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下) 久走校园遇冤家

    卓杨和瑞莎科娃了断都快一年了,他也早都该放下的已经放下,心里没有多少纠葛。要说还有什么,那也只是内心在纪念自己的初恋,与他人无关,与任何人无关,也与瑞莎科娃无关。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的恋恋不舍其实只是在怀念自己的感情以及自己在感情里的付出,并不是在怀念感情里的那个人。

    特别是当初李晓青无心的那句话:你不是还爱她,你只是不甘心没有机会报复她。晓青姑娘自己都绝对忘记了还说过这么一段直指人心的神句,但卓杨记住了。他是个善于思考的人,更重要的,卓杨是个勇于承认内心的人。

    有能力认清自己内心并且敢于去直面,这是一种非常罕有的素质。卓杨可以说是被晓青这句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无心之语点中了,后来他认真分析过自己的初恋感情,到底是留恋居多还是愤恨更多一些。

    卓杨是个聪明人,也是敢于刨析自己内心的人。他发现,非要说自己对瑞莎科娃有多深厚的爱,恐怕有些扯淡,俩人在一起满打满算两三个月,和人家那些在一张床上睡了十几年的夫妻比就是个笑话。他最初的纠结更多是因为内心的愤恨和不甘心,再有就是,瑞莎科娃实在是个大美人。内心的不满和恼怒,加上对美色的贪恋,在潜意识里被误认为是对爱情的恋恋不舍,甚至是对瑞莎科娃的恋恋不舍。

    男人总是这样,天生留恋美色,美女在男人这里所受到的包容和善待绝对有别于其他。这也不能怪男人,因为这是由荷尔蒙决定的,猴子从树上下来开始学习直立行走那天就已经这样了。

    卓杨认清了自己初恋的本质,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错误的人,在初到德国那段时间,孤独遭遇了热情,青涩遇见了成熟,迷茫遇见了美艳。

    所以,卓杨彻底放开了,已经不再纠结于瑞莎科娃。这从他的音乐里也能体现出来,他的琴声中有对自己初恋的哀叹,却没有对瑞莎的留恋,又对自己感情的忧伤,却没有对瑞莎怨恨。

    卓杨不恨瑞莎科娃,认清事物本质的他甚至有点理解瑞莎,从根本来说她并没有对不起他,本身就是两个不应该相遇的人。

    但瑞莎科娃不同,她是真的很爱卓杨,并且为卓杨做出了巨大改变,非常大的付出,哪怕她的付出在会被他人噬之以鼻。瑞莎科娃现在生活的极其简单,就像一张枯燥的白纸,所有时间都被她用在学业上,这也让她的音乐才华突飞猛进。她身边没有男人,甚至没有女人,非常单调的教室宿舍两点一线。

    瑞莎科娃也反思了和卓杨的感情纠葛,从而进一步反思自己过去的生活方式。她以前身在局中并未感觉什么,只是坚定的认为只要不妨碍他人,完全可以自由地去追求自己的**。可当她彻底改变生活方式之后,像清教徒一般远离曾经的纵欲,这才发现流言蜚语有多么可怕。而此时瑞莎才清楚,这种流言蜚语会对自己所爱的人有多大伤害。

    她不再怨恨卓杨,因为她清楚卓杨并没有对不起她,自己不能以做出巨大付出和改变为借口来要求卓杨,那些付出和改变只是为自己以前生活所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代价。然而,感情中越是付出多的一方,用情越深。

    她真的很爱卓杨,如果卓杨还愿意重新爱她,瑞莎科娃会毫不犹豫。然而,瑞莎很清楚可能性已经很小。也许,卓杨并不是上帝安排来让我坠入爱河的,而是被派来让我改变自己生活方式和人生观的。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都是上帝的旨意,阿门!

    卓杨和瑞莎科娃彼此都已不再怨恨,但平时在校园里远远看见对方还是会绕开走。他俩谁也不知道碰一起该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很尴尬怎么办?

    但是,久走夜路必然遇鬼,久走校园必遇冤家。今天就是这样,突如其来避无可避,差点撞个满怀。

    我只是从你的心里路过,却在转角与你相遇。

    卓杨邂逅瑞莎,虽不能说是心止如水,但也不会再去胡思乱想。乍一相遇,他颇有些尴尬,走也不是停也不是。拧头就走吧,不是个事儿,好没风度。不走吧,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瑞莎邂逅卓杨,心脏猛然砰、砰直跳,就像小女孩初次被喜欢的男孩凝视。她想躲但挪不开脚步,想留却无言以对。

    两个人就这样迎面而立,一个眼神里有些尴尬,一个眼神中流露热切,却谁也开不了口。

    秋日艳阳下,风却吹得有些烈,瑞莎科娃的长裙随风摇摆,像一只起舞的蝴蝶。

    再不说话不合适,总得打个招呼吧。卓杨开口了:“嗨,瑞莎。”

    “嗨,卓杨”两个人的寒暄打破了沉默。

    “……你,瑞莎……,那什么……”卓杨有点语无伦次,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

    还是瑞莎科娃接上了话茬:“卓杨,恭喜你拿到舒曼金奖,你好了不起。”

    “谢谢你,瑞莎。”

    “听说你当上球队队长了,再恭喜你,卓杨。”

    “谢谢你,瑞莎……”卓杨好歹这会儿自如了一些:“瑞莎,你最近怎么样?都还好吗?”很俗套也很没有水平的问询。

    “……嗯,都还好。”瑞莎回答完这句毫无营养的废话,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个……,我还有点事,瑞莎,我先走了,再见瑞莎。”

    “嗯,再见,卓杨。”

    两个人告别擦肩离去,猛烈的风从他俩中间一掠而过,像劈开沉睡的湖面。

    往前走去的卓杨不由得感叹:瑞莎还是那么漂亮,她实在是个迷人的女人。唉!

    往前走去的瑞莎科娃不由得感叹:卓杨还是那么可爱,他身上散发的气味还是那么让人着迷。

    强烈的秋风打着回旋往前刮去,带着地上落叶纷纷,又席卷而上,沿着路边大楼的墙面掠向天空。

    “卓杨”瑞莎科娃突然回身叫住卓杨,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眷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