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〇章(上) 理想诗人阎王爷

    卓杨来到马伦主席的办公室,渣叔克洛普也在这里。马伦主席和克洛普见他进来,都是一脸怪异的表情,莫名奇妙中带有云山雾罩。

    什么情况?卓杨化身丈二和尚,待他接过西尔维娅递来的传真一瞧,随即又成为二丈四和尚。

    传真是中英双文,内容大致如下:汉诺威马迪堡足球俱乐部,现通知贵俱乐部球员卓杨,于2004年2月12日至2004年4月28日,前来中国昆明海埂足球训练基地参加中国19青年足球队集训。望该球员准时参加,无故不得缺席。

    落款:中国足球协会

    什么情况?这他妈什么情况?

    先不说这个19是个什么东西,这长达两个半月的集训是个什么鬼?

    卓杨眼神里莫明其妙加上云山雾罩看向马伦主席和渣叔,想让他们帮着分析一下,才发现这二位一直都是这么个表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咱们要从现任中国足协掌门人阎王说起。

    凭心而论,阎王在历任足协领导中算是一位做事情的人,正是在他的任内,中国足球实现了唯一一次冲出亚洲。虽然都在说那次世界杯出线一是因为韩国日本身为东道主不用参加预选赛,从而让中国队在没有韩日两强的情况下插了一脚。再者是因为身为亚足联执委的张吉龙抽签工作做得好,让中国队没有抽中沙特和伊朗两支西亚强敌。中国队只是因为这一抽一插,**的很爽利,才进入了2002年世界杯。

    事实上,这种看法未免偏颇。纵观中国足球冲击失败史,没有哪次是因为输给韩日沙伊这四强而折戟沉沙的,拦路虎历来都是卡塔尔、阿联酋、巴林、科威特、也门、伊拉克、乌兹别克斯坦,甚至泰国、香港这样的二三流球队。而米卢蒂诺维奇麾下的中国队,正是因为面对这些二三流球队保持着稳定的胜率所谓赢下该赢的比赛,才实现了冲击成功的。

    对于争议极大的米卢蒂诺维奇,阎王正是他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在媒体质疑米卢名不副实的时候、在郝大炮等球霸级国脚向米卢发难的时候、在上级领导跟风责问的时候,是阎王义无反顾力挺米卢,强行保下了帅位岌岌可危的南斯拉夫人。这才有了2001年10月7日举国欢腾的时刻,才有了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名垂中国足球史册。

    那一届的国家队,并不是最好的一届,最起码比起四年前戚务生的那届从人员上相差甚远。米卢也并不是最好的主教练,但他是那个时候最适合中国队的主教练。一个不是最好的主教练带领着一支不是最好的球队,实现了最好的成绩。这一切,都是因为在上面那个最好的足协专职副主席。

    阎王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喜欢做实事,喜欢干实际工作。他并不善于做官,而更适合去做学问。从他2000年进入中国足协起,就看到了里面的黑暗。而这前后十年,正是中国足球最烂的十年。

    这一时期的中国足球,已经烂透了,这里不去细说,也不举例。这个时期中国足球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干净人,没有任何球队是干净的,没有任何一位球员敢拍着胸口说自己无辜。球迷浮躁,媒体黑白颠倒,青训年龄作假,小学生都在打假球。

    阎王面对这个烂透了的摊子,他深恶痛绝,喊出了杀无赦,斩立决,乱世用重典,矫枉必然过正等强音,然并卵。在失望情绪的笼罩下,理想主义者选择了唯一可做的事情国家队。在他的坚持下,中国队也做到了自身能力上最完美的成绩。

    2002年日韩世界杯之后,米卢蒂诺维奇离任,接替他的是荷兰人阿里汉。此时达成心愿的完美主义者阎王做了甩手掌柜,不再管足协内的具体事务,深感无能为力的他只想逃离这个地方,中国足球协会的事情都由内部的几位部门主管掌控。

    这些在中国足协内拿事儿的人又分为两种,除了都不懂足球、都不关心世界足球信息的共同点之外,一种人,他们有极其敏锐的政治嗅觉。这类人已经感觉到了国家上层对足球的不满快要达到极限,风雨欲来乌云开始压顶,他们只想尽快逃离这个是非圈,以免在将来被溅一身血。这些人完全不在乎手上的工作,不管不问一心只想逃离,其中就包括阎王。

    还有一类人,他们正陶醉在全民足球热潮带来的巨大福利中,他们根本看不见未来的天,也看不清脚下的路,只看见眼前的权力和利益。他们热衷于在足协争权夺利,抢班夺权,根本不在乎中国足球的可持续发展,不关注世界足球的变化,不关心中国足球的希望之星。这些人里,就有后来锒铛入狱的南王和杨爷,还有此后的龙王。可这些人,以及比他们还烂的其手下人,却在这个时间段完全掌控着中国足球的一切。

    卓杨在国内走红的半年多里,媒体上都炒翻了天。但因为卓杨一直是中国足球圈之外的人,没有给力可以递的上话的人帮他引荐,所以媒体就算再热,卓杨的名字也进不了中国足协的大门。

    这半年里,每到中国足协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就有记者提问卓杨的问题,但被足协派来的蟹兵虾将敷衍完媒体出门就忘了,回去谁也懒得提。就这样,卓杨被中国足协遗忘在了欧洲的荒漠里。

    到后来,媒体屡次逼问,足协工作人员终于将信息传达给了他的领导,领导说声:哦,知道了。再无下文。

    一直到春节期间,体坛周报程浩发了一篇关于卓杨的队友建议他加入德国国籍,加盟德国国家队的消息报道,引起了国内的轩然大波。这一下,媒体们有些不依不饶了,大有得不到说法誓不罢休的架势。于是,卓杨的问题这才引起了某些领导的重视。

    可是很不巧,中国国家队最近没有任何比赛任务,因为是东道主,不用参加2004年在中国举行的亚洲杯的预选赛。更何况,那个时期国家队的选人标准有非常鲜明的特色。

    有能力当然是最基本的一关,但这个有能力浮动范围值很大。有能力之后你就要有背景,有人,有圈子里很给力的人。然后,你要有钱。那些年,各级国家队的名额是明码标价的,从大名单到热身赛,从打替补到主力,跟泰式按摩一样,各种档次一目了然。

    当年的这些,在十多年以后一切都大白于天下,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起步价30万,每往前走一步,那价格就像坏了的出租车计价器,数字蹦得你心惊胆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