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下) 姚姐兵败汉诺威

    程浩心里那个爽啊!很不厚道地洋洋得意。

    他现在牛逼大了,不但和马迪堡上上下下打得火热完全是自己人,跟谁都称兄道弟。而且还因为背靠拉伊奥拉庞大的媒体团队,欧洲足坛各种内幕和小道消息程浩都会有第一手资料。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半夜饿了偷吃了一只水煎包,天还没亮程浩就能知道那馅是韭菜鸡蛋还是肉末粉条。

    所以,资料信息来源极其丰富的程浩现在根本就不愁没稿子写,反而他还要硬生生压抑住内心的写作**。否则,敢放开来什么都写,他一天能磨秃三支笔,手腕习惯性脱臼后遗症。

    程浩还很恶俗地当着姚名记的面摆谱:“卓杨,你赶紧去给我弄点内幕,别再拿上次刀疤练任意球把裤裆扯破了走光的事来糊弄我,我要猛料。知道吗?猛料!快去快回,我忙着喝咖啡呢。这咖啡还有些烫嘴……”

    卓杨当即毫不犹豫捧哏:“哎哟哟,程哥,您受累,您受累。我这就去,渣叔的裸照你看合适不……”

    回头卓杨问程浩:“怎么样,仗义吧?演得好吧?”

    程浩说:“表情有些呆板,表演流于形式,肢体动作略显夸张……”

    正常手段不管用,姚大美女立马放大招,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她要以自己艳绝天下的风情来震慑卓杨。

    纹绣式雾眉如卧墨蚕,迪奥蓝金唇膏999传奇烈焰红唇,兰蔻睫毛膏粉刷过的双目眨眼带风。姹紫嫣红的眼影立马就能看出sk-ii的品牌高端,el香水把在树枝上睡懒觉的麻雀呛出一个跟头。

    姚大名记冲着卓杨呲牙咧嘴嫣然一笑:“哦嗬嗬嗬嗬——,卓杨大兄弟……”

    卓杨登时毛骨悚然,险没把自己舌头咬了:他婶儿,有事儿说事儿,鬼节还早呢……。一整天卓杨都惊魂未定,把大小姐李晓青心疼得好悬没哭喽。

    在卓杨这里碰了软钉子,姚名记毫不气馁,她决定用自己的风情去征服马迪堡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你卓杨是个毛头小子,哪懂得欣赏老娘的风姿丰韵。俱乐部里可都是成年人,他们必定会折服在我的千娇百媚之下。

    姚大记者在俱乐部门口一头撞见了半岛第一名媛、姿态万千最是风情万种的西尔维亚小姐。整个男性荷尔蒙弥漫的半岛都是西尔维娅的领地,在这里没有人能夺走属于她的独领风骚,她也不允许其他任何女人在她的半岛上搔首弄姿,最是那一抹的多情只能属于妖娆的西尔维娅。

    灰头土脸的姚名记一边往外走一边气狠狠地说:“**!臭骚娘们儿。有种敢跟我比清纯吗?你敢吗?尽显你浪催,你知道我们中国女生是怎么楚楚可人冰清玉洁吗?”

    然后,姚名记迎面又遇见前来探班的李晓青。看着李大小姐略施粉黛晶莹如玉般的脸颊,黑发清汤挂面似瀑似墨,人如出水淡荷般亭亭玉立,宛若出尘的仙子。姚大美女感觉自己脸上擦的粉就是老墙上批的腻子扑簌簌往下掉。

    功课做得很足,她知道李晓青是什么人,绝对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陪着笑脸让开路赶紧走人。

    姚名记兵败汉诺威!

    李晓青都没拿正眼瞧姚记者,别的先不说,她现在和赵雪好得就跟亲姐妹似的,程浩那就是自己未来的姐夫。不帮自家姐夫?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李晓青现在也是马迪堡俱乐部的红人,所有工作人员见了她都低眉顺眼客客气气,包括一代天骚西尔维娅。不过西尔维娅本来就不妒嫉李晓青,因为她俩完全不是一种风格,也不是一个境界,哪方面都没有可竞争性。晓青这么受欢迎的原因很简单,中国鼎煌集团出资,买下了马迪堡队球衣胸前广告,从此以后,马迪堡所有各线球队球衣正面都会印上大大的鼎煌集团中英文logo。

    **缓解后,中国资金蜂拥而至,把马迪堡商业开发部门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嘴笑得都能咧过耳朵。财大气粗的鼎煌集团挥手斩下最值钱的球衣广告,这一切,都是由李大小姐出面商洽,赵雪和徐副总协助。有卓杨这个双面间谍在中间,所有细节的谈判都一帆风顺皆大欢喜,李晓青成了马迪堡人见人爱的大金主。晓青姑娘也终于可以在父母面前扬眉吐气露了一把脸,虽然那点广告费对大鳄鼎煌集团来说就是些零钱。不过,随着马迪堡俱乐部日后成绩斐然名声大噪,鼎煌集团是花小钱办了大事,每一分都物超所值。双赢!

    今天李晓青来半岛上等卓杨,是为了陪他去汉诺威老年社区弹钢琴。

    卓杨因为无证驾驶被法庭判决参加社区服务,其中规定了总共多少小时,每个月多少小时,每次都会有司法人员记录在案。这些事他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丝毫都不抗拒。基本上每星期卓杨都会抽出两天时间,早早结束训练之后,跟着默特萨克大善人一起去做义工工作。

    虽说法庭强制他必须参加社区服务,但具体做什么却由公益组织来安排。而在汉诺威ivqr志愿者组织里当小头目的默特萨克,就被指派为负责监督和安排卓杨。

    这还有什么话说?最开始连着几个星期,默头目伙同卓杨跑到小学校园里,指导小孩子踢足球。小学生到底学到些什么先进的足球技术不知道,两个大孩子带着一帮小屁孩倒是玩得兴高采烈,临走再给每个小家伙贿赂一根冰激淋,孩子们眼巴巴地盼着他们下次早点来。

    但是总不能老是教足球,法庭不说你,自己也觉得有些敷衍了事。默特萨克拿出手册往卓杨跟前一扔:自己看吧,都在里边,想干点什么我给你安排。卓杨翻开来一瞧:嗬,这不就是学习雷锋吗?

    修房顶、修栅栏、剪草、铲小广告、铲口香糖、洗衣服、打扫卫生、照顾孤寡老人……,就跟中国学雷锋做好事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人家这是长年累月在坚持,不像国内一哄而上又一哄而下。

    也没别的手艺,还是弹钢琴吧。于是,默头目就把教足球和演奏钢琴插着给卓杨安排,还每次都陪着,你踢球我踢球,你弹钢琴我擦玻璃。

    在法庭威逼下、在兄弟纵容下,卓杨正在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