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上) 一家三口抵德国

    德国的天气,像是个喜欢时间节点的金牛座男人,总会在约定好的时间发生一些约好的事情。冬歇期刚刚到来,这个冬天的雪也悄然而至。而在去年,也是在冬歇期的头一天,下起了第一场雪。在那场雪里,有许多故事。

    卓杨不是金牛座,但他也是一个喜欢给自己定出时间节点的人。然而在这种时间节点的计划里,他又表现的很随性。卓杨其实就是一个比较矛盾的人,但谁又不是呢?

    卓杨是一个人来到法兰克福的,他来这里接自己的家人。国内没有直达汉诺威的航班,需要经过法兰克福这个欧洲重要的空港转机。老爸原本让他在汉诺威踏踏实实等着就行,一家三口根本就把这点周折没当回事。但卓杨还是坚持要前来法兰克福,陪着家人一起回到汉诺威。离开家人已经一年半了,哪怕能早几个小时看见,心里也是暖的。

    李晓青本来是要陪着他一起来的,卓杨笑嘻嘻地问她:我该怎么介绍你?晓青姑娘面子薄,想了想也就算了。

    程浩原本也是要来的,也是想了想,毕竟自己是记者身份,虽说和卓杨的关系非同一般,但这是属于卓杨全家私人的时间,就算关系再好也要有分寸。于是,卓杨单枪匹马来到了法兰克福。

    航班落地还有一段时间,卓杨办理好所需的一些手续,开始了望眼欲穿的等待。

    上半赛程最后一场比赛结束,球队在翁特哈兴就地解散,队友们四面八方四散而去,离着圣诞节没几天了。俱乐部也随即放了假,不过因为规模扩大,即便放假也不再像去年那样人迹罕至,有许多必须的人员留守值班。

    音乐大学也放了寒假,卓杨吸取了教训,提前早早打好招呼,预留了一间练琴房给自己,正是那间“卓杨练习室”。

    卓彤彤一家三口经过十个小时多点的飞行,一路上追着太阳。大清早从北京起飞,到了德国恰好是中午时分。三个人随着人流走出接机口,一眼就看见站在那里的卓杨。

    儿子长高了,也结实了。杨虹心说。

    臭小子,瞧你笑得那开心样。卓彤彤心说。

    嘿,会穿衣服了,像个小帅哥了,不是以前那个小屁孩的样子了。卓秋天心说。

    “妈,爸,姐。”卓杨叫完人,抢过家人的行李车,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傻笑。卓彤彤和杨虹本来有一年半的思念和话题,此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微笑看着儿子。杨虹给卓杨整了整围巾,卓彤彤使劲拍了拍卓杨的肩膀。只有卓秋天不停地问。

    “哎,卓杨,又长高了呀?伙食不错嘛。大衣什么牌子?挺有型儿的,哪买的呀?你现在比姐都高出这么多了呀。箱子里有正宗老铁家腊牛肉,你是现在吃还是一会儿吃?毛衣要是白色你说会不会更好看?**的时候你们学校查体温吗?你们足球运动员干嘛不穿运动服啊……”

    在相邻的航站楼里,因为距离转机的航班还有一段时间,卓彤彤一家三口坐在机场咖啡厅里休息。看着卓杨跑前跑后办理各种手续,熟练的和各种人员打着交道,杨虹不由得有些唏嘘:儿子长大了。

    以前卓杨随家人出门,完全就是甩手掌柜,什么都不操心,什么也不管。经过这一年半的独自生活,他已经习惯了主动去处理所有问题。而且从家人的视角来看,卓杨已经完全融入到了德国社会的生活当中,一个东方面孔在这里,丝毫没有不和谐的感觉。这是一种感觉,仔细看卓杨又没什么不同,但心里就是觉得以前事无巨细都要替他操心的儿子,今后可以为这个家撑起一角了。

    从法兰克福到汉诺威需要的飞行时间并不长,几十分钟而已。下午,他们就来到了汉诺威。

    前来迎接他们的是李晓青、赵雪和程浩。

    “妈,爸,这是晓……李晓青,……朋友,也是我的音乐会主办方之一的鼎煌集团的代表。”

    卓杨一家都是人精,立马就从简单的话里听出了味道。杨虹微笑着打量李晓青:好漂亮的小丫头,配得上我儿子。

    卓彤彤心说:可不是吗,儿子今年也十八岁了。臭小子还挺会挑。

    卓秋天走上前去:“晓青啊,我是卓秋天。我箱子里有给卓杨捎的腊牛肉,你要不要吃点?可好吃了……”

    “真的吗?我就喜欢吃牛肉。哎,秋天啊,我给你说噢,汉诺威这的牛肉也很不错呢,尤其有一家牛扒,那味道绝了。还有一家白肠……”

    “真的吗?真的吗?离得远吗……”

    卓彤彤、杨虹、卓杨、赵雪、程浩:“……”

    再把赵雪和程浩介绍给自己的家人,卓杨的语气就非常自然了。当听说国内那些报纸上吹捧卓杨的文章都是出自眼前这个小伙子之手,卓彤彤和杨虹立马就不把程浩当外人,而程浩也是超级会说话会来事的人,几分钟时间下来,全都是自己人了。

    卓秋天和李晓青一见如故,两人拉在一起叽叽喳喳个不停。这头卓彤彤见开车的是程浩,就对卓杨说:“卓杨,你来开车,让我看看你的技术怎么样。”

    卓杨早就给父亲说过自己会开车了,只不过家人都不知道他的那场官司。不过,现在卓杨可不算无证驾驶。

    那场官司过后,卓杨就打定主意要在最短时间内拿上驾照。询问了知情的人后,他才知道德国拿驾照根本不像国内那么复杂。在抽出时间完成急救培训之后,卓杨马上申请了驾照考试。

    考驾照那天,考试的警官也认识卓杨,还是他的球迷。上车前俩人嘻嘻哈哈寒暄了一阵,一进到车里,警官立马严肃了起来,脸拉得比茄子还长。以卓杨的大脑神经能力,竟然差点没适应过来。德国警察就是这样,熟归熟,制度归制度,整个路考过程一丝不苟,不允许有任何瑕疵。

    不过再怎么严格也难不住卓杨,他完美完成了所有考核和测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