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上) 小猪二废小野君

    意大利人格罗索一路带球狂突猛进,直到杀到快近底线才遇到封堵。他把球做给刀疤里贝里,刀疤见没什么太好的机会,又交给回撤接应的罗马尼亚人眼镜蛇伊利耶。眼镜蛇遇到干扰,索性把球传给后撤的小猪。

    这脚传球在费耶诺德后腰加利的逼铲下给的有点小,球的去向在小猪和小野伸二之间,只见小猪和小野伸二都拼命往足球的预判去向大踏步赶去,费耶诺德球员斯莫拉内克和卢尔林也一起上前争球。一时间,形成三人对小猪的围抢,马迪堡其他球员有点接应不上。

    小猪心说:坏了,球要丢。耳听见卓杨大喊:破坏走!

    小猪抡起右腿,不管不顾发狠抽向足球:爱去哪去哪!

    世人皆知,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有一个超级硬脚头。小猪迎面是作势准备滑铲的小野伸二。

    我操,这一幕怎么似曾相似?电光火石之间,小猪有些犯嘀咕:刚才就是这么个情况,连卓杨喊的话都一模一样。

    小猪是个善良的人:才把韩国人废了,还不知道人家老婆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这要是再废个日本人,俩女人跑来找麻烦,我他妈不会说韩国话和日本话呀!

    想到这里,小猪抽出去的脚背微微一翘,脚尖轻微一勾,欲把球往上踢,走半高球,反正谁的那玩意也不可能长那么高。

    小野伸二正准备叉腿下铲,猛然,他感觉有点不对。

    我操,这一幕怎么似曾相似?电光火石之间,小野君有些犯嘀咕:刚才就是这么个情况,连那个中国人喊的话都一模一样。

    小野君是个谨慎的人:这个8号才把宋钟国君给废了,还不知道宋君的老婆会不会哭死。我要是挨这么一下,我那个女人就更有借口晚上不回家了。

    想到这里,小野伸二准备下铲的姿势赶紧收了回来,慌忙双手捂在要害,使劲往上一窜。他要躲开‘碎蛋狂魔’施魏因施泰格的碎蛋石锤击。

    小野伸二往上跳,小猪的球也往上飞。于是,足球正楔在日本人的鼻子上。

    小猪的脚,那是出了名的又硬又狠。眼只见小野伸二就像是被苍蝇拍儿拍了一样,‘吧唧’就从空中被截击了下来。落地之前,脑袋扬一个大波浪,鼻血在空中甩出一弯拱门,十来米外的卓杨都差点被溅一身血。足球直接飞过球场穹顶,掉进了运河,把路过货轮的船长吓了一大跳:什么地干活?

    小猪都傻了:老兄,你故意的吧?没他妈你这么配合的。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小猪耸着肩膀摊开手,扭曲着嘴转圈给每个人表示自己的活见鬼。不过,这会儿兄弟们谁也不敢跟他说话,看见他就跟看见鬼似的。

    要不说大和民族顽强勇敢呢!小野伸二一骨碌自己从地上翻了起来,表情坚毅,根本不像刚才高丽人宋钟国那样扭曲得都看不出人脸样来。“日本贝克汉姆”小野君表情肃穆,两个鼻孔‘唰、唰’一股一股地往外射鼻血,就像是草地上的自动间歇式喷灌器。

    小野君双手叉腰,缓缓转动身体,四面看看:咦,我这是在哪?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去?

    坚强又迷茫了的哲学家小野伸二死活不肯躺下,因为他根本不认识眼前刚跑过来的这两个人人。费耶诺德队医只好让他站着,各种手段齐上给日本人止血。

    满地都是血棉纱,跟进了手术室一样。好不容易暂时堵住了,用清水大概冲冲也让看起来不那么渗人。鼻子周边干净了一些,这会儿大家再看小野伸二,怎么看都感觉怪怪的。

    肯定有哪里不对!

    所有人的鼻子头都是冲前的,而此时小野伸二的鼻尖笔直朝向左边!

    原本挺高挺尖的鼻头,非常固执地指向左方,似乎在寻找和指点什么,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跟着它往那边看去,不受控制且很不容易把目光收回来。

    像过去路口的老路标似的,这会谁开车过来到小野君跟前自动就右转了。

    这会儿再要说小野伸二是“日本贝克汉姆”,那就明摆着是骂人了。不用维多利亚说话,小贝首先就得翻脸。

    费耶诺德队医范切梅尔大叔是个好心人,他下意识伸手想帮小野伸二把鼻子扳正。谁知手才刚摸上鼻子,小野君就像杀猪一样嚎了起来:“五沟库哪,呀咩带——!呀咩带——!”(友情翻译:别动,停下!)

    全场两万人,无论球员球迷教练记者,不约而同都感觉自己鼻子一酸,不由自主想用手去捂,维多克球场鸦雀无声。

    兄弟们嗫呆呆看着小猪,脸上的肉都在抽搐。

    刀疤吱吱唔唔地说:“小猪……,小疤我平日里说话冒皮皮打飞机,你莫在意啊……”

    默大善人:“小猪,……我请你吃过饭……”

    卓杨:“……我骑自行车带过你……”

    屠夫:“……那啥,……肘……肘子……”

    二哥:“……你不喜欢听诗,……我改……”

    小猪:“……”

    小野伸二还在莫名奇妙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副很好奇的样子,鼻子像个大写的‘l’。谁都能看出来,暂时失忆的日本人完全不具备继续比赛的可能,他擤鼻涕都会全部喷在自己左腿上。

    突然,一向思维方式全面而成熟的默特萨克想到了什么:“那个,智利人,该上来了。”

    二哥蒙托利沃的眼睛‘嗖’一下亮了,杀气顿现。哥儿几个眼睛全亮了:二哥那是咱们兄弟,他不爽咱们就想办法得让他爽。

    这种事儿兄弟们一般都是交给卓杨,断腿狂魔嘛!卓杨琢磨:待会儿我跟屠夫换个位,去跟智利人顶上,好好替二哥出口恶气。这么想着,刚要转头给二哥拍胸脯。

    二哥拧过头去:“小猪,再辛苦一下,交给你了”。眼神的杀气里充满着信任。除卓杨之外另外几个也都看着小猪少爷,一起冲施魏因施泰格点了点头。

    小猪:“……”

    卓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