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下) 晓青大战俏瑞莎

    大小姐李晓青今天和卓杨约好的去陪他给大爷大妈弹钢琴,到了说好的时间她来在大学门口没见着人,就让司机先把车停在路边等着,自己信步走进音乐大学。

    正准备掏出手机联系卓杨,一拐弯李晓青就看见了两个人跟两条藤一样扭在一起。晓青姑娘登时那个气呀:臭不要脸!

    被李晓青当头撞见这半幕关键的上半幕人家没看见,卓杨更尴尬了,心里一阵阵发虚。他赶紧把两只手摊开,双臂平举。此时,他和瑞莎科娃就像铁达尼号我心飞翔之正面版。

    “那什么……玻璃……拐弯……劈嚓……上头……”语无伦次。

    瑞莎科娃也听见了两人在用中文说什么,斜眼一瞟:坏了坏了,卓杨的现任女友来了。瑞莎在校园里瞧见过卓杨和李晓青好几次亲亲密密在一起,整个音乐大学都知道这个中国富豪的女儿是卓杨的女朋友。虽说双方有意都互相躲着,但瑞莎科娃早就把李晓青这张脸认得清清楚楚。

    这没办法了,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硬要把人家的男人死死抱住,这怎么看都有些太不要脸。无可奈何,瑞莎科娃恋恋不舍地松开卓杨,深呼吸几口把自己的状态尽可能调整到最佳。

    “……好好,没事啦,瑞莎。我有事……,先走了。”卓杨还是语无伦次,他又转去对晓青说:“晓青呐,今天天气……,那风……”

    这会儿,卓杨才发现,李晓青和瑞莎科娃谁也没有看他,谁也没有听他说话。

    只见晓青和瑞莎相隔十米,两人皆挺胸收腹展现出女人最美丽的姿态,脚下踩出标准模特丁字步,两双眼睛相互对视。

    注视!

    凝视!

    敌视!

    仇视!

    空气开始变得沉重,四周弥漫着杀气!

    世界变得暗黑一片,整个宇宙只剩下两个能量槽蓄满、反物质能源驱动的机甲绝地女武士,外带一个手足无措的打酱油平民卓杨。

    两位绝地女战士的目光中凝聚起巨大攻击能量,乌克兰第聂伯超粒子冲击波与中国武当三清元气束展开惨烈的交锋,伟大的绝地武士之间形成一个能吞噬整个宇宙的战场。

    擅入者,杀无赦!

    就算一百零八个全副武装的施瓦辛格闯进来,四只眼睛中的煞气也绝对能把五十四双魔鬼终结者轰杀至渣。

    卓杨慌了:这他妈一会儿要是打起来可咋办嘛?帮谁都不是,谁也不帮也不是,非把脸丢到山那头姥姥家去不可。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说翻脸就翻脸,真要跟农贸市场的泼妇一样撕打起来,我就只能去死了。不行不行,瑞莎披挂大些,指甲还长,晓青弄不好不是个儿。这要是把晓青的脸挠花了,还不得心疼死我?

    顾不上给瑞莎科娃再说什么,卓杨赶紧连拉带抱把李晓青往外哄:“晓青呐,我给你说噢,事情不是你想到的那个样子,事情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今天太阳那么大,是吧?秋天的大海都是从北边的太阳上吹过来的。我给你说噢,那好家伙,玻璃把楼房都吹掉了,冲着瑞莎的脑袋就砍下来。要不是我眼盲脚乱反应快呀,窗户非得让瑞莎劈死不可。我就赶紧拉着瑞莎转了一个玻璃圈儿,那块窗户上的楼房说时迟那是慢,劈嚓嚓就摔在我跟你脚边上了。那家伙,摔得稀碎稀碎,老惨了。所以呀,我和瑞莎没啥,我是为了救她才把玻璃抱在怀里的……”

    一路上,李晓青好不容易才从卓杨语无伦次的絮絮叨叨里听明白了事情的前后缘由。这也就是晓青姑娘冰雪聪明,理解能力惊人,要是换个旁人,这会儿都能让卓杨的车轱辘浆糊绕吐了。事情就是那么个事情,但她还是很生气。

    “救人就救人,救完就拉倒呗,干嘛还抱那紧呐?”晓青心说:臭娘们儿,骚婆子,怎没让玻璃劈死!

    “要不咱让司机掉头?您去破镜玩儿一出重圆?姐给你摆两桌贺一下?”晓青心说:臭娘们儿,吃干抹净还想占着不撒手啊!

    “卓爷您是不是还舍不得呀?人长得又苟苟又丢丢,胸还大。哎我说,您怎么不去找个小猪的斯嘉丽那样呢?”晓青心说:臭娘们儿,卓杨那是你能收的主吗?你也配?

    “舍不得啊?你还是个爷们儿吗?”晓青只觉得堵得慌,嘴里训着卓杨,心里把瑞莎科娃骂得都死了好几十回。

    卓杨不停陪着笑脸,功夫不负有心人,李晓青虽说还是气鼓鼓的,但总算不再冲着他满嘴京片子发飙了。

    这是李晓青第一次冲着卓杨发火,甚至是第一次给他掉脸子,但他没有任何不快。卓杨从小就是吃软不吃硬的货,好好说话怎么都成,你敢给他上脸他就给你翻脸,跟渣叔两句话没说对还就卯上了呢。可李晓青不一样,她是自己人,卓杨知道晓青对自己好,好到无微不至,他对李晓青只有感激。如果晓青想吃他胳膊上的肉,卓杨都会眼睛也不眨提刀就拉。只不过,李晓青永远也不会说要吃他的肉,她从来没要求过什么,只是一味对他好,卓杨想报答也根本就没有方法。

    晓青姑娘什么都不缺,根本不需要卓杨为她做什么。

    知道自己和瑞莎科娃根本没事,可卓杨还是心里发虚,总觉得对不起李晓青似的。李晓青也知道卓杨和那个臭不要脸的没事,但心里就是不舒服,想起看见他俩跟两根破藤一样腻在一起心里就不舒服。

    好半天,可爱的晓青终于不生气了,她终究是个爽快气质通透的好姑娘。卓杨也陪着小心如释重负,心里想着一会儿净挑些晓青爱听的曲子弹给大爷大妈听。

    不知不觉有些冷场,俩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隐约之中,晓青姑娘感觉事情有些不大对头:我这是怎么啦?我干嘛生气啊?我是人卓杨什么人呀?我凭什么管人卓杨跟谁好呀?

    卓杨也不由得有些诧异:我心虚什么呢?我和晓青没啥呀?我为什么要在晓青面前心虚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