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下) 国王的幻想世界

    新年的钟声响起,公道世间唯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东西,每个人面对它的流逝都只有一声无奈的长叹。

    然而,这个新年却是卓杨期盼已经的日子。这一天,也是汉诺威城市的节日。新年第一天,汉诺威音乐大学二年级学生、舒曼国际钢琴大赛金奖、马迪堡足球俱乐部队长,卓杨的首场个人钢琴演奏会,他人生的首场新年音乐会,在汉诺威市政音乐大厅隆重举行。

    国王的幻想世界卓杨新年音乐会!

    这个音乐会的主题名称是拉伊奥拉提议和力主的,用来把卓杨n的称呼更加深入人心,也让卓杨的音乐形象和足球形象形成一种呼应。

    不光卓杨的家人,这一天,他在欧洲的朋友全部来了。六剑客自不必说,不莱梅前锋米洛斯拉夫克洛泽,德国国家队队长米夏埃尔巴拉克,矮脚虎托马斯哈斯勒,东德酷哥斯图伯纳尔,已经退役的希腊老帅哥卡利特扎斯基,渣叔克洛普,图赫尔。能赶来的队友全来了,安格斯马伦率领着俱乐部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

    世界足坛重量级人物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先生也应邀而来,不过,曼彻斯特的弗格森爵士婉拒了邀请:卓杨啊,实不相瞒,第一我不喜欢德国人,第二我实在听不懂钢琴。我就喜欢赛马,你要不要来看看的我的马?我的直布罗陀岩石,娘希匹跑起来那叫一个快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足球界人士参与最多的一场古典音乐会,然而也可能是有史以来传统古典音乐界之外关注度最高的一场严肃音乐会。

    因为卓杨的双重身份和国籍,今天来的新闻媒体不但有两国文化交流方面的,还有官方外交媒体,更不用说来自两个国家的足球记者们。反正各找各的侧重点,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

    马克文斯特那帮同学,大sb那帮能凑得上来朋友。阿里瓦迪和卡尔诺曼两位bss级教授不但率领音乐大学教授团队全数抵达,这两位著名钢琴家今天还是卓杨的演出嘉宾。

    卡尔诺曼是早就定了的,因为太现成了,不用白不用。业内牛人,名气巨大,再加上这层私人关系,不用过脑子就能确定有他一个。而阿里瓦迪教授则是毛遂自荐主动贴上来的,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像阿里瓦迪这样在全球钢琴界东邪西毒一般的人物,能到现场听你弹个一曲半首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谁也没敢想去请他老人家慢移金山。

    瓦迪教授叫来卓杨:小卓杨啊,我想去你那个演奏会上弹几个小曲子,行不行啊?

    卓杨当即说:爷爷,那咱可事先说好,您得故意弹差一点。要不然谁还听我打铁呀

    另一位嘉宾,在严肃音乐界的地位远不能和这两尊神相比,但在全世界坊间的知名度却能把这两位教授甩出去十万八千里理查德克莱德曼。

    今年五十岁的法国钢琴艺术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可能是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钢琴人了,他影响了中国无数家庭和孩子,十几亿人的中国因他而刮起一股钢琴热潮,而且这种影响一直到十几二十年后也不曾衰退。

    然而,克莱德曼却又是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这种争议正是来自严肃音乐界。正统古典音乐人士抨击他的音乐哗众取宠,嘲笑他并不高深的演奏技法。古典音乐认为克莱德曼的音乐不纯净,刻意去迎合听众,而且是门外听众。他们认为克莱德曼用现代技法和配乐去诠释古典音乐,是对音乐的亵渎。

    我们无法去评价这种争议,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克莱德曼对钢琴普及作出了巨大贡献,他让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第一次有了互相融合的可能。虽然这种融合还显得很稚嫩和不伦不类,但克莱德曼做出的尝试值得赞赏。

    也正是因为这种争议,克莱德曼在古典严肃音乐界内倍受打压,钞票赚到手软的同时却又毫无音乐历史地位。但阿里瓦迪和卡尔诺曼两位教授却都是心藏浩宇之人,他们虽然也认为克莱德曼对音乐的理解不够深厚,演奏水准也难登大雅之堂,却很欣赏克莱德曼对古典音乐普及和推广作出的贡献。

    我不赞同你,但我尊重你!

    两位教授可以说是理查德克莱德曼在传统音乐界内的后台,帮着他抵挡了很多恶意和狭隘的攻击。卓杨音乐和足球双重身份,有了让其音乐面对更广泛人群的听众基础,这一点也恰好是克莱德曼的优势。而克莱德曼和卓杨同台,也是一次严肃音乐和通俗音乐交流的尝试。

    于是,一接到二位大教授的电话邀请,克莱德曼套上柜子里的演出礼服就来了。

    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确是一位非常敬业的职业钢琴人,他在和卓杨的排练过程中一丝不苟,甚至对钢琴摆放的位置和角度都已经吹毛求疵了。但也正是他这种把音乐传递当做首位的职业精神,让卓杨受益匪浅。

    新年第一天的上午,卓杨精心准备的十六首钢琴曲在演奏过程中无一瑕疵,在几万人球场内自如驰骋的他,在几千人的音乐大厅里同样挥洒由心。卓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演奏中,将他对每一首乐章的理解表达得淋漓尽致。

    从他熟悉的舒曼,到他喜欢的肖邦,他神往的贝多芬、李斯特。不同风格的独奏和协奏,卓杨的演奏水准再一次获得业内的认可,他的每一曲乐章结束,都会迎来全场雷鸣的掌声。

    老顽童阿里瓦迪的演奏诙谐幽默,七十多岁的老人在钢琴上耍宝卖萌却显得如此感人和纯真。卡尔诺曼熟练地和音乐厅里的听众互动,古典音乐和轻松段子相得益彰。

    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了两首他的标签曲目,简洁又音色辉煌,充满了诗情画意的音乐引来全场的共鸣。

    当舞台上被摆放上一金一黑两架钢琴,卓杨和克莱德曼共同演绎了中国改编名曲梁祝,古典与现代的合作,严肃与通俗的协奏。

    最后一曲,事先毫不知情的杨虹被卓杨请上台来,他邀请母亲和自己一起联奏德彪西月光曲,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一首曲子。

    和儿子一起演奏完最后一个音符,听着全场如潮的掌声,看着女儿卓秋天献上的鲜花,看着丈夫深情的微笑,坚强的杨虹眼睛湿润了。此生无求!

    国王的幻想世界获得巨大成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