棍棒鞭锏锤瓜,什么拐子流星,杀得妖女溃不成军,长出了一口恶气。

    诸位兄弟恭喜哥哥雨过天晴。

    在惊涛骇浪的六十分钟里,俄罗斯银发女郎在这个夜晚,达到了她职业生涯的最巅峰。此刻的她,醉眼迷离如丝,服服帖帖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矮脚虎的身边。这一刻,大洋马依偎着小矮虎。这一刻,但凡比她矮上一头的哈斯勒只要说声:妞,跟我走吧!大洋马一定毫不犹豫当即从良,从此追随小矮虎浪迹天涯举案齐眉。

    她亲爹敢拦着都能被溅一身血。

    然而,欢场上的男人永远是最不可信的。直到众人结伴离去,大洋马也没又等来小矮虎的招唤。在此后的岁月里,在此后的职业生涯中,俄罗斯银发大妞再也没能抵达过这一晚的高度。她时常在思念和追忆的郁郁寡欢中,手捧着那件绿白条文t恤潸然泪下。

    乙级球队菲尔特的主场球衣正是绿白横道相间!

    丢人是有一点丢人,但输了个干脆利索也好,马迪堡对足协杯再也无牵无挂,不用再去纠结,一门心思打好乙级联赛和九月即将到来的欧洲联盟杯就行。

    在八月的最后一天里,从国内传来好消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解除中国境内旅游警告,并将中国从srs疫区名单中剔除!

    来无影去无踪。时至多年以后,人们也没有弄清楚**从何而来,又因何而来。也不明白它去向何处,又为何而去!人们也无从知晓,**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

    不敢说战胜了**,但中国人从**的肆虐中挺了出来!

    当天晚上,卓杨和晓青、程浩、赵雪好好庆祝了一番,为中国贺!虽然现在不回家去,但双解除意味着他们和家不再被隔离,他们不再是有家不能回的可怜孩子。

    卓杨最为开心,不但因为为了家人和朋友始终悬着的心终于被放下,而且这说明他新年音乐会时,父亲母亲和姐姐会毫无阻碍的抵达德国。

    卓杨的新年音乐会正在有条不紊的紧张筹备中,很多人都参与了进来。

    拉伊奥拉自然操的心最多,他负责赞助招商、广告推广等一系列工作,胖子为此又专门组织了一个团队。虽然拉伊奥拉自己的团队没有组织过音乐会,隔行如隔山。但胖子人脉阔气,他认识这样的专业人才和团队。当然,这些都要花钱,这钱还都得拉伊奥拉先行垫付,谁让卓杨这会儿让法庭罚得穷得跟灯似的。该怎么算帐最后再说,反正肯定陪不了钱。至于挣多挣少,谁也没把这当成主要目的。人生首场新年音乐会,一炮打响取得圆满成功是最关键的。

    汉诺威音乐大学、马迪堡俱乐部、中国鼎煌集团都不同程度的参与了进来。

    琐碎的事情很多,合作的管弦乐、声乐,参演嘉宾。没有嘉宾可不行,音乐会是个体力活,没有人帮着串个场,一个人很难从头到尾全盯下来,想解个手都麻烦。

    找嘉宾这种事有讲究,不能瞎找。大人物开演出,可以找那些没有名气的小三流,算是提携他们,反正听众注意力也不在他们身上。比如说迈克尔杰克逊的演唱会,他想找谁都不突兀,中国乡村业余重金属都没有问题。但要是卓杨这种初出茅庐的新人,就必须请那些知名度很高、在业内很有身份的名角,反过来提携了卓杨,也显得音乐会更加高大上。

    卓杨是甩手掌柜,什么心都不操,整天除了球队训练,就是马克文斯特陪着他苦练,在琴键上精雕细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