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下) 红男绿女度圣诞

    一切程序结束,警官走下车来,脸上的笑容‘唰’一下又堆满了,就好像刚才车上那个根本就不是他,继续跟卓杨嘻嘻哈哈,卓杨好悬又没反应过来。事后也挺替警官可惜:阿sir,您不去唱川剧糟践了天赋。

    考完当天,卓杨就拿上了驾照。瞧瞧人家德国政府机构的办事效率……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讲,现在开车对卓杨来说就不叫事儿。一行人抵达汉高斯堡酒店,卓杨全家就下榻在这里。父亲满意的对儿子说:“不错,开车水平还不错。卓杨,你要的驾照我给你办好了,回去我就能放心给你了。”

    卓杨拿到德国驾照后,想起回家有时候开个车也方便,就琢磨着在国内也弄个驾照,他现在十年怕井绳,想起无照驾驶都犯怵。虽说凭着德国驾照也能换,但他现在哪有那个时间。

    闲聊的时候他把这个事情给父亲一说,老爸满口答应:交给我了。卓彤彤的人缘多好呀,再说大院本身就有面向社会开办的驾校。所以,手续齐全的卓杨办理国内驾照在父亲那里根本就不叫事儿。

    吃过饭一家三口先去休息倒时差,四个不需要倒的人分成两对各自聚堆儿。卓杨和晓青就在大套房里聊啊聊,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都已经很晚了,两个犯困的人,两颗脑袋都碰在一起快睡着了,可谁也不愿意先走。

    隔日,按照行程计划,卓杨陪同父母参观了自己的学校,当然忘不了烧包的去看看他那间“卓杨练习室”,并给家人进行了汇报表演。随后众人兵分两路,李晓青和赵雪带着卓秋天去逛街,卓杨和父母先去拜访了老教授阿里·瓦迪,程浩做全程采访记录。

    阿里·瓦迪教授见到杨虹很开心,他曾经在中国指导过卓杨的母亲,至今他的影集里还存有两人的合影。卓彤彤赠送给教授两幅中国现代名家的字画,老人家展开画卷竟然讲解得头头是道。

    随后,自然是去拜访卓杨的导师、音乐大学钢琴系二把手——卡尔·诺曼教授。

    随着卓杨音乐上小有成就,获得舒曼国际金奖,杨虹也已不再怨恨诺曼教授怂恿卓杨去踢足球了。卡尔·诺曼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是真怕杨虹的狂风暴雨。卓彤彤郑重向诺曼教授表示了感谢,感谢他对儿子的倾心栽培,并热情邀请他去中国私人访问,杨虹给诺曼教授赠送了两罐来自中国武夷山的茶叶。

    宾主在愉快和融洽的气氛中进行了会晤,会后双方一起共进了午餐。

    下午,拉伊奥拉终于见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卓将军’,两人都是见多识广长袖善舞之人,见人见鬼品学兼优,不一会儿就聊得相见恨晚。

    几乎所有的商店都摆着圣诞树,有的放在门口,有的摆在大厅。圣诞树呈塔形,穿着一件绿衣裳,身上挂着的一个个小铃铛,轻轻一碰,叮当、叮当发出动听的声音;金色的小灯,好像天上眨眼的星星;五颜六色的小灯笼,一闪一闪的,美丽极了!

    微微轻风似柔情,片片雪花似礼物,闪闪灯光似心灵,悠悠歌声似祝福,圣诞节又到了。

    和去年一样,还是在汉高斯堡酒店里,还是李晓青通盘筹备。不过,今年的人多了不少,吃的喝的也比去年多出很多。晓青的宗旨,不怕浪费,万一不够就丢人了。光烤鹅就准备了两只,大家看着比乳猪还大的两只金灿灿的鹅,都有点被吓住了。

    先按照西方的规矩,大家互赠礼物,乱七八糟不亦乐乎。晓青这次送给卓杨的礼物是一款judith-leiber太阳镜,卓杨问她:你不是给我买过两副了吗?那两个还挺好呢。晓青白了他一眼:那两个是夏秋款的,这个是雪地款。土包子!

    随后,卓彤彤别出心裁,给在场的五个晚辈一人一封红包,权当压岁钱。钱倒不多,图个喜庆,几个人都乐呵呵地揣进兜里,眼尖的卓杨总觉得李晓青的红包要比别人厚些。

    酒足饭饱之后,又剩五个年轻人在客厅里不着边际的聊天,漫无目的地喝酒。卓秋天和李晓青太能说到一起了,叽叽喳喳成了主旋律。卓杨和程浩互相吹牛互相损,插诨打科气氛欢乐。

    看着李晓青微醉泛着红晕的脸颊,美目顾盼生辉,卓杨想起去年圣诞夜他和晓青那荒唐又温馨的一晚,不由心中一荡。李晓青也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卓杨的眼神里波光潋滟,娇羞中饱含暧昧。

    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偷偷瞟一眼对方,目光中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有多少酒后乱点鸳鸯,就有多少酒醉恩爱好事,美酒谱写了无数爱情男女赞歌。

    然而,酒可载舟,亦能覆舟。五个年轻人在欢乐和美酒的圣诞夜里,心怀鬼胎者不停喝酒,同样不停喝酒的其他人也在酒精的麻木下没有注意到某些人眼神中的眉目传情。于是,所有人又喝大了。

    赵雪摇摇晃晃回房间倒头就睡,卓秋天和李晓青手拉手跌跌撞撞摸进卧室同榻而眠,卓杨和程浩一人一条沙发呼噜此起彼伏。

    雪飘来的时候,大地的万物静立不动,雪地里的人们和远处的树木构成一幅清纯的淡水墨画,不用太多的渲染也是一种少见的纯美。雪无声地飘着,象轻柔的小手,掠过宁静的眼眸,滑入如水的心境。曾经的无耐与浮躁,曾经的烦燥与苦闷,这时被纷纷的雪花轻轻拂去,在大地的某个角落,在冰封的小河旁,在如幕的原野里,在凛冽的寒气中,让思想静静地沉默。

    在雪中,生命原来可以如此单纯,心情原来可以如此宁静。

    圣诞节过去,而雪还在,白色的假期还在。美丽的西尔维亚小姐受马迪堡俱乐部主席安格斯·马伦的委托,来邀请卓杨一家前往半岛上访问做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