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下) 小海洋误打鸳鸯

    海洋躲在箱子后面,紧张地分辨敌人传来的脚步声。他凝神静气观察着敌情,也时不时还要联络一下大门外面的战友。

    敌人快来了吧?海洋心说。他把枪口对准了敌人可能出现的洞口,甚至很熟练地给好了提前量。他身上两把枪的子弹都是满的,都已经压上了膛,就等着和敌人决一死战了。

    突然,洞口里飞出一颗黑乎乎的东西。我操,有雷!

    当电脑上的白屏消失之后,海洋发现自己已经横躺在了地上。

    “不玩了。”海洋有些恼羞成怒把耳机扔在桌子上,站起来用腿把椅子顶开。“你们玩吧,我先走了。”

    “别走呀,海洋。你这一走我们缺腿呀,我们四个开狙都不如你。”战队的队友们劝他。

    海洋没有搭理自己的队友,边往网吧外面走去边向后摆了摆手。

    海洋他们给自己这个战队起名,意思是说赢不了就是意外,很有些拽。不过前几年他们在这一片网吧里的成绩的确不错,罕有对手。尤其海洋一杆很是拉风,经常独自一人把点卡得密不透风。

    但这一年因为高考,大家在一起玩得少了些,手不免有些生,配合也没有之前那么熟练了。不过,像今天这么惨的情况倒也很少见。尤其是海洋,无论开单倍镜还是二倍镜,今天都让对方的把他虐成了狗。不但没把点守住一次,到后来枪都得靠队友给他扔。

    手生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海洋最近心浮气躁。

    其实海洋最喜欢玩的游戏不是,他更热衷于研究三国系列。而他和卓杨、九山、老穆四个人,当年也曾像大多数中学生那样,没事经常钻进网吧。不过,四个人在网吧里玩得东西并不相同。

    卓杨喜欢玩单机版的,对仙剑奇侠传颇有好感,别人都喜欢悲情的灵儿和月如,卓杨独偏爱古灵精怪的阿奴。海洋自然是三国7和,时不时也玩玩命令与征服。老穆一进网吧就是,敞开了聊,然后急匆匆就走:“我先走了,把了个妞。”

    九山不是太网吧,他是街机迷,把摇杆晃得把老板都能心疼死。那些年游戏厅刚有了拳击游戏机,可以测试一个人的出拳力度。老板按照常规把奖励标准设在100公斤上,九山第一次去抱走了一堆布娃娃,老板把标准调到了150公斤。九山第二次去又抱走了一堆布娃娃,老板把标准调整到了200公斤。九山第三次去的时候,老板不让他进,给了他一个布娃娃让他赶紧走开。

    海洋有些消沉的走进校园里,大学开学已经两个月,最初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他驻足看了一会儿图书馆旁边花园长廊上坐着的四个女生在木吉他弹唱,歌声悠悠,琴声悠悠。

    “湖水是你的眼神,梦想满天星辰,心情是一个传说,亘古不变地等候……”

    “唉!”听着校园味十足的弹唱,海洋也一声长叹。

    海洋最近很烦恼,是因为一桩往事。这事儿还要从两年前他的好哥们儿九山的恋爱史说起。

    两年多以前哥儿几个还在高二的时候,九山在情圣老穆的感召下,萌动了少年的春心,喜欢上同班的一个小女生。也不知道为什么,威猛魁梧的九山对弱柳惜杨的清瘦型女孩情有独钟,林黛玉那样的掉他眼睛里就拔不出来。女生也是大院里的丫头,和卓杨家住同一个单元,大家都叫他莹子。莹子白里透红,明眸善睐楚楚可人,很是秀气。

    九山那段时间时常在傍晚时分跑去卓杨家单元外面,躲在树丛里,透过窗户的灯光,痴痴地盯着一楼莹子家里的动静,好像能看见谁似的。他还拉着哥儿几个给他站岗放哨,以免警通连巡逻时把他当成偷自行车的小偷。

    老穆顶瞧不上九山这样磨磨唧唧:“哎呦,放学后拉到林子里就给办了,多大点事儿啊。瞧你这把我看着累得。哎呦,看不下去了,可累死我了。”

    海洋不耐烦地一挥手:“去去去,你懂什么是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吗?你那也配叫泡妞?你就一人形打桩机。”不得不说,海洋武侠看得有些撑。

    九山带着真挚甩头一笑:“老穆,你那路子太野,不适合我。”

    卓杨眼角直抽抽:“说得再怎么清新脱俗,偷窥就是偷窥,人还要不要脸了?”

    “嘘,静默,静默,莹子来厨房了……”

    ……

    对于学生时代的少年来说,喜欢上一个人,别说偷偷看她想她,就连作业本放在一起都会觉得很幸福。

    几次没话找话后,又几次上下学路上勾勾搭搭,感觉有门儿的九山找了个值日的黄昏,趁着教室没有其他人,鼓足勇气支支吾吾地向莹子表白了。和九山一样也没任何经历的小丫头当时就闹了个满脸通红,什么话也没敢说,背上书包夺门而逃。

    隔天满眼睛血丝的莹子偷偷塞给九山一张纸条,九山打开一看傻眼了两段英语。学渣看不懂呀!这事儿闹得,怎么办呢?只能向好朋友去请教。

    老穆指望不上,我是学渣,老穆就是渣中渣。卓杨英语倒说得挺溜,跟个大马猴似的,可这牲口是个大嘴巴,万一纸条上不是什么好话,他非得满大街给我宣传去。只有海洋靠点谱,学习好,起码比我好,更重要的是,海洋是个锯嘴葫芦,嘴上虽然爱逼b,但心里真能藏得住事。

    四下里无人,接过纸条打开“fyouneverabandon,willih”海洋一看,简单啊。

    “要不你离开我,要不我和你同归于尽!”

    九山气急败坏几下将纸条撕得粉碎,任纸屑在风中飘扬像漫天破碎的蝴蝶翅膀。

    心高气傲的九山从此对莹子恶语相向:我是把你怎么了?还是把你怎么了!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干嘛还跟我要死要活的,我就这么招你恶心?莹子也是针锋相对,冲着九山往地上啐唾沫:是你先招惹我的好不好,看不上我干嘛还来撩我?莫名奇妙说翻脸就翻脸,你就一书里说的渣男。

    俩人因爱成仇,莹子说九山是烂牛屎,九山说莹子是搓衣板。风风火火的整个大院都知道他俩是一对非著名的冤家。虽说不久后莹子全家搬去了天津,可这仇算是结下了。

    海洋本来早都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那时候还跟着瞎起哄来着。可最近他文艺闲书看的有点多,无意中想起当年的这么一点旧事。经过刻苦复读后已经是211工程高校英语专业大学生的海洋,英语水平自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再仔细回头看看“fyouneverabandon,willih”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麻烦大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