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上) 一个女孩离去了

    “恭喜你,卓杨。”所有人都在祝贺他的音乐会成功,拉伊奥拉自然也一样,而且这个成功也是胖子的成功,因为音乐会是他一手负责承办。

    “虽然我对钢琴不了解……,其实我对所有音乐都不了解,但我还是觉得你弹得真好听。祝贺你,卓杨,我的朋友。”音乐会的巨大成功,让拉伊奥拉异常兴奋:“你的父亲和母亲都很满意,卓将军和杨教授都以你为荣。我的朋友,咱们还要继续下去,我要为你不停地举办音乐会,全世界巡演……”

    卓杨安静地看着拉伊奥拉像个话唠一样喋喋不休,看着胖子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他清楚地知道这半年里拉伊奥拉为了这个音乐会花了多少心思,做了多少细致的工作。

    “……咱们要充分利用你的假期,去中国,去美国,去全世界。我的朋友,你不仅仅是球员里钢琴弹得最好的,还是钢琴手里足球踢得最好的。将来你还会是最好的足球明星,还会是最伟大的钢琴家。卓杨,我的朋友……”

    “胖子!”卓杨打断了拉伊奥拉的浮想联翩:“胖子,谢谢你。”

    “……朋友,咱们是朋友。”拉伊奥拉说这话的时候很自豪。

    “胖子,我缺钱,我还缺名气。”卓杨还是很郑重的对拉伊奥拉说。

    拉伊奥拉:“……”他有点不明白:卓是要问我借钱吗?“没问题……”

    “胖子。”卓杨再一次打断拉伊奥拉的话。

    “我需要赚很多钱,我需要成为大明星,我需要一个经纪人。胖子,你愿意做我的经纪人吗?”

    “……”拉伊奥拉大脑当机,当场愣住。随即,他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上帝啊,真主啊,释迦摩尼如来啊,太上老君灶王爷,我不是听错了吧?

    拉伊奥拉和卓杨拥抱在一起,欧洲活雷锋修得正果。

    “过两天我就要回中国一趟,咱们今天就签合同吧。要不,你把空白合同拿来,我先把名签上,里边内容你随后慢慢填。”

    拉伊奥拉和卓杨一起放声大笑,笑声震得窗外橡树上的积雪扑簌簌往下掉。

    当天晚上,卓杨正式和拉伊奥拉签订经纪人合同。合同文本标准而规范,但卓杨根本没有翻开看,只是不停地在需要签名的地方写下大名,一点都不像一个职业的欧洲工作者,活脱脱中国古代江湖草莽人士。而拉伊奥拉也因为成功签下卓杨,在此后二十多年里,胖子一直力压其他经纪人大鳄,始终排名世界足坛第一。

    ——你喜欢冬天吗?但是我不喜欢。为什么?因为冬天没有了斑斓的色彩,也几乎没了生气,处处都显得凋零和枯萎。那凛冽刺骨的寒风让你胆颤,我只能被那单调的色彩所包围。所以在这漫长的冬季里,只好躲在屋子里,期盼那迟迟不到的春天!

    音乐大学校园里,美丽的姑娘拉着两只大号行李箱,她的金发在午后冬阳下熠照出圣洁的朦胧。

    ——往事是尘封在记忆中的梦,而你是我唯一鲜明的记忆,那绿叶上的水珠,是思念的泪滴。

    她走出音乐大学的校门,驻足回头看着自己熟悉的校园。

    ——青春是阵偶尔滑过的风,不经意间,已吹得我泪流满面。

    美丽的姑娘站在街边等待计程车,目光可及的远处是那条流淌的运河。

    ——运河在我记忆中是个忧伤的符号。

    瑞莎科娃要离开了,她在放寒假之后一直滞留到今天,是为了去听他的音乐会。她看见了他的家人为他骄傲,她也在为他骄傲。听完他的音乐会,她就要离开了。

    去年她也是在新年的第一天离开了他,今年也是。然而,这一次离开,她再也不会回来。

    她毕业了,他知道她毕业了。

    去年的那次离开她哭肿了眼,今年的离开,她无波无澜。去年今天,她恨他,她怨他。今年今天,她为他祈祷,祝福他,她爱他。

    这是一座让她永生难忘的城市,然而,这个城市她从此后却再也没有来过。

    瑞莎科娃走了,像去年一样,在新年的第一天她飞走了。无论对这个城市和学校有多么留恋或者深恶痛绝,她都走了,而且此后一生再也未曾踏足汉诺威一步。这个城市、这个校园里的一个男人,彻底改变了她。她走的时候,没有留恋,却有思念,没有怨恨,却有不甘。

    她带走了嘲笑、鄙夷和唾弃,也带走了自尊、高贵和心中的爱。美丽的瑞莎科娃或许不知道,在遥远的中国有一句佛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瑞莎科娃也一定不知道,中国还有一句俚语:贞妇失节不如老妓从良!

    瑞莎科娃是个美丽的姑娘,而且这种美丽日久弥新,从不曾褪色。

    此后,好莱坞知名独立音乐制作人,伊迪丝·安托瓦妮特·瑞莎科娃,终身未嫁。

    当航班从汉诺威市区的天空飞越,飞过汉高斯堡酒店上空的时候,正在和一屋子人说笑的卓杨,突然感觉一阵阵莫名的失落,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永远丢失了一样。他走向房间外面的阳台,两年多没有再抽过烟的他,这个时候忽然很想点燃一根烟。

    飞机从他头顶上的天空划过,飞往东方。

    他和她的故事结束了吗?

    谁知道呢!

    李晓青步履轻柔来到阳台上,她站在他的身旁,随着卓杨的目光看向天空,然而那里什么也没有。

    “你……怎么了?”

    “不知道,突然……觉得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晓青,你陪我一会儿,好吗?”

    “嗯。”

    天空的尽头,一架飞机慢慢消失在那里。

    “卓杨,快进来吧,外边冷。斯温伯恩先生和蜜黛尔来了。”姐姐卓秋天在叫他。

    看见蜜黛尔快乐纯真的笑容,卓杨心里的空荡荡瞬间消失,被小天使的欢乐填满了。刚才的音乐会上,每一首乐曲结束后,就属小丫头鼓掌最起劲,估计小手都拍肿了。

    然而,在卓杨和母亲联奏的音乐会最后一曲结束后,全场长时间起立鼓掌,却有一人没有拍手,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看向他的那一双眼睛,盈盈秋水里柔情似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