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〇章(上) 小猪少爷遭诘难

    马迪堡主场3:1战胜费耶诺德,以总比分5:3淘汰对手晋级联盟杯32强。他们下一轮的对手是另一支荷兰球队——荷兰老大、著名豪门阿贾克斯。不过,比赛要等到明年二月。

    赛后,卓杨、屠夫连同六剑客请范佩西吃饭聚会,大家也没问范佩西怎么请的假,请没请假。人来了就行,别人家球队的事情少操心。

    哥几个洗完澡,卓杨先甜言蜜语把李晓青哄回家,老爷们儿喝酒打屁带着家属不合适,晓青姑娘临走嘴撅得老高。

    在去往‘阿兰布鲁’烤肉店的路上,小猪情绪不是很高,有点闷闷不乐。小猪倒不是矫情,还在心虚比赛中那两记误伤,他没那么差的心理素质。当时有点过意不去,这会儿再踢一场比赛,小猪照样下狠脚。

    小猪少爷是让记者给气得了。

    现在马迪堡赛前赛后新闻发布会,都是卓杨和默特萨克以及矮脚虎轮流陪着渣叔去,卓杨也早都学会了面面俱到,却没有半点营养的官方式回答。但今天记者们的兴趣点或者说愤怒点显然不在卓杨他们身上。

    在路过综合区时,因为连续废了宋钟国和小野伸二,小猪遭遇了韩国和日本记者的狂轰滥炸。开始小猪还很耐心地表示了自己的歉意,相当有风度。可愤怒的韩日两国记者硬是把这件事上升到了小猪的人品和家教上,施魏因少爷这下便不干了。

    别看小猪和卓杨他们在一起就是个逗逼样子,时不时还让哥儿几个欺负欺负,他还一点也不恼。那是因为小猪和哥儿几个对眼,亲兄弟一样。小猪少爷毕竟出身豪门家庭,他家老爷子在德国富豪榜上排名相当靠前,施魏因施泰格本身从小又是大家公认吹捧的足球天才,所以,他一旦脾气上来傲慢得很着呢。

    小猪把脸往下一沉:“我从没想着故意去伤害别人,但足球本身就是男人的运动,磕磕碰碰谁都免不了。害怕受伤,干脆回家吃肥点变成胖子玩相扑去。”

    这下日本记者更不愿意了:我们那是国粹。

    “反正我不是故意的,该道歉也道歉了,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没种踢足球的话,就去练跆拳道吧。”

    这下韩国记者更不愿意了:我们那是国粹。

    两国媒体合力跟小猪吵成了一团,中国记者在一旁幸灾乐祸偷着笑,还是屠夫和二哥硬把不依不饶的小猪给拽走了。

    中国记者心里那个舒坦呀,怎么看小猪怎么喜欢。小猪在中国的名气要比在日本韩国大得多,这自然是程浩和《体坛周报》的功劳,中国记者当然也不会放过跟小猪亲近的机会。

    “施魏因施泰格先生,恭喜马迪堡晋级联盟杯下一轮,恭喜您本场比赛的精彩表现。能评价一下你的队友卓杨吗?”这边几个中国记者抢着喊。

    听闻这话,小猪多少气顺了一点,但还是掉个棺材脸没好气地说:“卓杨?他不是我的队友。”

    中国记者大惊失色:不是说他们关系非常好吗?

    “卓杨是我兄弟,一辈子都是兄弟。”小猪这口大喘气:“评价?卓杨是亚洲最好的球员,没有之一,他比那些自以为是的玩意儿加在一块还要优秀,他将来还会是全世界最好的球员。”

    吹捧完自己兄弟,小猪耷拉个脸头也没回。中国记者开心地头仰起老高,一个劲儿拿鼻孔去瞧那两个国家的记者。

    哥儿几个一路上不停耍宝逗趣哄小猪开心,毕竟是少年人,没多大功夫,小猪就阴转晴了。嘴里嘟囔了一句:小猪爷我下脚应该再狠点。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扭过去和刀疤嬉笑打闹成了一团。

    来在‘阿兰布鲁’分宾主坐好,大碗酒大块肉只管往上放。‘阿兰布鲁’是阿根廷很有名气的连锁烤肉品牌,全世界到处都是加盟分店。

    既然范佩西是屠夫的朋友,大家的话题自然从德容开始。哥儿几个把屠夫夸上了天,尤其往事重提对他上赛季对斯图加特踢球者,卓杨受伤的那场比赛中,抢先为卓杨出头的那一记撞摔赞不绝口。把屠夫捧得黑脸泛着红润,心里暖烘烘的。

    卓杨一拍胸脯:“屠夫,都是兄弟,我要是说声谢就太矫情了。你不是爱吃肘子吗?回头我陪你去中国,一百零八种肘子我请你挨个儿吃个遍,少一样我都没脸回来见哥儿几个。”

    屠夫开心得花枝招展,黑色郁金香叶瓣乱颤:“这好,这个好。那啥,我看不如咱们都去中国,中国的酒也好。”

    “对呀对呀!”

    “要得要得!”

    “此言颇为有理,啊——”

    “谁不去谁是茄子……”

    哎哟,把个范佩西羡慕的呀:人家这才是兄弟,哪像我们队里,尽他妈是些乡巴佬。

    朋友们在一起就是这样,私下里怎么互相砸挂和损都百无禁忌。但在有不太熟的人在场的情况下,一定要赞美自己的朋友,拣自己朋友得意的事情说。把朋友抬高了,自己也显得高不是?

    就有那些越是有生人在的场合,越要在自己朋友面前充老大的人,他不踩着自己朋友就找不到存在感。这种人绝不可交,他的潜意识里从来不把朋友当兄弟,朋友只是他冒充大个的垫脚石。如果遇到这种人,越早和他划清界限越好,因为人随着年龄增长会越发矫情,这种人年纪越大会越来越不知收敛,把朋友的宽容当成理所当然。和他继续交往下去,你会有严重的挫败感,你会对自己的善良感到廉价。

    怎么才能早早认清楚这种人呢?很简单,无论在哪种场合,无论私下里还是场子上,你永远听不到他夸自己的朋友,从他嘴里从来也没蹦出过朋友的半句优点。

    这种人的朋友只在嘴上,什么两肋插刀尽是他的唾沫星子,朋友从来不在他心里。也就是说,除了非得往肋条骨上下刀子,别的事您甭找他。问题是,谁家也不缺排骨吃……

    懂得赞美朋友,是一种非常高的情商,也是维系友谊很重要的一点。人一辈子碰不上几件需要性命相托的事,朋友之间交往就是这些细节。

    又扯远了,回到现场。

    “你和你们教练到底怎么回事呀?”卓杨给范佩西把酒倒满,问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