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下) 文青少爷有怨念

    隔天,马迪堡全队返回了汉诺威。俱乐部上下对首回合的比分还都挺满意,客场战平了强敌,而且还有两个客场进球,没有什么比这再好的了。马迪堡毕竟只是个德乙球队,而人家费耶诺德是荷甲传统豪强。

    回到半岛上,每个俱乐部工作人员都面色如常的和二哥蒙托利沃打着招呼,只不过每个人打完招呼临转身走时,眼睛总会若有若无地瞟一下他的裤裆。即便牛仔裤里还套着秋裤,二哥依然觉得自己还在光着。

    十一月里总共有六场比赛,赛程比较密集,而且全部都是实力比较强的对手。已经打过的美因茨和费耶诺德,即将到来的上赛季德甲降级球队比勒菲尔德和科特布斯,还有就是第二场费耶诺德和在足协杯中30淘汰了马迪堡的菲尔特。

    转眼从鹿特丹回来四天后,马迪堡又奔赴客场挑战科特布斯。

    科特布斯也是媒体看好的冲甲热门球队,上个星期他们在客场31战胜了另一热门球队比勒菲尔德,明显状态不错。马迪堡面对这样一个对手,渣叔却依然选择了轮换。

    这是基于一种强大的自信,因为马迪堡在前十一轮里9胜2平积29分遥遥领先,完全有资格淡然面对乙级的对手。马迪堡平得起,甚至输得起。

    最终这场比赛双方11战平,马迪堡进入十一月各种比赛三连平。六剑客全部上场,却全部没有打满全场,三三对换,打满全场的是兰德、多德、布劳恩,卓杨也只上去活动了十来分钟。马迪堡所进一球是替补小猪上场的刀疤里贝里,法国剑客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连续进球势头。

    打完这场比赛,球队终于有了十一天的休息时间。因为这个周末又是国际足联比赛日,各国国家队有事捉对厮杀,没事自己晃晃膀子。

    明年欧洲杯的预选赛已经全部结束,这个星期并没有正式比赛,但各自还是有热身什么的。所以,德拉斯和五剑客们仍然需要奔波一番。而和上次恰好相反,德拉斯因为希腊国家队没安排比赛,只是回去凑了个热闹,五剑客却都跟随自己国家的21打满了全场。

    于是,到了客场对阵强敌比勒菲尔德的时候,渣叔克洛普索性把五剑客和德拉斯都留在了家里,让他们养精蓄锐好在下个星期等待费耶诺德。由休息够了的卓杨率领着球队去和对手死磕,随行的还有终于缓过来的矮脚虎。

    哈斯勒在一个月前面对卡尔斯鲁厄的那场恶气之战里,玩得太嗨,差点都虚脱了。虽然后面的几场比赛都是跟着球队前去压阵,但一分钟也没上过,渣叔怕他猝死在球场上。年纪大了恢复也慢,一个月过去,矮脚虎好歹算是又补足了元气,本场主动请缨求战。不给矮脚虎面子小心他发疯,于是,老队长哈斯勒和现任队长卓杨联手出现在首发阵容里。

    既然那几个大牲口都休息了,卓杨自然就毫不客气地接管了比赛。他面对强敌大发神威,全场四射一传,带领马迪堡客场64战胜了热门比勒菲尔德。卓杨那一传是给了矮脚虎,矮脚虎那一传给了多德。比勒菲尔德前锋金策尔和满头小辫很酷的中场奥沃莫耶拉各进两球。

    两位大闸默特萨克和德拉斯都没在,马迪堡自然后防吃紧,丹尼斯劳伦和恰克迈耶面对甲级攻击水准的比勒菲尔德还显然有点够呛。所以从比赛一开始渣叔和卓杨就制定了比拼进球的策略,中前场全部给卓杨的攻击打辅助。卓杨玩得酣畅淋漓,四粒进球,单刀、远射、头球,还有一记任意球圆月弯刀。给乙级联赛的各路好汉们提了个醒:马迪堡那个上赛季在足协杯里杀人如草芥的队长随时都会跳出来。

    渣叔在场下笑而不语:就知道你小子按耐不住,就知道你不是个省油的灯。

    “岁月许久,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妈那个逼,卓杨,是兄弟你就帮我废了他。”二哥蒙托利沃看着乔治阿库纳,眼睛都快瞪出血了:“笑那浮华落尽,月色如洗,笑那悄然而逝……,妈那个逼。”

    费耶诺德来到汉诺威,和马迪堡进行联盟杯第二轮次回合比赛。二哥瞅见了扒裤淫m阿库纳,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知道自己虽然技术比仇人好得多,但想把人家玩残恐怕还不行。不过,咱有兄弟是断腿狂魔不是吗?

    “别呀,二哥。那多没劲,就算把腿给他锯了,也不过碗大个疤。”卓杨给二哥谆谆教诲:“咱要玩就玩狠的,让他去死!”

    “行,我听你的,不破楼兰妈那个逼咱就不还。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二哥对卓杨那是绝对信任。

    “你这样,趁他不注意,直接上去就给他扒了,让他也凉一回。”卓杨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你想啊,当着这么多人,光着腚光着**。他还不得去死去?肯定是活不下去了,谁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是吧?”

    二哥:“……”

    “说那么多顶个卵,我觉得二哥你最紧要的是找根铁链把裤腰绑到起。”刀疤说完这话自己都快憋不住了。

    “对呀对呀!”

    再看看另外那几个,他们的脸憋得有多通红,二哥的脸就有多黢黑。

    阿库纳则看着二哥很尴尬,毕竟大庭广众之下扒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裤子,而且给人感觉自己是在硬抢人家的内裤,这怎么看都不能算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那一场裁判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只给了阿库纳一张黄牌。在二哥蒙托利沃看来,给张红牌都远远不够,应该直接给把铁锨,当场就地把智利野人活埋了。

    话是这么说,卓杨肯定想着有了机会就要把阿库纳调教一番,谁让二哥是咱兄弟呢。但是,六剑客却没有找到报复的机会,因为阿库纳今天根本就没有上场。

    韩国人宋钟国和日本人小野伸二复出了,俩人双双出现在费耶诺德的首发阵容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