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上) 来自铁道游击队

    海洋苦恼该怎么给九山说这件事:好好的一对鸳鸯让自己不懂装懂弄成了两只整天掐架的鸡。九山知道了会不会在部队里哭晕过去?我这老脸往哪搁哟!唉,半瓶子醋我瞎晃荡,没文化害死人呐!

    海洋并不知道,就在他苦恼的脑仁子疼的时候,九山和莹子正在吵架。

    九山到了特务连之后,他的二等功也随即批了下来,倒也把整个特务连轰动了一番,他也洋洋得意了好几天。可是,没过多久,九山就发现,自己在这里完全不是个儿。

    九山所在的特务连,连队历史说出来能吓死人。特务连起源的最前身,就是那支大名鼎鼎的铁道游击队。

    当年八路军115师政委罗荣桓奉延安的命令,率领师政治部和少量部队一千多人,前出鲁西南吕梁山开展敌后抗战。根据地形成以后,罗帅让他的警卫排长洪振海去枣庄、微山湖一带组织民兵抗日武装。鲁南铁道大队由此成立,它便是人们俗称的铁道游击队,而洪振海就是小说和电影《铁道游击队》中队长刘洪的原型。

    经过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罗帅当年一千多人的小米加步枪已经在战火中发展壮大成三十万人的正规部队,一水儿日式装备,火炮、坦克、装甲一应俱全,全都是从鬼子那坑蒙拐骗连偷带抢缴获来的,而这三十万人便是日后骁勇善战威名显赫的东北野战军的前身。

    老穆的父亲就是在这期间投奔了罗荣桓的部队,这叫参加革命。

    铁道游击队也在烈火中不断锤炼,很多游击队员身手了得。抗战胜利以后,铁道游击队也正式归建。因为其中许多战士拥有丰富的特种作战经验和执行过许多特殊的作战任务,于是,一部分战士组成了现在这个特务连,当时是师属侦察连。半个多世纪过去,岁月变迁,师侦察连成为了现在机械化步兵团的特务连,不变的是它硬骨头一般的作风和骁勇。

    特务连历史上英雄辈出,历经百战而功勋卓著。在特务连的连史室里,陈列着十数面连旗,全都破烂不堪,烟熏火烧上面布满了弹孔。看着它们,就能听见枪炮的呼啸,就能闻见硝烟的弥漫。

    最开始,特务连的作战任务自然以侦察和突袭为主,但随着高科技日新月异,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会把最先进的科技首先用在军事上。特务连的侦察功逐渐被高新设备替代,比如飞机、卫星等等。许多部队的特务连也逐渐演化成了服务型连队,打杂跑腿没什么正经。但这支些特务连依然保持着传统,只是增加了许多新的战斗科目和作战手段。

    在我**队还没有组成专门成建制的特种部队之前,这些特务连就是带有特种部队性质的尖刀连队。

    九山所在的特务连全部都是来自各战斗连队的训练尖子,有很多兵龄很长的士官。解放军兵役改革之后,义务兵只服役两年,不再超期服役,此后根据双向选择来决定是否由义务兵转为士官。特务连里当了三四年兵的士官随处可见,像九山这样的列兵仅此一人,其他人最少都是第二年的上等兵。

    九山来到特务连之后,发现除了天生神力还是罕有对手之外,其他的一切,在这里都被老兵爆得连渣都不剩。

    那些班长们,车辆行进中射击,枪口指哪打哪,九山不行;95式自动步枪单手换弹夹,新弹夹第一发子弹已经上膛,之前最后一颗弹壳还没有落地,九山不行;全副武装从营区到后山山顶一个半小时能跑个来回,九山不行;扔出去的手雷能落在四十米外的小圈里,九山不行。除了力气大吃得多拉得多,其他一无是处。

    尤其在九山颇引以为豪的格斗上,他被老兵们虐成了狗。如果他是敌人,九山的四级士官班长一天能把他干掉二百多回。

    九山曾经练过一段时间散打,加上他天生神力和一身疙瘩肉,单挑从来就没遇过对手,和卓杨、老穆、海洋他们去打架,九山永远都是主力,双拳过处,没逃跑的都是在地上躺着的。但在特务连,随便一个人都能把他调教得服服帖帖。

    特务连的格斗不讲究见招拆招,不讲究击打点数,什么直拳边腿胳膊肘都不是重点。所有的动作只有两个目的:要么在最短时间让你丧失抵抗,要么在最短时间让你变成尸体。所有的招式都是冲着敌人的要害和关节而来。

    九山的直拳带着风声砸向班长,自己却莫名奇妙就飞了起来,等落地的时候嘴啃在沙子里,胳膊和腿被班长扭成了粽子包在一起。他的高边腿能踢碎西瓜,却还离着班长的脑袋多远人就被放倒在地上,班长手中的橡胶匕首正割在他的哽嗓咽喉。

    练吧!没啥说的,九山佩服这些真正有本事的人,喜欢这些很男人的东西,虚心请教艰苦训练。于是,九山开始了白天累得像死狗,晚上睡觉开心得能笑醒的日子。

    九山的确天生就是当兵的料,通过这大半年的训练,九山所有的训练科目都已经迎头赶上,许多方面甚至超过了那些老兵。除了体能方面还需要继续靠时间积累以外,其他各项都在连里名列前茅,比起那些老班长也丝毫不差。尤其他的95式自动步枪射击,前五练习随时可以拿到满分,颇有些随心所欲的感觉了。这半年里,九山打出去的子弹壳归置归置能扫两麻袋。特务连就有这点好处,所有射击训练几乎都是实弹,过瘾呐!

    擒拿格斗上,班长再想那么轻易制服他已经成了痴心妄想。在整个特务连,也就是连长南伟民还可以继续虐他,其他人,谁虐谁还真不一定。南连长是真正的高手,而他正是九山和卓杨家所在的大院军体教研室李叔叔的徒弟,

    今年的新兵已经抵达新兵营,九山现在是第二年兵了,军衔也晋升为上等兵。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有来的就有走的。新老兵不见面,特务连复员老兵上个月已经脱下军装离开了部队。上等兵九山因为训练突出作风顽强,被任命为特务连二排六班副班长。团里把二排也叫侦察排,九山是特务连唯一一个上等兵副班长,这其中,他的二等功起了很大作用。

    今天,九山要去一趟天津。

    今天,莹子要回一趟天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