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上) 要为哥哥出恶气

    “安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爱过!”

    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毕竟曾经深爱过,矮脚虎和安娜冷静下来之后,心平气和交谈一番,双方决定友好分手。安娜继续作为哈斯勒的足球经纪人为他打理一切,爱情不在却让曾经永存,这倒也成为离婚界的一段佳话。

    扭回头来,矮脚虎瞅着俱乐部的体育主管格宁就跟吃了苍蝇一样,但矮脚虎一诺千金,答应过前妻不再捶格宁。哈斯勒给卡尔斯鲁厄俱乐部下了通牒:有他没我,你们看着办。

    也不知道卡尔斯鲁厄是犯了什么浑,还是格宁身后有什么人,俱乐部硬是冒着得罪球队核心的风险没有赶走格宁。在半个赛季的纷乱纠缠中,哈斯勒状态一落千丈,球队也跟着一泻千里。前半赛季势如破竹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此前打入11球的矮脚虎在后半程只收获一球,卡尔斯鲁厄也在这个199899赛季位列倒数第三降去到了乙级。

    一怒之下哈斯勒转会去了多特蒙德,但他从此再也没能重返自己的竞技巅峰,反而继续衰落。此后矮脚虎又去了慕尼黑1860,在那里待了三年,状态依旧每况愈下,最终在一年多以前流浪到了马迪堡。

    而从那以后,哈斯勒也彻底放开了。以前是花,此后就是浪,就像大海上一叶无人的小舟,全靠浪劲,浪荡不休。

    在哈斯勒离开后,卡尔斯鲁厄则继续坠落,随即从乙级跌到了丙级,直到前年才又艰难的重返德乙。不过,小苍蝇格宁倒是一直担任着俱乐部的体育主管。

    矮脚虎和卡尔斯鲁厄这段公私交织的旧事,全德国、全欧洲全世界都知道,六剑客自然也都知道的门儿清:哥哥当年受了腌臜,现在冤家被摆到了咱们跟前,哥儿几个就必须给哥哥出这口浊气。我们不管你里面有什么是非曲直,小爷我们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因为哥哥永远正确。哥哥那是老脸臊得慌,啥也没说。但我们做兄弟的啥也不用哥哥说,非要让哥哥说出来我们就不算人养的。

    矮脚虎自从离开卡尔斯鲁厄,五年间在球场上再也没和卡尔斯鲁厄碰过面,想出口气都找不到地方下脚。这会总算遇上了,矮哥哥早憋着劲呢。可是,这话又不能明着对别人说:那啥,就是这逼球队的人给我带了绿帽子,就是这狗日的给我扣的王八盖子,兄弟们给我狠狠抽!说这话还要不要脸了?

    要不说这几个小兄弟们好呢?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提,但话里话外就是铁了心要把卡尔斯鲁厄往烂了抽。贴心呐,六个小兄弟真不错,想我矮脚虎何德何能,让一帮妖孽鼎力相助。唉!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兄弟们,哥哥心里记住了。

    渣叔当然也知道矮脚虎的这段公案,原本他没有什么多余想法,卡尔斯鲁厄不是啥强队,上赛季才排第十三名,险些又跌回丙级,好对付。这样的球队没必要兴师动众,施展个七八成功力也就差不多了。多上几个替补,让主力多休息几个,毕竟球队前天才刚从捷克回来。

    但队长卓杨代表兄弟们和渣叔谈了一场,最终说服了克洛普。渣叔考虑的又更全面了一些:每一支成功的球队都有属于自己的气质,马迪堡最标志性的气质是什么呢?技术?不是,现在其他球队的技术也都不差。进攻?也不是,阿赫伦那神经病球队进攻比谁都二杆子。青春?不全面,球队里还有不少老将。对,兄弟,是兄弟!球队里无论老少,都像兄弟一样肩并着肩。

    马迪堡最为核心的气质就是兄弟,为了兄弟可以多留一年为了兄弟可以推迟挂靴为了兄弟甘愿后撤隐藏光辉。

    为了兄弟他们必须打死卡尔斯鲁厄!为了把这种气质凝结起来发扬光大,马迪堡就必须打死卡尔斯鲁厄。

    渣叔又心说:托马斯这人不错呐,那么大的腕儿,那么大尊神,可从来也没给我摆过谱,对我的工作一贯支持。我也要为他做点什么,我也是他的兄弟。

    渣叔专门找来矮脚虎:“托马斯,这场比赛不好打,我们需要借助你的经验。你看你是打算首发出场还是替补,由你来决定。”

    哈斯勒心头一热:这孙子人不错呀!别看平时咋咋呼呼,关键时候还真想着为我出头,而且还把话说的这么光面堂皇,把我的脸面给得足足的,孙子是个文化人啊!

    “下半场再让我上吧。”矮脚虎对渣叔说:“谢谢你,尤尔根。”

    克洛普会心嫣然一笑,和哈斯勒拥抱在一起,又互相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俱乐部主席安格斯马伦那也是性情中人,当即宣布:因为对手强大,本场比赛各种获胜奖金全部翻番,不怕你们拿得多,只怕你们赢得少。

    10月19日下午,汉诺威运河钻石湖面的半岛上,在维克多球场,马迪堡全主力出战主场对阵卡尔斯鲁厄。

    开赛前,马迪堡主教练尤尔根克洛普和队长卓杨先后发表动员讲话,叮嘱全队千万不可大意。卡尔斯鲁厄是一支强队,大家一定要从头到尾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定要把对手当做拜仁慕尼黑来打,能进五个绝不只进四个。队长卓杨还给大家念了一首领袖的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全体球员积极踊跃发言,纷纷表示,坚决执行队委会的决议,把这场比赛当做世界杯决赛来踢。一定要把万恶的强敌卡尔斯鲁厄彻底打倒在地,再踩上一只脚,让它永世不得翻身。

    矮脚虎躲在厕所里直抹眼泪。

    哨声一响,马迪堡诸将就瞪着眼睛按照各自最熟悉的阵型套路朝着对手杀将过去,嗷嗷叫一个个像是要吃人,把卡尔斯鲁厄人吓出一个激凌。比赛没什么说的,卡尔斯鲁厄实力有限,光从纸面上就不是马迪堡的对手,何况今天这帮老少爷们儿憋着劲要为矮脚虎大哥玩一出热血江湖义气千秋,人人不惜力,个个不讲理。

    大哥,请喝了这碗卡尔斯鲁厄酒。喝了这碗酒,一生是兄弟。咱们今天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此番江湖路远,且看你我兄弟快意恩仇。

    这一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