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〇章(下) 政委齐劝范佩西

    卓杨有点看不明白,以现在范佩西表现出来的实力,没理由成为球队的边缘替补。可要说的确跟教练不对付,也应该是把你直接下放到梯队里,渣叔就一定会这样做。范佩西这个样子,像是被不上不下悬在半空。

    “唉——”范佩西叹了口气,又咬牙切齿的把他和范马克维尔之间怎么从位置打发争议,变成现在互相敌视,为矛盾而矛盾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也说了自己和教练就是在较劲,就是让俱乐部做出选择。

    卓杨有些无语了:这小子气性也太大了点,这哪是和教练叫劲呀,分明是在和自己过不去嘛。

    范佩西是标准的荷兰天才性格,傲气十足不屑于维护人际关系。在球队里根本谈不上什么人缘,刚才比赛中他进球了都没几个人过来同他庆祝,还是屠夫和卓杨很大度的过去给他圆了个场。

    这种天才球员和他人能成为朋友唯一的可能,就是看对了眼,就像卓杨他们。但他又和卓杨他们不同的是,六剑客即便和队友不是很好的朋友,但也会保持正确的同事关系。可范佩西就不行,看不对眼,他瞅见你眼皮都懒得抬,说话爱答不理,两天过去就成了孤家寡人。

    荷兰有许多这样的天才性格球员,从三剑客到克鲁伊维特、西多夫、博格坎普,再到现在范佩西、范德法特、罗本,等等,基本上都是这种类型,只是患病程度的高低而已。

    这些天才在自己巅峰时期,可以决定球队的成绩和俱乐部的生死,所有人自然哄着捧着让着。可一旦年龄增大状态下滑,铁定会被早就急不可耐的俱乐部扫地出门。除非有个像亲爸爸一样的主教练护着你,就像温格对待博格坎普。

    范佩西今年才二十岁,和刀疤里贝里同龄。但他成名极早,六剑客还狗屁不是的时候,卓杨还在西安上高中的时候,范佩西就已经是欧陆闻名的天才新星了。这么下去把自己耽误了呀?都是朋友了,卓杨有点替范佩西揪心。

    “罗宾,你看啊。你以前比我们厉害得多,是不是?但现在呢?不是我们自夸,最起码刀疤兄弟一点也不比你差,是吧?”

    听卓杨这么说,范佩西也点了点头。比赛中他见识了,六剑客都不是善茬。英雄惜英雄,这也是他能和哥儿几个对眼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为什么刀疤兄弟进步这么大呢?很简单,我们一直在踢比赛,大量比赛。因为我们有一个看重我们的教练,教练愿意让全队围绕我们展开打法。”

    “你说你现在这么跟那个什么范……教练赌气,生生把自己荒废了,有点没意思。”说着,卓杨又和范佩西干了一杯。

    “我知道,我现在就是让俱乐部做出选择,留他还是留我。”范佩西跟哥儿几个都走了一圈。

    “傻逼了吧,罗宾。”借着酒劲,卓杨大嘴开喷了:“俱乐部要选择早选择了,干嘛眼瞅着你跟教练闹一年?醒醒吧,罗宾。”

    “范……教练年纪多大?你多大?他比你狡猾得多。耗两年你罗宾就废了,别说两年,这个赛季过完,刀疤就能甩你两条街。”

    “……”范佩西有点发傻,端着大啤酒杯愣愣看着卓杨:“那怎么办?我去求他?老东西想得美!”

    “哎呀罗宾,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人挪活树挪死。还有句古话,哪里的黄土不埋人。还有句古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还有句古话,三条腿的蛤蟆难找……”

    范佩西:“……”

    五剑客:“……”

    “换球队!马上换球队。世界这么大,总有适合你的一款俱乐部,总有一个欣赏你的教练。去之前,就跟教练好好谈谈,就是想踢前锋。你这么厉害,新教练就没个不答应的。”卓杨他们知道遇个看不上自己的主教练有多憋屈,原马迪堡主教练斯坦利·福克斯就死活看不上六剑客。

    “那我就这么放过那个老东西?也太便宜他了。”范佩西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

    “回头抽他呀!先找新球队,再带着新球队把费耶诺德往死打,见一次打一次。那个范……师傅不管在哪个球队,你就把哪个球队往死里抽。解恨不?”

    六剑客也七嘴八舌劝着范佩西,六个政委集体给荷兰天才做思想工作。也不知道范佩西听进去了多少,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却被服务生收走了两筐,后来范佩西在厕所里吐得都没个人样。

    其实,卓杨他们说得这些道理范佩西都懂,他又不是个棒槌。他就是在堵气,堵着堵着把自己给堵死了,现在服软又下不来台。卓杨他们的一席话给了他一个借口,也是一个台阶。

    我他妈不是认怂,我是给我中国兄弟卓杨面子,我是给马迪堡六剑客面子。你们都知道那六个吧?一个比一个风骚……

    回到荷兰后,范佩西马上联系了自己的经纪人。经过与费耶诺德俱乐部两天的协商,双方达成了协议:本赛季俱乐部责成主教练范马克维尔给范佩西提供充足的上场比赛机会,范佩西也承诺在赛场上遵守战术纪律。赛季结束后,范佩西走人,费耶诺德收钱。

    这个赛季结束后,范佩西转会英超豪门阿森纳,与主教练教授温格情投意合。范佩西也从此一飞冲天,成长为世界级巨星。他和刀疤里贝里日后也分别成为世界足坛最好的左右边锋,一时瑜亮。不同的是,范佩西还能完美胜任中锋和右边锋的位置,而刀疤则是左边路一条龙,边前卫、边后卫,甚至在中场担任组织核心都同样闪光耀眼。

    后来的范佩西也少了些少年时期的桀骜狂妄,和队友教练不再像是仇人。但他也没什么太要好的朋友,屠夫德容是他在荷兰国家队里唯一的莫逆之交。

    打完和费耶诺德的联盟杯比赛,两天之后马迪堡就要在维克多球场迎来乙级联赛对手菲尔特。绝大多数蜂拥而来的中国记者都已经离开了汉诺威,毕竟乙级联赛和联盟杯层次差得太远,没有多少眼球点。再说了,留在这里也搞不来独家新闻,谁都知道卓杨和马迪堡俱乐部只接受《体坛周报》程浩的专访,其他人就是跟着喝汤而已。

    大多数人走了,但有一个人没走。她不但留了下来,而且这个漂亮的女人还惦记上了卓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