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〇章(下) 沾花惹草哈斯勒

    事实上,卓杨直到现在都还未曾遇到中国足协的任何接触,的确就像程浩说得那样:他在中国足球圈里没有人。

    中国足球其实是个很封闭的圈子,大有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的意思。除了媒体记者们,其他的球员、教练、官员,所有足球从业者,接触国际足球新闻很少,他们也很难有意识去主动关注这方面的信息。而且,2003年前后正是中国足球的动荡期,在这一时期里,把着中国足球命脉的管理者,基本都是足球的门外汉,他们更适合去做职业官僚。然而,他们的确也在中国足协里很职业地当着官僚。

    这一时期,真正懂业务的足球人手上没有权利,做不了中国足球的主。手上有权能拿事儿的,又都是一些不懂足球规律也不想去懂的人。这些人,不会去主动关心一个流落在欧洲的编外球员,其他人也懒得为这样一个球员去给上边递话。

    不过,以体坛周报为首的足球媒体都已经热翻了天,卓杨与中国足协产生交集的日子并不远了。

    马迪堡队在10月16日来到了捷克,他们要在客场挑战欧洲联盟杯第一轮第二回合的对手塔比利斯。这场比赛从国家队归来的德拉斯做了壁上观,顶替他的是上赛季默特萨克的搭档丹尼斯劳伦。希腊岩石在对阵北爱尔兰的比赛中首发出场,防守中稳如泰山,横刀立马颇具大将之风。还在一次角球进攻中头球击中横梁,看得老帅雷哈格尔手捋三尺长髯不停点头。希腊10战胜北爱尔兰,德拉斯一战奠定其在国家队的位置。

    同样来回奔波的小猪五个人,则被渣叔统统赶到了场上。几位少爷入选是入选了,可小猪和默队副还有二哥根本就没捞着出场的机会,还是年龄小啊!回来让卓杨好一顿嘲笑,三个人耷拉着脸看谁都像欠他们钱。至于屠夫和刀疤,荷兰和法国21根本就没有比赛任务,就是跑回去集训几天混个脸熟。

    第二回合要比首回合好打得多,31的比分让马迪堡有了很多选择余地,而且经过上一场比赛,他们对塔比利斯的打法多少适应了一点,不会再丈二和尚手忙脚乱。塔比利斯则必须压出来进攻,还像上一回合那样玩塑料折叠球突然膨胀,就不怎么好使了。

    马迪堡全队做了适当收缩,阵型靠拢后利用传球上的优势就在后场不停倒脚,抽冷子刀疤和二哥还有格罗索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离弦而出,红鬃烈马直袭塔比利斯球门,一场比赛下来,门将波库斯蒂尔都老了十岁。吓的!

    上半时格罗索左边路狂突疯跑,一路下到底线后回做禁区前沿,就在多尔萨尔和马谢克被刀疤、二哥、屠夫调戏得欲仙欲死之时,小猪天生硬脚头,唯调一只箭,飞入破聊城。马迪堡10领先。

    下半时渣叔先后换下车马劳顿的默特萨克、屠夫、小猪,这都是心肝宝贝。矮脚虎和东德酷两位老油条开始领着马迪堡在场上拉磨泡蘑菇,耗时间明着欺负人。八十七分钟本奇克抢点射门进球也于事无补,双方战成11平,马迪堡以总比分42晋级联盟杯第二轮。

    三天以后,马迪堡在维克多球场迎来第九轮联赛对手卡尔斯鲁厄。卡尔斯鲁厄有故事,这段故事来自矮脚虎托马斯哈斯勒。

    1994年美国世界杯结束之后,尚处在自己竞技巅峰状态的矮脚虎从罗马返回德国,加盟了卡尔斯鲁厄。当时卡尔斯鲁厄并非德甲强队,一直都是属于混日子。但在矮脚虎的率领下,不是强队的卡尔斯鲁厄连续三年打进联赛积分榜的欧战区,名次逐年上升。甚至在1996年哈斯勒还率队打进了联盟杯决赛,只是惜败于拜仁慕尼黑屈居亚军。但就在势头被所有人都看好的情况下,出事了。

    矮脚虎他们这一代球员,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属于能认识书上所有字,但看不懂书上说的是什么的那种人。但他们这一代人刚好赶上了足球市场化商业化的开始,在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他们开始有了大笔的钱。

    个个是明星,兜里尽是钞票,突然乍富让哈斯勒迷失了方向。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感觉自己成为了世界的中心。文化不高造成不能正确对待突如其来的灯红酒绿,于是,矮脚虎就很三俗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他就是爱寻花问柳。但哈斯勒还是有自己的底线,万花丛中过,留身不留情。浪归浪,他还是很爱自己的妻子安娜,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就这样,大家闺秀出身的安娜忍了丈夫好几年,没办法,当初自由恋爱感情深呐。

    男人就是这臭德行,有两个糟钱马上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要是再没有个正当爱好来抵御诱惑,那就只剩下花了。色字头上一把刀,一旦沾染上真的就跟毒瘾一样隔不了两天就痒痒。但凡遇上开心的不开心的、烦恼的郁闷的事,首先就是想到夜店酒吧,要么微信陌陌,随时能找一万个借口酒后下**。

    那这位又说了:我就不这样,我从来就不沾花惹草。

    大哥,那是因为您穷,还丑!

    但男人在外面勾三搭四也有一个特点大多数男人都不会因为外面的女人而抛弃自己的妻子,单纯的身体出轨而已。因为男人出轨而离婚的夫妻,多数原因是妻子不依不饶提出的。

    哈斯勒就是这样,他爱安娜,但也抵挡不了外面的精彩。以泪洗面好几年的安娜在两人结婚纪念日那天,撞见哈斯勒跟一骚娘们儿刚从酒店出来后,她彻底绝望了,失去理智的妻子决定报复丈夫。

    如果安娜也去偷腥或一夜情什么的估计出不了大事,依矮脚虎那马大哈性子都不一定能发现。但疯狂的主妇是可怕的,她要把哈斯勒的脸皮撕得粉碎才甘心。

    卡尔斯鲁厄的体育主管格宁不是个好东西,他早就垂涎于安娜那种知性良家素妻的美色,但一直碍于矮脚虎的威名不敢越雷池分毫。但在安娜疯狂的报复计划下,两个人苍蝇破蛋迅速盯在了一起,最终闹得满卡尔斯鲁厄城风雨。

    矮脚虎闻讯自然勃然大怒,痛殴格宁却还没来得及下死手就被安娜硬护住了。矮脚虎从来不打女人,他只揍比他高比他壮的男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