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下) 江湖兄弟出大招

    哧啦啦,耳听见马踏声处銮铃响,人丛中杀出一员蓝袍丑将。眼见得此人蓝盔蓝甲,背后斗大一个7字,手握一柄青龙偃月刀,此刃又名冷艳锯。胯下马掌中刀,往前一递,戳翻敌将名曰特拉斯。随即高声叫阵:“妈那麻批!何人敢与俺一战,哇呀呀呀呀……”

    只见得运河水倒流蓝桥魂断,敌将哈桑口吐绿胆跌落马下一命呜呼。又观瞧冷艳锯手起刀落,直斩得卡尔斯鲁厄寨门轰塌。

    观敌者赞:里贝里单骑破敌阵,丑刀疤马踏莱茵河。

    斜刺里闪出一将,天庭宽地阁饱,通贯鼻直颧骨高,黄骠马,赛金毛。手持一对熟铜金装锏,直杀得血染战袍。双臂一较劲,大喝一声开!。单锏力劈华山碎大地,只见得特拉斯脑浆崩裂红白一片咦!这货不是刚才已经让刀疤宰了么?。来将扬开兵器快如飞轮,碰者死擦者亡。

    恍惚间,半空中有歌声响起: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途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双锏过处,卡尔斯鲁厄中军帐灰飞烟灭。

    有诗赞曰:一骑红尘妃子笑,文青二哥逞英豪,若问英雄名和姓,蒙托利沃最烧包。

    旁边一人颇为不满:尔等安敢小看天下英雄。只见此人双手抱拳:主公,稍待片刻,吾去去便来。说罢扳鞍认镫翻身上马,黑脸黑腿黑马驹,此马唤作一字墨雕板肋赖麒麟。大喝一声:洒家来也!劈嚓嚓半空中似炸雷划过。一对八棱梅花亮银锤齐头并举,黑脑门油光锃亮。对面敌将一瞧:咦,三个锤?

    好一个莽秃驴,左锤震死奥克利,右锤砸杀塔特尔。马到近前,和尚一努嘴儿:“倒!”垂杨柳拔地而起。摧马回得营来,杯中之酒尚且温热。

    书中有赞:俏屠夫喝断垂杨柳,莽德容温酒斩鲁厄。

    却不料此番惹恼了一员虎贲步将,只见他扯过墙角边哨棒,横搭双肩往外便走,棒上九个大字:如意金箍,一万三千五。此人六尺往上身材,十**岁年纪,三牙掩口细髯,十分腰细膀阔,虎皮裙风中猎猎作响。杀入阵来,一棒撂翻恩格尔哈特,又一棍打得格林现了原形。楼梯上洪家铁线拳裁缝师傅由衷赞曰:五郎八卦棍,千变万化,可谓高深莫测!

    埃吉曼眼见来者不善,慌忙亮出法宝:“猪妖,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未等得话音落地,金箍哨棒横扫而来,埃吉曼登时重入轮回,身后雷音宝刹土崩瓦解。

    后人点赞:浪小猪、花行者,施魏因、施泰格。

    很平均,十分钟一个,上半场马迪堡由刀疤、二哥、屠夫、小猪各进一球,40领先。

    卡尔斯鲁厄人这会也算琢磨出点味儿来了,马迪堡这是明摆着要把他们朝死打的节奏啊。矮脚虎和卡尔斯鲁厄的纠葛已经过去了五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来的走的,卡尔斯鲁厄队内当时的老人没剩下几个了。此后进队的人虽说也听闻过这件著名的公案,但没有多少联想。可到了这会儿,多少也都反应过来了前人播下的乌云,现在风雨压顶了。

    卡尔斯鲁厄也正在逐步年轻化,他们的两个前锋都很年轻,俄罗斯人萨延科并非纽伦堡那个萨延科,同名不同人今年20岁,身高170,无论年龄身高,技术特点都跟马迪堡球员里贝里很相似,而萨延科目前打进七球也仅次于刀疤的十球排在射手榜第二位。另外一位,本赛季租借自多特蒙德的20岁德国前锋卡西,技术也不错,活动范围比较大,有点像传统九号半,目前打进两球。

    萨延科本场比赛就憋足了劲,要和风头正火的刀疤少爷一较高下,只可惜,萨延科什么都不缺,但他唯独没有刀疤的那一帮兄弟。

    刀疤根本没把萨延科当回事,有没有听说过都不一定。但默特萨克作为防守核心,自然好好研究过俄罗斯人。于是,默大善人善心大发,当即把萨延科虐成了狗。

    也合该萨年科倒霉,他的身高比默特萨克和德拉斯低出二十来公分。在一次突破的时候,马迪堡两座铁塔轻描淡写一个关门,就见萨延科的脑袋在两人花岗岩一般的肩膀之间,像皮球一样来回弹了两合。他当即吐出三颗门牙来,满嘴的血就像刚吃过死人。

    不得不说战斗民族出身的萨延科还是很有种,嘴都兜不住风了,还硬含着一大坨棉纱继续左突右冲。这要放在平时,哥儿几个一定会竖起大拇指,道声:是条汉子!英雄惜英雄没准场下还能成就一段佳话。可是,这是一场兄弟们为矮脚虎大哥站场子的比赛,萨延科这么顽强,在六剑客看来就有点挑衅了,就是给脸不要脸。

    接下来,无论谁和萨延科碰上,坏小子们都故意用肩头去怼萨延科的嘴,就跟霍利菲尔德当年欺负泰森一样。整个上半场俄罗斯人下巴上的血就没干过,不大功夫就把队医带的备用棉纱全部嚼完了。马迪堡俱乐部很厚道,当即表示:棉纱我们这多的是,随便用,不够立马开卡车去厂家拉,想吐多少血您随意。

    卡西就更惨了,因为他今天碰上了卓杨。多特蒙德很看好卡西的未来,只不过球队暂时没有他的位置,为了不耽误他的进步,多特蒙德只租不卖,把卡西借给了卡尔斯鲁厄。

    卡西活动范围大,回撤很深,身体反应很迅速。于是,他这种特质刚好让断腿狂魔卓杨有了施展机会。不抢着进球是一回事,但为了给矮脚虎出气虐人那是必须的。两人仅仅交锋第三面,卡西就让卓杨晃散了膝关节,哭着被架了下去。此场过后,卓杨再也没见过卡西,世人所熟知的前锋里没有了这一号原本很有前途的人物。卡尔斯鲁厄殃及池鱼,多特蒙德赔得血本无归。

    中场休息,卡尔斯鲁厄在客队更衣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知道造了什么孽,所有人也都知道自己是飞来横祸,所有人也都清楚下半时马迪堡肯定不会善了,因为有个人还没有露面。

    下半时刚一进场,马迪堡换人,11号眼镜蛇伊利耶被换下。

    10号,矮脚虎,托马斯哈斯勒上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