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上) 你知道的太多了

    全场一万九千二百名马迪堡的拥趸爆裂出最高分贝的欢呼声:“哈——斯勒!哈——斯勒!”窝棚里的赛虎也引天长啸:“哦呜——,哦呜——!”

    卓杨扯下袖标给矮脚虎戴上,面色很沉重:“哥哥,狗日的今天不太好对付,看你的了。”都4:0了,还说什么不好对付?年轻人说话一点都不靠谱,技巧性太差。

    矮脚虎由着卓杨给他戴好队长袖标,面沉似水点了点头:“没事,交给我吧,狗日的今儿撒不了野,哥带你们打回来就是。”都他妈4:0了……

    哈斯勒今天这四十五分钟上得场来就没打算活着下去!

    对面卡尔斯鲁厄人一见这位爷终于来了,本就凉了半截的心彻底冻透了,腿肚子都开始转筋。两个主力前锋现在都下去了,一个豁着嘴,一个瘸着腿,看着都渗人。

    卡尔斯鲁厄队内几个当年经历过的老人,谁也没脸凑上来跟哈斯勒打招呼,心里把俱乐部体育主管格宁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招惹谁不好,你他妈非去招惹这个煞星。人家哈斯勒再浑,可从来也做不出这种不讲究的事,穿红鞋勾二嫂在江湖上是要三刀六洞下油锅的。现在看看人家哈斯勒身边的这一帮兄弟,唉,想当年我们也有这么一帮兄弟……

    当年和矮脚虎走得近的那些人,看不过俱乐部这么对待哈斯勒,借着球队降级的机会纷纷鸟兽散,一个都没留。失去了整副骨架的卡尔斯鲁厄元气大伤,到五年后的今天也没缓过来。

    尼日利亚裔球员奥科利今年26岁,五年前的老人,不过那时候他还是卡尔斯鲁厄的替补小年轻,比较边缘的一个人。稍微牛逼一点的人物都走了,一直跟随球队起伏的奥科利现在就算是老资格。他目前身背10号,是卡尔斯鲁厄的中场核心,攻防兼备。

    奥科利当年和如日中天的矮脚虎走得并不很近,毕竟实力地位相差太远,但也总算说过话。奥科利自感现在是球队的no·1,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当年一点微薄的香火情,应该有资格和哈斯勒说道说道,矮脚虎也应该还记得自己。

    行走江湖,差不多得了,别把事情做绝,彼此留份薄面,也好日后相见。非要把我们脸皮臊得干净,有点不讲究不是?

    矮脚虎拿球衔枚疾走,奥科利就迎了上去,一边和矮脚虎斗法,一边满脸堆着笑嘴上和老大哥套近乎。“托马斯大哥,还记得我吗?我,小奥。”

    哈斯勒当然对他还有印象,一支球队总共才多少人?看这小子姿态放的挺低,以前和他又没什么个人私怨。都是跟卡尔斯鲁厄俱乐部的恩怨,本来就和现在场上的这些对手没有关系。话是这么说,但总不能一把火去把卡尔斯鲁厄点了吧?足球这一行的事情可不就得上球场上来解决吗?哈斯勒跟奥科利没仇,伸手不打笑脸人,正打算随便寒暄敷衍几句呢。

    “托马斯,差不多得啦!当年嫂子的事儿跟我们没关系,给我们留点脸吧。”人贱天不收,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文化害死人呐!

    矮脚虎的脸‘唰’就掉下来了:孙子,你成心的吧?不会说话就把破逼缝上!

    凑上来准备接应矮脚虎的卓杨把这话听得真真的,眼看着哈斯勒的脸沉了下来,卓杨登时就火了:你他妈还会说人话吗?尽往我哥哥肺管子上顶,想死你吱声!

    “哥哥,球给我。”卓杨开口要球。

    以这几个小兄弟的贴心,在场上要球矮脚虎就没有个不给的。脚脖子一拐,足球去了卓杨那里,卓杨带球直逼奥科利而来。

    卓杨现在作为马迪堡的中场防守大闸,每场比赛之前都会去俱乐部情报部门那里要一些对手中场核心球员的资料。所以,他对奥科利有一定了解。再加上上半场的观察,卓杨能确定面前这个家伙就是俗称的‘一条腿’。奥科利右脚技术很好,能带能射,但他的左脚几乎没有怎么练过,连停球都很勉强,这种球员注定达不到太高的高度。正因为什么都要依靠右脚,所以他也习惯了干什么都出右腿,他的左腿就永远都是支撑腿,重心永远偏左。

    卓杨带球专找奥科利的左腿,逼着他不断大幅度转体来出右脚封堵。卓杨双脚踩响音符,身体左右晃动,跟随肖邦《小狗圆舞曲》的节奏翩翩起舞。虽然他现在依然不能像前两次那样进入音乐随心所欲的意境,但卓杨经过不断练习和琢磨感悟,已经可以让自己的动作跟随音乐的节拍,让假动作变得更加优美梦幻和更加难以捉摸。

    四点六秒钟之后,在奥科利倒下的瞬间,他看见卓杨从他身边飘过,与此同时,耳朵里传来卓杨一句话。

    “你知道的太多了!”

    防守包夹到来之前,卓杨如景泰蓝上镶嵌的金丝线一般细致精毫的传球给了内切反越位的二哥,蒙托利沃连趟两步直面门将。

    这是一场属于哥哥的比赛,下半场所有人都会给矮脚虎站场。二哥没有着急射门,风骚的让足球在自己两脚之间做了几个碰撞训练动作之后,左脚外脚背摆腿一扫,足球去了弧里。矮脚虎策马赶到,大腿不动小腿疾,正脚弓贴地直推迅雷不及掩耳窜入球门。

    那头,奥科利抱着腿疼得跟孙子一样!

    教练席上卡尔斯鲁厄主教练斯考特·拉姆斯登看着正被抬下场的奥科利,心头愁云密布,恨不能一道炸雷把自己劈死,就此一了百了。

    旁边坐着一个豁嘴,再旁边是一个瘸腿,现在又抬下来一个关节腔积水,今天的日子就他妈是活见鬼。

    瑞士人埃吉曼今年22岁,他是这两年才来到卡尔斯鲁厄的。埃吉曼曾是瑞士国青队的主力中后卫,现在则是瑞士2004年雅典奥运会国奥队的适龄球员,将来有很大希望进入国家队。

    在卡尔斯鲁厄打后腰的埃吉曼当然也知道当年那段故事,每一个到俱乐部的新人都会被老球员神神秘秘的拉到一边:兄弟,我给你讲噢,看见那个人没?……就那间屋子……不避人呐……。最后还要再加上一句: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自己知道就行,千万别出去乱讲。

    埃吉曼寻思:我没惹过他,去给他下个软话,都是吃这碗饭的,听说哈斯勒也是个性情中人,应该没问题。再说,我长得还这么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