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下) 两个吃货回家了

    音乐会圆满成功,接下来,就该回家了。

    原本卓杨打算陪家人在德国和欧洲旅游一番再回去,可父亲没有时间。卓彤彤是现役军人,而现役军人因私出国有复杂的制度和繁琐的手续,还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卓彤彤对杨虹说:到时候我先回来,你和秋天玩够了再回来也不迟。但杨虹坚决不答应:一起去一起回,欧洲有什么好玩的?我又不是没去过。

    杨虹这是舍不得离开丈夫,这一年半的二人世界让她如痴如醉,两口子黏得就像二十年前初恋的时候。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卓彤彤和杨虹人到中年,浓郁的爱情早已化为刻骨的亲情,儿子闺女逐渐长大自立,他们在岁月中相互依偎在一起,两颗心紧紧拥抱陪伴着,人生之路上已成为一体,再也不能分彼此。

    杨虹对卓秋天说:我和你爸先回来,你跟弟弟玩够了再回。

    卓秋天也不答应:以后再说吧,卓杨假期本来就不长,多在那边耽误几天,到时候回家就急匆匆的。咱们一起去一起回,我才多大呀,欧洲又没多远,日后抬腿就去了。

    于是,新年过后没几天,一家人回到了中国。一起走的,还有李晓青、赵雪和程浩。一群人浩浩荡荡,应该说一路上不会寂寞才是,可卓杨却很孤独。父亲和母亲坐一起说起话来没完没了,也不知道夫妻两个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说。晓青和卓秋天继续叽叽喳喳,活似两个话痨。程浩和赵雪头挨头唧唧我我,十来个小时嘀嘀咕咕实在招人恨。

    只有卓杨到哪一堆也插不上话,索性闷头睡大觉。也不知道谁给他盖上了一条毯子,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淡香扑鼻。

    剪断截说,航班在北京落地。一行人就此分道扬镳,卓家四口自然是转机回西安,晓青和赵雪这算是到地头了。程浩要先赶往长沙,去《体坛周报》总部向领导汇报工作,他也一年时间没有回国了。

    坐上父亲派来接她的专车之后,李晓青终于不管不顾眼睛直勾勾盯着卓杨,直到车子已经开出很远,直到晓青姑娘拧得脖子生疼。

    看着晓青走远,卓秋天也终于迫不及待地问:“卓杨,你到底和晓青是啥情况啊?”正在低声私语的卓彤彤和杨虹话题戛然而止,一起转头看向了儿子。

    按照事先约好的,卓杨在机场汇合了九山,两个人见面的拥抱就像是撞在了一起。

    “我操,你个牲口个子长了不少啊!”

    “我操,你个牲口倒是没胖没瘦,可这身上的肉咋硬成这样了?”

    两兄弟一年半没有见面。各自身上变化太多,也有太多的话要说。

    “唉,刚那个妞长的不错呀,是你的妞吗?你怎么没带个洋妞回来呢……”

    就这样,一路上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回到了西安,海洋正在机场的接机口等着他们。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卓杨和九山俩人离开西安都有一年多了,尤其是卓杨,身处遥远而又人文差异极大的德国,即便他再年轻心浅,也难免梦中对家乡的思念。

    从古到今,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思乡之情,除了牵挂故乡的亲人,更多是体现在了想念家乡的美食上。

    西晋文学家张翰,在洛阳为官大司马东曹掾。某一日,张翰看见窗外秋风卷起落叶纷纷,想起了家乡吴郡的莼羹鲈鱼之美,思乡之情伴随秋风,不由得潸然泪下。张翰毅然挂印辞官而去,千里迢迢返回家乡吴松江畔,营别业于枫里桥。

    从春秋孔子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到郑国公子姬宋的‘食指大动’;从东坡肘子到金圣叹的‘花生与豆干同嚼’;从《金瓶梅》到《红楼梦》;从乾隆数下江南留下的典故到领袖的‘又食武昌鱼’和红烧肉。中国传统文化一直伴随着美食民俗渊远流长,只有中国人把饮食形成了文化,最终达到了一种意境。

    中国饮食流派众多,东西南北喜好千变万化,所谓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何尝不是在说美食。每个中国人对家乡的思念,很大一部分是吃货的思绪。而这种思绪并不局限于川鲁粤闽浙,淮扬湘徽京,它还是母亲的一碗羹汤,也是姥姥手捧的一碗粥。

    除了最开始的两天,此后卓杨几乎就没在家吃过饭,小哥仨东窜西跳,把卓杨已经相思成疾的西安传统美食挨个往过吃,时不时用火锅调剂一下口味。看着儿子每天都不怎么着家,到了天黑才带着一脸醉意回来睡觉,杨虹皱着眉头对丈夫说:“要不然,还是让他提前回德国吧?”

    满打满算卓杨也只能在家待上两个星期,九山更惨,他连一个星期都不到。军队里兵役改革后,两年制的义务兵全部取消了探亲假,南伟民连长能给九山放这么几天假,也多少违反了一些规定。

    胡吃海喝了几天后,卓杨见母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家里的气氛有逐渐恢复到他出国前的那种样子。毕竟懂事了一些,卓杨虽然还是吃在外面,但也尽可能每天早点回家,和父亲说说话,跟母亲弹弹琴。于是,杨虹又逐渐多云转晴。

    这天,卓杨开着车,带着九山和海洋,三人向西安市东南郊外驶去。

    车是一辆白色捷达,卓彤彤去年新买的,里面多少也有一点卓杨的经济贡献。卓杨父亲的驾龄很长,但在2004年以前,中国的私家车在普通家庭中并不普及,卓彤彤也是在儿子能自食其力后,狠下心来购置了这款口碑很好的捷达。至于选择白色,是因为在还没有创卫之前的西安,灰尘比较大,白色车子显得耐脏。每到周末,两口子开着车巡山访农,悠闲自得要多恩爱有多恩爱。

    卓杨有驾照,九山也会开车,他们特务连就没有不学的,坦克他现在都能飙着跑,只不过九山的军照还没有办下来。

    小哥仨一大清早是要去白鹿塬,因为今天是老穆刑满释放出狱的日子,他们要去接自己的兄弟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