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上) 伸缩球塔比利斯

    整个欧洲足球全面技术化之前,因为特点迥异经常出现风格相克的情况。意大利后场的磨浆糊总能让德国硬桥硬马没了脾气德国中场的彪悍又能让英格兰的长传冲吊雷声大雨点小英格兰永不停歇的攻防转换却可以把意大利吓哭意大利一群传奇后卫又让西班牙夜里都是噩梦西班牙经典短传渗透又能把英格兰人闪成瞎子可他们遇见法国就没有玩转过

    这就是一个车轱辘套,谁都有各自的苦主。这还只是几支世界级强队之间,如果在把别的球队算上,那就真是乱成了一锅粥,谁都有自己的菜,谁也都让别人捏着勺子把。比如:瑞典、葡萄牙、罗马尼亚、荷兰、前南斯拉夫

    所以,风格相克是个大问题,有时候简直没有道理可讲,明明实力相差不太多,可怎么都赢不了对方。明明比他更强大的球队都赢过,可几十年下来愣是拿这个克星没有一点办法。不信?你看看中国之遇韩国。

    马迪堡目前的技术流快速传切打法,比较克制传统德国球队大开大合的战术特点,这也是马迪堡能在联赛里所向披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然而,马迪堡这种讲究地面层层推进的特点,却比较头疼东欧球队硬朗、防守转攻过渡简洁、球队整体提速快、反击极其坚决的球队。

    很不讲理!这就是六剑客在场上对对手的感觉。

    最为明显的一点,塔比利斯队在防守转化进攻的时候,无论在球场的什么位置,都丝毫不拖泥带水,就地立马反击,不讲究成功率,就是要打出措手不及,跟二杆子似的。

    这么极简主义的攻防转换,不但六剑客们没有见过,听都未所闻。而塔比利斯配合这种蛮不讲理的,是场上每名球员都具备颇为不俗的转身速度。虽然塔比利斯全队没有人能像刀疤里贝里一样拥有闪电般的冲刺能力,但他们每个人都可以第一时间蹬出前三步。

    马迪堡这边就不行了,除了刀疤,其他人秃子和光头谁都差不多,顶多比比看谁慢。绝对速度并不比对方慢,但反应回身需要的时间却比对手慢半拍。但这也不能怪他们,没见过不说,也没有经过针对性训练,乍一遇见,让捷克人把他们怼了个手忙脚乱。

    其实,要化解塔比利斯这种打法也不难,卤水点豆腐。要真的无法可解捷克人岂不天下无敌了?事实上,捷克足球俱乐部在欧洲算三流都有点勉强。破解之法有二。

    其一,比他还不讲理,用中场强悍的硬度劈头盖脸老拳伺候,把中场扎成花岗岩大坝。有种你就往上撞,越是二杆子越死的快。

    再者,干脆放弃中场,两个边路走到天黑,长传打反击比对方更坚决,跟他比狠比冷血。

    这两种方法其实马迪堡都具备实施条件。卓杨、屠夫、小猪、默副、德拉斯中路几人,能力意识都不缺,比强硬那更是没有最硬只有更硬,打第一套方案毫无问题。而刀疤、二哥、格罗索更是边路的最爱,刷起边儿来跟疯狗一样。他们就是为边路而活,足球场取消边线他们当时就得死那儿。所以,第二套方案也游刃有余。

    只可惜,马迪堡从教练到球员都很年轻,天赋很富裕经验很匮乏,天才多见识少。而这,也正是欧洲赛场的意义所在。欧洲赛场上遇见的对手并不见得比联赛里的更强,但却可以让你遭遇不同的打法、遇见不一样的风格、看见区别于身边的风景。也正是通过与不同风格对手交锋,让一支球队增长了见识,开阔了眼界。见多识广,从而使球队和球员都更上一层楼。

    这正是大牌俱乐部所谓的底蕴!

    年轻的马迪堡现在正缺乏的就是这种随机应变,这需要一步步慢慢增长积累,本场比赛显然是来不及了。

    天赋遭遇二杆子,谁也奈何不了谁。可这是马迪堡的主场,如果不能拿下对方,甚至说如果不能多赢对方两个球,下回合去了对手捷克那个稀奇古怪的城市,麻烦会更大。

    可现实是,这场比赛马迪堡到了下半场不但奈何不了对手,还被对手怪异的打法搞得焦头烂额。塔比利斯球员每次极其简洁的反击都让马迪堡如临大敌,因为大多数球员都没办法和对手比转身反应。幸亏刀疤不要命一般狂追乱撵,依靠他的速度多次反抢破坏,里贝里少爷的能力很全面,球场责任心一点也不含糊。也幸亏意大利人格罗索还算成熟老到每名意大利后卫都是打反击的祖宗。格罗索镇守的左路此处不通,好歹能让队友们喘口气。

    最为重要的是,这场比赛有卓杨,有了在速度上开始开窍的卓杨。

    假期经过阿尔明哈里爷爷的特训,卓杨纠正了从小养成的野路子跑动发力习惯,起跑变得更加规范也更符合他的肌肉特点。不过虽然此后他几乎每天都在坚持训练和强化这一新技能,但毕竟时日尚短,还远不到大成之时。但卓杨的起跑和前三步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一点也不比今天的的对手塔比利斯人差,而且犹有过之,因为他是天才。

    卓杨在中路利用他日渐精粹的中场卡位和正在磨练中突飞猛进的大局观,提前预测提前准备,再加上毫不示弱的转身速度前三步,他在中场阻击了所有企图痴心妄想的举动。别说是克洛普,就算不怎么懂球的人在这场比赛中,也能看出卓杨对球队的中流砥柱作用。

    正因为卓杨肉眼可见的进步,在这场遭遇战中马迪堡才能将将守住江山,比分到了六十多分钟还是00。但显然,这个比分是马迪堡人不能接受的,可他们在进攻上遇到的麻烦并不比防守上小。

    伸缩球!小孩子玩的那种塑料伸缩球,能一下捏成拳头大一个疙瘩,也能马上张开成篮球那么大一个圆形。这就是今天的塔比利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