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上) 在机场依依惜别

    2004年的春节比往年要早很多,否则卓杨根本甭想在家过年。德国乙级联赛进入二月就要重燃战火,球队在一月下旬便会重新集中。他作为队长,自是不能迟到,当干部要以身作则。

    和一年半之前不一样,他不再需要父亲把他送到北京。卓杨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告别前来送行的父亲以及海洋和老穆,独自一人抵达北京,李晓青在这里等他。

    原本李晓青想让卓杨提前几天到北京,她想和卓杨单独待几天。可是,今年的春节很寸,卓杨卡着时间,大年初二出发,也只能将将赶上球队集中。如果早出发两三天,卓杨势必不能和家人在一起过年了,晓青姑娘张不开这个嘴。于是,留给她和卓杨单独相处的时间只有在机场短短的三个小时。

    乍一看见李晓青,卓杨很是有些不适应。一直以来在他面前清纯休闲风格的女孩儿,现在是一副标准的成功高端精英打扮,就连一头如瀑的清汤挂面也被盘了起来,小丫头已经化身转型成为了‘ec网络’的李总。

    看见卓杨略显诧异的眼神,李晓青不由得有些焦虑:“我这样……是不是不好看?卓杨……你……不喜欢吗?”

    卓杨当然不会在这个短暂相聚时刻去损这个可爱的姑娘,而且晓青这幅状态也别有一番风味,女强人的范儿,气场更显宏伟了。虽然这并不是卓杨钟情的风格,但他学会了嘴甜。

    “很好看,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百搭的美女,穿什么都这么养眼。晓青呐,你总是美得一塌糊涂……”这是卓杨的心里话?

    听闻此言,晓青笑靥如花,心里那一丝忐忑总算是放下了。为了这身穿着,她也前后思量了半天,只想给他留下一个不一样的印象,她想让他看见自己的努力。

    在机场的音乐咖啡厅里,两人像往常一样聊得自然流畅,各自讲讲回家这几天的经历。晓青没有因为春节而放松,她迫不及待地展开了‘ec网络’的工作,风风火火完全进入了状态。也只有卓杨,才能让她抽出这么半天的悠闲时光。

    随后两个人开始絮絮叨叨的叮嘱对方该怎样不该怎样,遇事别冲动什么的,像两个唠叨的中年夫妻,又像家长嘱咐未成年的孩子。

    只有真正关心和爱你的人,才会去反复念叨这些并不是废话的废话。

    不管再怎么留恋这番似水的短暂相聚,分别的时间终归会到来,时光从不会因为爱情而有半分施舍。

    不走不行了,俩人一拖再拖,再不走卓杨就真赶不上安检登机了。在安检入口的外面,卓杨和李晓青相对站立,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此刻却挑不出一句难舍的诗句。

    两人都知道自己在对方心中有了很重的份量,都已经在对方心里轻轻安放。他们也都知道两人之间需要挑明,仅仅只需要挑明。

    晓青心说:我要让他知道我爱他,要让他听见我爱他,我要告诉他。

    卓杨心说:我爱这个姑娘,我要对她说我爱她。我要吻她,哪怕她身后不远处有三个保镖和秘书瞪眼看着,我也要吻她。

    三个小时的默契,情绪已经积累足够;一年零两个月时间的暗生情愫,爱情似乎水到渠成;八千公里的分别在即,场景经典已然再现。心神激荡之下,卓杨一把抓住晓青的手。

    “晓青……”未待爱意出口……

    “卓杨!这不是卓杨吗?”随着一声惊呼,呼啦潮围上来三四十人,强行打断了两人即将爱的告白。

    一帮也不知道给哪位明星送完行的青年男男女女路经此处,有眼尖的猛然发现了卓杨,一群人连带记者瞬间将卓杨围了个水泄不通,李晓晴的保镖连忙将她护送到了旁边的安全地带。

    卓杨现在国内名气很大,看足球的人没有不认识他这张脸的。而在国内,足记娱记不分家,足球和娱乐圈说也说不清楚,跨界追星的人比比皆是。不过,全世界也都差不多这样。

    卓杨这次回国早就和程浩打过招呼,全程保密,他就想过一个踏实年,程浩只需要在卓杨返回德国后拿着他提供的资料做一个事后报道就行。谁也没成想,最后时刻的暴露打断了和晓青二人诉说衷肠。

    李晓青无奈地看着人群中央的卓杨,卓杨在不停地签名中时不时抬头无奈地看向晓青。

    卓杨必须要走了,机场广播最后一次催促已经响起,甚至开始用三种语言点名呼唤卓杨抓紧时间登机,引发了大厅里所有人向他这里频频观望。

    在连声抱歉中,卓杨挤出包围圈,匆匆忙进入安检口,他和晓青只能远远地挥手作别。

    汉莎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全都微笑着迎接这个最后一位到来的中国乘客,并不满仓的乘客也都微笑着看着这个急匆匆的中国人。从广播的通知里,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中国人是谁。

    卓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平复着喘息,内心小小的无奈之下,更多却是温暖和惆怅。温暖来自心里有个人,而且知道那个人心里也有你。哪怕此刻正严寒萧瑟,哪怕你正顶风冒雪,心有这份温暖,你便如沐春光。惆怅是因为不能和心里的人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不能每天看见那张娇艳如花的美丽面容。

    和一年多以前一样,卓杨还是独自一人飞往德国。但这一次,他没有了那时的忐忑和迷茫,没有了对未知陌生的恐惧。这一次,他是回去属于他的领地,他是那里的国王。那一次,她带走的是父母的焦虑和担忧,这一次,他带上的是家人的欣慰,还有对李晓青的思念。他,带着对晓青的爱,飞向了德国。

    爱情的敌人,从来都不是生与死,而是时间和距离。

    有些话他们今天没有能说出口,然而,他和她都没有想到,有些话他们此后再也没能说出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