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〇章(下) 蟹兵虾将掌足协

    中国足球队朝南开,有本事无钱莫进来。

    那时候各级国家队的集训名额和参赛名额是几位足协大佬的私人领地,一大堆人跟着他们啃骨头喝汤。尤其是成年国家队,更是个别人的私宠,他人胆敢冒犯他们的利益,杀无赦,斩立决。时任主教练阿里·汉只能负责训练和比赛,对名单没有任何话语权,他也就从来不去操心,反正你给我什么菜我就起什么锅。

    卓杨有什么?圈内连个二把刀青训教练他都不认识。掏钱?先不说卓家有没有这么多钱,也不说掏钱也需要引路人,总不能提着布袋子直接去扔到足协的办公桌上吧?就说卓家四口这性格,别说主动给你上供,就算你低声下气打个五折给卓家天大个面子,话没说完你就被打得满脸血。

    卓杨只有令人惊艳的足球技术,但这在领导的眼里是最不重要的的一条。卓杨只有在球迷中巨大的声望,但球迷是个什么东西?足协需要在乎球迷怎么想吗?需要吗?

    但到了这会儿,在以《体坛周报》为首的各大媒体集体发难之下,领导们也不得不正视这个事。但是,成年国家队你甭想,名额早都满了,都是身后有人而且掏了钱的,你卓杨进来就有人要出去。赶谁也不行,咱们做事要讲究,不能坏了规矩。

    领导也犯愁了,该怎么平衡呢?领导有了难处最好办,交代给下面的人就行了。有了成绩是我领导有方,出了差错自然有人背锅。于是,卓杨进国家队的事情被一级一级推到了虾兵蟹将跟前。

    此时中国的国字号球队,u23已经在2004雅典奥运会预选赛中被早早淘汰,球队已经解散。u21也在去年的亚青赛预赛中被早早淘汰,球队已经解散。

    蟹兵虾将们推无可推,只能认真负责的工作。

    大闸蟹一翻本子:哦,十八岁。刚好呀,下半年十月份亚洲u19锦标赛,过几天咱们的u19要集训,此人正好适龄。那就通知他来集训吧,反正u19集训名额不严谨,多一人少一人问题不大。

    皮皮虾给领导一汇报,如此这般这般。领导龙颜大悦,而且还很感慨:谁说我们不重视人才?谁说我们不听群众的呼声?你看看,我们一分钱没收就把卓杨招进国字号了,我们目光很长远嘛!

    一帮不了解世界足球,不了解国际足球规矩的人,一帮只能看见桌子上台灯下这一圈的人,大手一挥就做出了这么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决定。

    卓杨一头雾水,他比马伦主席和渣叔还糊涂,而那二位还等着他给答疑解惑呢。

    u19?小猪都说我是亚洲最好的球星了,宋钟国和小野伸二都被我虐成狗了,才u19?老子是要去国家队当核心的,你才给我u19?贝肯鲍尔和弗格森把我稀罕的跟宝一样,才他妈u19?

    没错,小猪刀疤屠夫他们也都才u21,可人家那是德国法国荷兰意大利,人家那是球星云集的世界顶级强队,中国队还有比我更厉害的吗?

    两个半月的集训?老子不比赛了?老子不踢联盟杯了?你给老子发工资?你给马迪堡赔偿损失?老子不上学了?老子不弹琴了?

    我敢去集训?走到办公室门口老马伦就会打死我;走出半岛渣叔就会打死我;刚到机场诺曼教授就会追上来打死我;飞机刚落地我妈就会赶过来打死我。

    虽说看不明白,可卓杨一肚子火就起来了。依他原先的性格,当时就要回复一句:去你妈的!不过,他已经不是一年半以前的愣头青,现在当干部是队长了。算了,找个明白人问一下再说。于是,正在训练场边教刀疤那几个用中文怎么骂脏话的程浩被喊了过来。

    程浩昨天才回来,他回国后去长沙汇报完工作,就回哈密家中过年去了。随后又去北京和赵雪好好温存了几天,这才依依不舍告别眼泪汪汪的雪儿乖乖。他现在也和卓杨一样,单身老爷们儿一个,所以没事也不乱跑,要么守着卓杨,要么就在半岛上待着。

    程浩接过传真一看,当时就笑了:多熟悉的狗脑子路数呀!想看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事,您就往北京崇文夕照寺街瞧。

    程浩根据他的认识,把事情脉络大概捋了捋,就算不是所有事实细节,但也推测了个**不离十。待他喝完三杯咖啡还依然口干舌燥才给这几位讲完来龙去脉后,结果,大家更糊涂了:不可能呀?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爱信不信,可手上的传真却是白纸黑字。卓杨当即决定就回复那句去你妈的,程浩把他拦住了。

    “不管他们怎么不靠谱,你先把事情作好,你要去做一个靠谱的人,你要占领舆论高地。”

    “这和舆论高地有什么关系?”卓杨不明白。

    “相信我,卓杨。听我的没错。”

    卓杨不懂,但他相信程浩,他对自己朋友的信任有时候都显得没有底线。

    在程浩的建议和执笔下,卓杨彬彬有礼地给中国足协回复了传真。

    尊敬的中国足协领导,感谢你们发来的传真。我目前是汉诺威音乐大学的在校学生,学习任务很重,不能长时期离开学校,而我还是马迪堡俱乐部的签约球员,本赛季比赛任务很繁忙,合同约束我必须参加这些比赛。故此,我无法参加u19青年队集训,深感抱歉。如果在国际足联规定的比赛日里,国家队需要我,得到召唤我必将义不容辞。此致敬礼,卓杨。

    聪明的程浩在这份有理有据的传真里给足协下了两个套,他故意将卓杨的大学生身份放在了前面,好让愚蠢的人去纠结卓杨的音乐身份,而这恰好是卓杨无可匹敌的优势所在。再有,‘国家队需要我’,暗示某些人,青年队就闭嘴,如果再这么随意处理,媒体必将因此而发酵。

    在马伦主席和渣叔一块石头落地笑呵呵的表情中,程浩和卓杨往外走去。

    “卓杨,还记得咱俩刚认识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吗?现在,就到了我为你冲锋陷阵的时候了。谁人胆敢抹黑你,我豁出命去也要把他的脸皮撕干净,哪怕把天捅破也在所不惜。”

    卓杨诧异地看着斗志满槽的程浩,心说:不至于吧?话说清楚不就完了呗,还能怎样?

    然而,卓杨此时没有想到,正是这件事为起因,此后愈演愈烈,最终将天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