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上) 里贝里现场求婚

    哥儿几个打心眼里替刀疤开心,里贝里由衷感谢自己的兄弟们把他抬上了这个霓虹奖台,卓杨也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对刀疤的那一丝丝歉疚。

    吃了兴奋剂的刀疤里贝里在随后的比赛中,再次上演帽子戏法,用事实证明自己获奖是名至实归。马迪堡在主场6:0大胜弱旅卢贝克,眼镜蛇伊利耶、小猪、默特萨克分别进球锦上添花。整个下午成了球迷的节日,成了马迪堡俱乐部的节日,也是刀疤弗兰克·里贝里的节日。

    赛后,球场dj通知大家,俱乐部球员弗兰克·里贝里有话说。球迷们都很诧异:赛前不是都感谢完了吗?卓杨和队友们笑而不语,李晓青和谢莉尔笑而不语。

    不多时,一身正装的刀疤出现在了球场上。按照事先计划和排练好的那样,卓杨哥儿几个加上其他人总共十来名队友,全部身着正装站在了刀疤背后,人手一件乐器,卓杨挎着一部手风琴。

    在兄弟们的轻歌曼舞中,李晓青和谢莉尔簇拥着突尼斯姑娘瓦西芭来到里贝里面前。刀疤手捧玫瑰款款深情结结巴巴对着女友表白心迹,紧接着,里贝里突然掏出戒指单膝下跪当众向瓦西芭求婚。

    在全场两万人齐呼‘答应他’的呐喊声中,美丽的姑娘瓦西芭捂着脸哭花了妆,只是一个劲儿拼命点头。

    这个下午的维多克球场,成了人生赢家弗兰克·里贝里的个人舞台。

    李晓青和谢莉尔站在旁边笑成了两朵鲜花,一边轻轻鼓着掌,一边用眼神时不时分别瞟一下卓杨和默特萨克。

    再有一场比赛,赛季就将进入冬歇期,到时联赛赛程也恰好过半。马迪堡已经稳获坊间俗称的冬季冠军或半程冠军,而德乙联赛前十几年的冬季冠军无一例外都在季末冲上了德甲。整个半岛都洋溢着快乐和轻松,一切都顺利的按计划前行着。

    卓杨骑着他的玉狮子,前面大车筐里卧着赛虎,一人一狮一虎通过长长的栈桥驶向半岛。

    卓杨是带着赛虎去吃腊肠了,自然是晓青姑娘请客,饭量依次是赛虎-卓杨-李晓青。赛虎经过这几个月马迪堡人的倾情喂养,早已不是刚来时那个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脏狗狗了。现在的边牧,膘肥体壮,毛色通体发亮,四肢奔跑有力,狗眼炯炯有神,真是人见人爱的狗东西。

    现在不但马迪堡的球迷已经把赛虎当成了球队的一份子,就连遥远的中国都知道卓杨有这么一条名字土得掉渣的边牧犬。不过虽然土归土,但‘赛虎’这个名字还是在广大中国球迷那里得到了广泛认同,喜闻乐见接地气。

    到了该去球队里训练的时间,人虎狮告别下午还要工作的李晓青,往半岛方向赶去。卓杨经常带着赛虎出来溜弯,也不局限于半岛上,想去哪了就去哪。赛虎一路跟着他跑,跑累了就跳上玉狮子的大筐,舒舒服服卧在里面,张着大嘴跟迎面而来的风较劲。

    刚骑过俱乐部综合大楼,对面就看见刀疤走过来,嘴里还在嚷嚷。

    “卓杨,我找你有事,啷个电话也不接嘛……”

    一把刹车,玉狮子停在了里贝里跟前,卓杨刚想掏出手机看个究竟。也不知是腊肠吃得太多,还是自行车有些颠簸,赛虎突然‘哇’呕出一口消化了一半的肉肠来,卓杨和刀疤顿时都愣住了。

    半晌,卓杨才怔怔地对里贝里说:“我操,刀疤,你是长的得有多丑?狗见都吐了。”

    刀疤:“……”

    在训练场边白桦林里的长椅上,刀疤对卓杨说了找他的目的。

    “卓杨,我想好喽,你来给我当伴郎。”

    里贝里求婚成功以后,通过与老爸和未婚妻商量,他和瓦西芭决定在明年夏天举行婚礼。届时,他们俩都二十一岁了,年龄不算太小。关键已经相恋这么多年,二人郎情妾意,早都是一个非你不娶一个非你不嫁。

    欧洲人和中国人对待爱情和婚姻的区别在于,欧洲人把上床不当回事,但对于结婚却非常慎重,谈恋爱和结婚根本就是两码事。有的恋人都在一起十来二十年,孩子都生一大堆了,但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走进婚姻。也许欧洲人是因为宗教信仰和法律条文的关系,结婚对于男女双方都是一道心理关口,想顺利跨过也是挺难的。

    中国传统文化里,上床就是要和你结婚,所谓以身相许。对待性很严谨(曾经是),对于婚姻却有很多感情以外的附加因素,从三转一响到车子房子票子。

    不过也说不上哪种模式更好,反正现在全世界的离婚率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更从一而终。

    “你怎么想起找我了?”卓杨还没有从刚才赛虎灵机一吐的搞笑中出来,依然用手比划着俩人的身高和里贝里打趣:“你好歹找个屠夫那样的,多少也能衬托出你些许的英明神武呀!”

    刀疤:“……”

    打趣归打趣,既然是兄弟的盛情相邀,卓杨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无论他夏天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都会答应,什么事情也没有自己兄弟的婚姻大事更重要。而卓杨也因为这一次的伴郎经历,开启了一段令他哭笑不得的艳遇。

    婚礼具体时间定在了明年七月下旬欧洲杯结束以后,也方便足球圈内的朋友前来。地点就在法国巴黎刀疤的家中,里贝里出生在巴黎的布诺涅。不过他们全家现在已经离开了那个充满暴力、毒品和妓女的郊区,在巴黎近郊安顿了一套新住宅。

    至于为什么不把婚礼安排在美丽的汉诺威,其中的缘由大家都心知肚明。除了刀疤和瓦西芭的亲朋好友都在巴黎,到了明年夏天,里贝里铁定不在马迪堡了,再把婚礼安排在这里多少就有点无厘头。婚礼结束后,刀疤直接带着瓦西芭就去新东家那里了。

    除了卓杨,其余五位剑客即将要离开半岛的事实,俱乐部上下全都已经默认。事实上,马上到来的冬季转会期,五个人就已经收到了雪片似递过来的邀请,不过,所有的转会都要到明年夏天才会考虑。这是五人和马迪堡达成的共识,也是他们经纪人拉伊奥拉的安排。

    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的承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