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下) 送哥们海洋烦心

    一年半以前,卓杨和九山差不多前后脚离开了西安,老穆倒是没离开,可就数他最遥远,海洋却一直待在这里,他和昔年的球友之间还有着松散的联系。快两年没跟这哥俩在一起踢球了,海洋便试着联络了当年的几个人,谁知一传十很快就约好了,连双方的替补都有富裕。

    果然都是些熟人,全都是卓杨出国以前的那帮球友。卓杨从十二岁就开始在外面踢野球,久而久之,经常在一起踢的人就慢慢形成了相对固定的一支球队。这些人年龄差距很大,卓杨、九山和海洋仨人算是最小的,其他人从二十出头到三十多快四十都有,标准的野球队风格特点。(马迪堡的年龄差距好像也有这么大……)

    鼓手张爷、铆工老吴、银行晓朱、麦霸张二、中尉尚蔚、包工头大杨、小饭桌辉哥、光头屈蛐、说话没有标点的老石、村办会计柯子、明衙内……,三贼自然是不会缺席的。对面也都是一些熟面孔,差不离那些年都见过。总共来了二十多人,再加上跟来的妞和女人,围在场边都有点小运动会的感觉了。

    每个人都和卓杨寒暄合影,手机拍,卡片机,就连炮筒子单反都有五六部。乱糟糟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开始十一打十一的标准场子。

    按照老规矩,九山守门,海洋后卫,卓杨随意,老穆看热闹。哥仨还都穿着当年的那些行头,一起踢的也都还是那些人,老穆也还是带着妞笑嘻嘻地在旁边看。恍惚间,卓杨有了时空穿越的感觉,一切都好像还是两年前的样子。

    但还是有了很大的不同,卓杨不再满场欺负人,只是接球出球随便跑跑。其他人也都客客气气,不再脏话废话满天飞。对手也不再瞎嚷嚷: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啊。大家都踢得一团和气,卓杨拿球根本就没有人来抢,卓杨也根本不去过人。

    就连老穆在比赛结束后,也不再带着他的妞玩消失,而是和大家一起去吃饭喝酒。

    隔天送走了返回部队的九山,海洋不由得长叹一声:唉——

    九山和莹子那件事一直在他心里是个疙瘩,好几次想对九山坦白从宽却怎么也张不开嘴,愁得他都开始脱发了,一薅一大把。直到九山乘坐的火车都已远去,海洋也没能狠下心把这事儿说出口。能说会道号称‘苏秦在世’的海洋,处理人际关系游刃有余的他,这一次有点没法面对这场事故,没法去面对九山。

    “好好的叹哪门子气呀?你这是舍不得九山还是舍不得他的酒量?”有些奇怪的卓杨问他。

    海洋很反常的没有接茬抬杠,而是沉默了一会,又给自己和老穆把烟点上。

    “……有件事……,你们还记得莹子吗?莹子当年和九山……”

    海洋的口才绝对不是盖的,虽然话说得结结巴巴,但却把整件事情的经过讲述得清清楚楚,卓杨和老穆早就听得目瞪口呆,被雷得外焦里嫩。

    “我操,原来九山和莹子当年见面就掐,一天三吵……”卓杨和老穆根本没想到事情原来是个段子。“根源在这里……,海洋,你……大手笔。”

    “我他妈……,我咋给九山说嘛!唉——”海洋又一声长叹:“九山要是想揍我一顿,我绝对认了。他要真能揍我一顿也好啊,唉——”

    “你们帮我出个主意,想想怎么给九山解释。”海洋祈求的眼神看向卓杨:“要不,卓杨,你去给九山说?”

    “……”卓杨挠头了:“我也没法说呀,两个人都快成死仇了……。再说,还有莹子那头,莹子可跟咱们关系也不错。”

    “唉——!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以后咋见九山和莹子嘛。”海洋是真发愁。

    “说,必须得说,还要尽快说。拖得时间越长疙瘩越深,早说早利索,没准九山和莹子还能成。”卓杨斩钉截铁:“必须要说!不过,我帮不了你,你……。哎,老穆,要不你出马?”

    海洋渴望的目光又转向老穆。

    “不说,我觉得不说为好。”老穆出乎意料地持反对意见:“九山要是跟我一样在泡妞,玩玩而已,那说了没多大关系。可九山是个心里有数的人,过去是初恋,现在他就是冲着找媳妇找老婆去的。他和莹子不合适,莹子不适合他。莹子是个外柔内刚的女生,九山是外刚里更刚,他要的是内外都柔的女生才行,他们不合适。”

    老穆的一番话又把卓杨和海洋说愣住了,在琢磨女人方面,他们和老穆差得很远,中国队和德国队的差距都不止。

    “别说了,就让九山和莹子稀里糊涂下去,爱掐继续掐,反正他俩掐完就完了。再说了,现在俩人都不在一起了,想掐也没机会,这样挺好。”

    哥仨可不知道,九山也没给他们说,两个人两个月前才又掐了一场。

    “相信我,给九山和莹子说清楚,他俩也好不到一块去。就算当年没这么一档子事儿,他俩也很难走到今天。莹子,不是九山的菜。九山,也不是她莹子能降得住的天。”

    卓杨和海洋总觉得老穆说得没道理,可又根本反驳不了。从他俩内心来说,自然希望九山能和莹子好上。和九山是兄弟,跟莹子也是不错的朋友,这要是能成一对儿,看着都觉得舒服。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还是没有个准注意。海洋继续愁眉苦脸,卓杨和老穆则决定干脆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交给海洋自行处理,说也由他不说也由得他。海洋都没心思说他俩一句:你们两个牲口不仗义。

    时光匆匆,总是在飞驰而过,尤其是在团聚的时候。时间总是这样,你越想去抓紧它,它却就像你指缝间的沙子。

    每年的大雪在春节时如约而至,茫白一片彻底笼罩了古城。长安三月春,忽降一夜雪,有了雪,西安就变成了长安。

    新的一年是猴年,世界上最著名的那只猴子就在中国。每个中国人内心都希望那只猴子曾经真实存在过,因为大圣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谨致敬今何在)

    一千多年以前,在长安的春光里,那只猴子的师傅踏上了漫漫西行之路。

    猴年的大年初二,在西安的大雪中,卓杨也告别家人和朋友,继续他的西行之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