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上) 中国人的老朋友

    今天阿里·瓦迪教授通知卓杨前来,是因为音乐大学教授联席会议决定用卓杨的名字来命名一间小练习室,以表彰他在舒曼国际音乐大赛上获得钢琴金奖。

    这件事正是身为钢琴系主任的阿里·瓦迪提议的,已经年过古稀的阿里·瓦迪教授在艺术界德高望重,而且,老人还对中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半个多世纪之前,纳粹德国吞并了相邻的奥地利后,开始大肆迫害当地犹太人。血统纯正的犹太人阿里·瓦迪一家当时就居住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正当盖世太保的刺刀已经挑开他们家门帘的时候,阿里·瓦迪全家非常幸运的受到了耶稣的垂青。

    凭借时任中国政府驻奥地利领事馆总领事何凤山冒着生命危险签发的那张著名的‘生命签证’,阿里·瓦迪全家和其他同样幸运的四千名犹太人一起逃亡到了中国上海,得以在党卫军的枪口下生还。而阿里·瓦迪的那些朋友们和街坊邻居,因为晚走了一步,全部被党卫军送去了集中营。从此以后,阿里·瓦迪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再也没有听到过他们的任何消息。

    许多年后,何凤山先生被誉为‘中国的辛德勒’,他的铜像屹立在耶路撒冷的国家纪念馆里,被以色列人永远感恩和缅怀。

    功成名就之后,阿里·瓦迪教授多次因公因私造访中国,并对中国秀丽的人文风景和博大文化深深着迷。教授在中国流连忘返,他深厚的艺术造诣让许多中国严肃音乐业内人士受益匪浅,许多音乐家接受过他的指点,卓杨的母亲杨虹也曾虚心聆听过阿里·瓦迪教授的教诲。

    阿里·瓦迪教授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教授对中国非常有感情,每年不去东方待上几天浑身都不舒服。爱屋及乌,阿里·瓦迪教授很喜欢卓杨,甚至都有点溺爱。卓杨也对这位可爱的老人非常尊敬,每次见老教授时嘴甜得就像抹了陈酿蜂蜜,总能把老爷爷哄得舒坦之极。

    很能满足卓杨虚荣心的练习室命名这件事,就是大boss阿里·瓦迪在教授联席会议上提议和主导的。

    全世界艺术类大学院校数不胜数,而汉诺威音乐大学就是处在其中最顶端的几所大学之一。汉诺威音乐大学历史悠久,师资力量极其雄厚,专业种类非常齐整,钢琴系更是多年在世界钢琴专业上排名第一。

    从汉诺威音乐大学培养出来的音乐家多如繁星,散布在世界各地熠熠生辉。这其中那些音乐成就杰出、声誉唱响业内的大家,会被汉诺威音乐大学授予一项特殊的荣誉——以其名字命名一间教室或练习室。至于份量更重的命名大楼或者树立铜像,那得等你死了以后再另说,比如贝多芬、海曼、舒伯特、李斯特……

    欧洲传统大学里,教授的权利很大,教授联席会议能决定学校几乎所有大小事项,真正是教授治学。本来以卓杨的资历和音乐上的成就,不足以获此殊荣。虽说舒曼金奖的份量不轻,但音乐大学历史上获得此类同级别奖项的高人实在太多,卓杨这点根本就不算什么,也就是顶多让那些老艺术家们抬起眼皮扫他一眼而已。他们更看重一个人在音乐上的成就和在音乐界的地位,成就和地位主要体现在你创作了多少作品?在艺术界有多大影响力?举办过多少场个人音乐会?有几个正经头衔?

    而卓杨现在狗屁成就都还没有,论地位他还是个学生。原本这样的好事根本不可能轮得上他,最起码现阶段想都不用想。但是,把他当成亲孙子一样偏爱的阿里·瓦迪教授在联席会议上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看法:卓杨是汉诺威音乐大学、乃至全世界音乐大学历史上,第一位获得国际十大音乐大赛金奖的——在·校·生!

    这一点非常给音乐大学涨脸,教授们可以拿这件事去挤兑全世界其他所有看不顺眼的艺术大学,以及那些大学里的教授们。卓杨的获奖不像其他那些已经走出汉诺威音乐大学很多年的校友,他们取得成就或获奖时很多人已经是别的大学的讲师甚至教授了,要么就在别的地方又接受过其他教育和培养,更多是给别人脸上贴金。

    而卓杨不一样,他完完全全是在汉诺威音乐大学培养下取得的荣誉,而且他现在还依然处在培养教育之中。这就厉害了,把本来就在全世界高居第一的钢琴系又往上吹了一层,都感觉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意境了。

    基于这个原因,脸上倍儿有面子的音乐大学教授联席会议决定破例给予卓杨这个荣誉,虽然只是一间‘小’练习室,虽然还要等到卓杨毕业以后才会正式命名,但这已经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殊荣了。

    卓杨今天来就是在教授联席会议给出的七间候选练习室里,挑选一间作为他毕业以后以他名字命名。选来选去,卓杨挑了他常去的李斯特大楼里的一间小钢琴练习室。这间练习室很小也很精致,里面有两架三角钢琴,而在它的隔壁,是一间很豪华的大演出厅,演出厅的名字——卡尔·诺曼。

    ‘卓杨练习室’——想起来全身都很爽,卓杨急匆匆的脚步都充满了轻佻,满脸都写着‘我好虚荣’。不过他这么着急赶路,是因为和李晓青约好了在大学门口见面,晓青要陪他去老年社区给爷爷奶奶们弹钢琴。

    卓杨不是闲得无聊,非要去给大爷大妈们炫钢琴,这是汉诺威地方法院判决的他必须参加的社区服务。他这一段时间一有功夫就赶紧去‘劳动改造’几个小时,就是打算早点把法庭要求的时间凑够。虽说他以前也参加过类似活动,一点也不反感,但自愿参加和被法庭强迫参加给人的感觉实在很不一样。

    李晓青则是忙里偷闲,她就喜欢和卓杨腻在一块。卓杨训练比赛和上学上课她陪不了,但这个球队和学校都休息的星期天,可算是让她逮着了。再说,晓青姑娘现在越来越喜欢听卓杨弹琴。

    今天的风有些大,吹得人眼睛都快睁不开。汉诺威在德国北部,这里时常受到来自波罗的海气流的影响,风突如其来,又突然消失,尤其是在秋天更加频繁。

    卓杨风风火火往校门口赶去,在快到大门里路边花圃茂密的路口拐弯时,差点和对面过来的一位美女撞个满怀。

    ——瑞莎科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