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下) 原本风月俏佳人

    他们高二那年,军队里全**事院校调整,一系列的撤裁合阔。卓杨和九山家所在的军事院校里有些专业合并到了天津的某部队院校内,很多人因此从西安去了天津卫,莹子一家就在其中。

    九山已经和卓杨约好了,明年元月份他请几天假,到时候和卓杨一起回西安。因为和军体教研室李叔叔的关系,南连长很照顾九山,很爽快就给他在并不紧张的一月份预备了几天假期。

    而在明年过完春节后,特务连将马上开拔,跟随师里去内蒙参加演习。据说这次演习的规模并不大,但级别却非常高。九山问南连长:非常高到底是有多高?连长没说话,只是往天上指了指。

    前段时间因为**,营区就像戒严了一样,请假非常难,轮不到他这样的新兵蛋子。现在放松了一些,而新兵下连前的这段时间也是连队里一年中相对宽松的日子。当然,这里说的宽松是指管理上,特务连的训练一年四季也不会放松。

    九山在特务连干的风生水起,身疲心悦的他,想起天津这边还有不少当年的伙伴,就抽时间请了假,搭上团里的顺风车走了一趟。

    全家搬来天津之后,学习一直很好的莹子在2002年高考中成绩不错,考进了解放军石家庄陆军学院,成为了一名英姿飒爽的预备女军官。因为离得不是很远,莹子在**风波过后,找了个星期天请假回了一趟天津的家。

    于是,上等兵九山和女军官莹子不期而遇。

    莹子是上午到家的,才没几分钟,闻讯而来的黄干事也跑到了她家里。黄干事是莹子家所在军事学院政治系的干部学员,中尉军衔,北京军区某基地政治处的干事,来这里培训两年,而莹子的父亲是政治系的系主任。

    黄干事长得白白净净,一表人才,很像著名歌星毛宁。说话细声细气很斯文,讲文明懂礼貌。黄干事去年在主任家偶尔撞见了莹子,顿时惊为天人,喜欢的不得了,随即展开追求行动。两天一封信,信封上编着号,信纸里带着香味,纸上还有美丽的花边。情书里满篇诗词,汪国真和徐志摩都被他抄完了。

    可莹子却对他完全没有感觉,甚至有点烦他。莹子老家是辽宁沈阳人,她喜欢很爷们儿的那种男人,走路带风最好再有点霸道。过了最开始的新鲜,莹子连那些信看都懒得看,净是些无病呻吟隔靴搔痒。虽说莹子长得清秀瘦弱,可她觉得如果有人径直走到面前:妞,你咋这俊呢,我爱上你了,走,吃火锅去。然后一把玫瑰花直接摔到她怀里。那样才过瘾,那样才是爱情。

    黄干事毫不气馁,开始走上层路线,文质彬彬的年轻军官深得莹子父母的喜欢,老两口真心想让小黄成为乘龙快婿。于是,莹子更烦他了,连个好脸也不愿意给。

    匆匆吃过中午饭,莹子说要去找朋友说说话,就赶紧跑了出来。走在军事学院的林荫大路上,她老远就看见一名魁梧高大的士兵从大门口进来,边走边东张西望,步子迈得虎虎生风,收腹挺胸勾下巴,挺拔的身姿弥漫着荷尔蒙。

    嘿,真帅!莹子心说。

    九山到了天津后,按图索骥找到军事学院,正想找个人打听打听一下几号几号楼在哪,就远远看见走过来一个女学员,清清瘦瘦风姿娉婷,绿军装穿在身上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嘿,真俊!九山心说。

    两年多没见,多少有些变化,而且现在又都穿上了军装,完全不是以前那个中学生的样子,九山和莹子猛不丁谁也没把谁认出来。

    九山心说:这小学员真水灵,我就找她打听打听,多看两眼。

    莹子心说:这大兵倍儿精神,我假装问班车时间,多看两眼。

    俩人走到近前,同时站定,立正。

    同时抬手——敬礼!同时开口。

    “同志……”

    “同志……”

    九山和莹子相互行着军礼,刚一张嘴,才发现原来竟然是这个冤家。

    两个人敬礼的手都忘了放下来,就这样举着手张着两张大嘴傻愣愣地看着对方。

    愣了半天,俩人才悻悻放下手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莹子心情糟透了:家里有只苍蝇,出门又碰见这个烂牛屎,我这是倒了多大霉呀!这会儿她一点也不觉得九山帅了。

    九山也很郁闷:当年那么多熟人,怎么一进门我就遇见这个搓衣板儿了。这会儿他一点也不觉得莹子俊了。

    莹子越想越生气,东北姑娘的暴脾气登时就上来了,她扭头冲地上啐了一口:“呸!倒霉。”

    九山立马牛脾气也上来了:“呸呸呸,我才是倒了血霉,进门就遇见你这个疯婆子。”

    “呸!你不在牛圈里好好待着,跑我们这来干嘛?”

    “呸!这儿写你家名字了?你脸还真大。家里衣服搓完了吗就乱跑。”

    “呸!……”

    “呸!……”

    …………

    两个人的吵架轻车熟路,上手极快。两年前那会儿他俩几乎见面就吵,卓杨他们和其他大院的孩子围一圈边嗑瓜子边看热闹。九山和莹子在大院里各自都有走得近的好朋友,但他俩吵归吵,却不影响和其他人的关系,卓杨、海洋和莹子的关系一直都挺不错。九山和莹子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这也是大院里孩子们的一个特点。

    终于吵累了,九山和莹子谁也懒得再搭理,扭头各走各的。

    莹子心情越发的糟,也不想去找朋友说话了,气冲冲回了家。刚一进家门,迎面黄干事满面陪笑:“哟~~,小莹莹你回来啦。”莹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抬手就要一巴掌甩过去。

    突然,她有了计较:你九山不就是一个破上等兵吗?我今儿偏带个中尉军官去臊你的脸。

    ‘唰’,莹子脸上瞬间堆满了笑,鲜花妩媚。黄干事整个人顿时都酥了。

    “小黄,走,陪我出去转转。”柔声细语,莺啼眉鸣一般,甜得都能有四个加号。

    开天辟地头一回!黄干事眼泪都快下来了,多愁善感的他心潮澎湃,当即想赋诗一首,可半天楞没憋出来一个字。不得不说,黄干事不如德国足球乙级联赛马迪堡球员蒙托利沃,二哥那是张嘴就来。

    这是黄干事最幸福的一个下午,莹子挽着他的胳膊在学院里一直散步到了天黑。虽然莹子一句话也没说,虽然莹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他还是觉得很幸福,虽然到天黑他也没能吟出诗来。

    吵完架九山扭头就返回河北易县特务连了,您二位就是把鞋底子磨透也甭想碰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