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下) 救世主屠夫德容

    塔比利斯的战术说起来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防守时快速收缩,摩肩接踵让你眼前全是人大腿。反击的时候‘chuá!’一声耍二杆子,根本不考虑成功率,打不死你也要吓死你。以六剑客为首的马迪堡因为忌惮对手这种彪子反击,进攻时总是心存顾虑,从而面对快速收缩的密集防守一筹莫展。

    打到这会儿,比赛是必须拿下来的,卓杨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出大招,自己单枪匹马耍不要脸虐人。可是,他又很犹豫,因为这场比赛的态势中,他在中场的防守作用非常关键,可以说这个要害区域就是在靠他一个人镇守。万一自己上去没有打成功,被对手那么不讲理的反击一下,要塞没我把守,后防危矣!

    卓杨当然不可能每一次单枪匹马都成功,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球员,永远也不可能有,再有主角光环的卓杨也不可能成为那样的球员。因为那不是足球运动员,那是上帝。否则,每场比赛卓杨只需搬把藤椅靠在球门边休息,歇够了每十分钟搞一次单枪匹马。九十分钟比赛,哪个球队能扳回来九个球?那样的话,每届世界杯开始前,都先把大力神杯颁发给中国队,其他队再去轰轰烈烈争亚军就好。

    就在卓杨犹豫不决的时候,就在刀疤反复内切无果的时候,就在二哥斜插屡次被阻的时候,就在小猪反越位屡屡失败的时候,就在默特萨克突然前插没有效果的时候,马迪堡从天而降一位英雄。

    屠夫尼格尔·德容今天踢得很憋屈,进攻和防守都有劲使不出。进攻上刀疤、小猪、二哥三位兄弟和眼镜蛇伊利耶都陷在人海里,屠夫上去连配合都找不到人。防守上更悲催,屠夫赖以成名强硬和覆盖无用武之地,对手根本就不跟他过这个。而对手的反击速度却搞得屠夫很狼狈,虽然他的绝对速度并不差,但经验上的缺乏让他总是晚对手一步。他看着卓杨玩儿了命左封右堵,黑脸都有些臊得发红。

    屠夫德容和其他哥五个不同,他非常低调,而且这种低调是发自内心。兄弟们几个在一起,无论场上比赛还是场下嬉耍,想让德容出个风头很难。但德容有他的底线,他的底线就是他的兄弟。一旦到了需要为兄弟出头的时候,德容会变得比谁都高调,张扬跋扈。所以他才会在卓杨被暗算受伤后第一个出手,也会憋着劲替默特萨克和刀疤废了范卡罗,也才会第一个站出来表态陪伴卓杨一年。

    兄弟是德容在这个世界上最看重的事,他珍惜和兄弟们之间的情谊。卓杨、刀疤那几个虽然经常捉弄他,但他知道那是他的兄弟。他为兄弟那么做,因为他知道兄弟也会为他那么做,就好像卓杨对他说新赛季打算位置更加靠后。

    德容上赛季牺牲很大,他甘于放弃自己的进攻才能,一门心思给哥几个做后盾。上赛季小猪、刀疤、二哥,尤其是卓杨的炫目表现,背后都是因为有屠夫德容这个坚实的基础。最难能可贵的是,德容清楚自己在进攻上的才华,但他依然选择了后撤。

    所以,当新赛季卓杨让屠夫位置前提,更多参与进攻时,屠夫没有矫情,因为他理解卓杨,因为他们是兄弟。

    就像卓杨在位置后撤后更多来琢磨场上的大局观一样,德容在上赛季也在专注的防守同时寻找适合他的进攻方式。屠夫清楚自己的特点,他的性格和风格很难成为组织核心和攻击中心,所以,他要寻找一种不需要球权也不需要阵型照顾的攻击方法。

    漫长的一个赛季,德容在为兄弟们做出巨大付出后,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攻击线路。那就是——对手防线的结合部。

    从新赛季开始,位置前提的德容开始尝试用琢磨出来的方式比赛,一场一场比赛过去,德容也一点一点的找到了些感觉。在本场比赛中,屠夫发现自己在中场防守帮不上卓杨太大的忙之后,就更加迫切希望自己的尝试能够成功。

    无论什么防线,足球也好,战争也好,结合部都是最薄弱的环节。苏联红军朱可夫元帅就是最善于抓住敌人防线结合部的高手,他屡次指挥红军坦克群从德军集群之间急穿而过,直捣德军腹地七寸,朱可夫的战争指挥艺术也成为苏联在二战中由守转攻的重要原因之一。

    足球的防守结合部其实相比起战场上来,更加难以捉摸,因为球场上的防线始终在不停地移动,结合部的缝隙往往稍众即逝。这就需要准确预测对手防线重心的改变,以及对方球员的运动轨迹。或者用自己的攻击迫使对手改变队形,让其结合部出现在你希望他出现的位置。而这,正是屠夫努力的方向。

    一旦掌握这种技能,就可以不需要球权,也不用成为球队攻击波次的中心,却依然能全面参与到进攻当中,而且效率非常高。

    屠夫开始坚定前插,把身后完全交给了卓杨,他信任卓杨,就像上赛季卓杨信任他一样。屠夫主要瞄准了两个部位,腰卫之间,边中之间,也就是俗称的‘肋部’。

    屠夫开始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强行前插。终于在第七十分钟,让他抓住了机会。

    塔比利斯中场多尔萨尔刚一拿球,正要第一时间展开反击,全队也像那颗伸缩球一样即将瞬间展开,却被精准预知的卓杨高位压迫逼抢扑来。多尔萨尔第一线路被阻挡,就在他转变方向准备再次出脚之时,已等候多时的屠夫毫不犹豫前压下铲,断下了多尔萨尔的球。

    足球随即被上来的卓杨得到,屠夫头也没抬直接冲向禁区线右角。而塔比利斯的阵型圆球刚才做出‘chuá!’,肋部缝隙乍现。果然,兄弟之间心领神会,屠夫接到卓杨的横传时连脚步都不用去调整,给得舒服而且恰到好处。

    球到人到,人到脚到。‘嗵!’足球猛地燃烧起来,似乎带着煞气贴着草皮暴烈而去,直袭球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