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下) 你的屁话太多了

    又是矮脚虎带球,埃吉曼跟了上去,手上没敢跟哈斯勒上小动作,但脚下一点都不含糊,亦步亦趋逼得矮脚虎脚底下不利索。先兵后礼,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埃吉曼说话了。

    “托马斯大哥,你没见过我吧?我是埃吉曼,吃乌阿埃这货是从哪学的拼音?,吉是士口吉,曼是弗格森的那个曼。兄弟我是瑞士人,瑞士你知道吧?我们那地方出瑞士参和冷面。兄弟回头给你捎点,不值钱,我们那大家都用这玩意儿来喂猪。那个谁谁谁你还记得吗?我请他吃过饭。还有那个谁谁谁你还有印象吗?就是脸上有个痦子的那个,我跟他喝过酒。还有那个谁,头发谢顶地方支援中央的那个,我跟他一起嫖过,还是我出的钱。他们都说大哥你人不错……”

    矮脚虎心说:这孙子是打哪来个碎嘴子?

    “俗话说,平生不识哈斯勒,纵称英雄也白过。兄弟我久仰你的大名,闻名不如见面。大哥你果然这么风流倜党玉树临风,音容笑貌永留人间。像大哥你这么英俊潇洒的人物不多见啊!怎么样,托马斯大哥,给小弟一个面子,毕竟小弟也面如宋玉貌比潘安,所谓潘驴邓小闲……”

    矮脚虎的脸窟嚓就掉了下来:爷爷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小白脸!

    体育主官格宁在卡尔斯鲁厄俱乐部号称粉嫩大叔!

    凑上来准备接应矮脚虎的卓杨把这话听得真真的,眼看着哈斯勒的脸沉了下来,卓杨登时就火了:我哥哥眼看奔四的人了,脸上的褶子跟坦克碾死的沙皮狗一样。你他妈上来炫嫩?想死你吱声!

    “哥哥,球给我。”卓杨开口要球。

    以这几个小兄弟的贴心,在场上要球矮脚虎就没有个不给的。脚脖子一拐,足球去了卓杨那里,卓杨带球直逼埃吉曼而来。

    埃吉曼亲眼看见的卡西和奥科利是怎么遭的罪,他是个聪明人,都已经05了,犯不着给自己找别扭。

    爱过你就过,我绝不拦着,要拦一下我就不是人养的。你开心就好,请随意!

    卓杨左晃右晃对面根本就不接招,理都不理他。这把卓杨弄个自讨没趣,还挺尴尬,埃吉曼就像在看耍猴。卓杨心说:这孙子还挺机灵,不往套里钻。你自找倒霉别怪我,小子,接招吧!

    卓杨上半身纹丝不动,左腿轻微一抬,眼睛随即往右一瞥。在埃吉曼看来,卓杨这百分之一万五是要往右分球的架势:就是嘛,我不为难你,你也给我两分薄面,把球传出去我脸上好看你也省事。行走江湖安全第一,想我面如宋玉貌似潘……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埃吉曼稍一分神准备往右观察出球线路之时,卓杨摆小腿左脚就像鞭子一样抽在足球上,拔脚怒射穿云箭。

    “啪!!”

    足球正楔在埃吉曼的嘴上!

    瑞士小白脸应声而倒,耳朵里听见卓杨扔过来一句。

    “屁话太多。”

    嘴球反弹过来恰好就在卓杨面前,不待足球落地,他右脚外脚背一弹,嗖,半高球直奔禁区而去,刀疤里贝里刚好到位。

    刀疤跟他矮脚虎大哥那是最亲的,哈斯勒让咬人他立马就下嘴。刀疤把门将扯到一边,故意给插上的矮脚虎做出一个挑球,哈斯勒小禁区线上凌空暴射,足球和球网摩擦都冒起了白烟。

    少了两颗上门牙上嘴唇裂开口子的埃吉曼死活都不愿再上场,管你还有没有换人名额,老子就是不上去了。坐替补席上跟萨延科比赛着吃棉纱,地上两大堆血棉球让他俩像两个棉花二道贩子。马迪堡喊来的拾荒老汉伸手一指:“劳驾,这两堆你们还要不要了……”

    卡尔斯鲁厄主教练斯考特拉姆斯登身边刚好俩豁嘴俩瘸腿,整整齐齐,对仗工整,跟对联似的。就差在他脑门上贴上一个横批:百年好合。

    卡尔斯鲁厄还在场上的十名球员,心里拔凉拔凉的:这球还怎么踢啊?都06了,对面这些个货没有一点收手的意思。跟别人踢球挣钱,跟这些货踢球要命呐!太他妈不讲究了。

    他们看替补席上的四个倒霉催的队友,心里都渗得慌。有心干脆不管了,你们爱进多少进多少,一百二百我替你们数着。可这样一来,这个圈子以后就没法混了。篮球比赛还有垃圾时间,扎金花还讲究个投降输一半。你们这是要把我们逼急吗?我们不跳墙还不行吗……

    二哥蒙托利沃在禁区前左摆右摆,转着圈的过人,猛一看像赛虎在耍自己的尾巴。土耳其人哈桑无奈只好扯了一把意大利文青的衣服,二哥顺势就躺下了。

    矮脚虎站在球面前等着裁判哨响,可卡尔斯鲁厄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去搭人墙,都装不知道:这上去就是当靶子去了,这位爷的脚头天下无人不知,谁去谁是彪子。

    卡尔斯鲁厄门将加勒塔特尔都快气疯了:你们都躲了,把我一个人凉着,难不成我也躲?那也太不要脸了吧!在门框里不停破口大骂,但队友们还是置若罔闻。

    裁判也傻了:这是什么意思?早知道我直接判点球好不好?可这里离着禁区线还有四五米呢,你们想把我架火上烤吗?

    斯考特拉姆斯登教练在场边暴跳如雷,挨个详细描述球员的十八代祖宗。没办法,大家这才扭扭捏捏地凑上去,离着足球有十米开外,一手护裆一手遮脸。

    裁判省事了,执法生涯头一遭不用把磨磨唧唧搭人墙的球员往915米的距离上赶,头一次碰上这么自觉。随着哨声响,从矮脚虎一起步助跑开始,六个卡尔斯鲁厄人墙就蜷缩成了六个蛋蛋,就差直接趴地上手抱头了。

    无边落木萧萧下!飞花落叶斩,矮脚虎绝技再现维克多球场。70,哈斯勒在第八十分钟上演帽子戏法。

    刀疤看了看小猪,小猪又看了看二哥。卓杨和屠夫对了一下眼,又瞧了瞧默特萨克,六个人同时微微点了点头。

    还不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