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下) 俩鸡贼将遇良才

    按照正常人的处理办法,你就是实在想来一脚,你给人好好说就是了:哥们儿今天感觉特别好,怎么样?让我来一脚,谢了啊……

    心高气傲的范德法特哪有功夫给你说这个,瞅都没瞅伊布一眼,就那么面朝球门站着,把后脑勺亮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伊布。瑞典人走上前来:“拉斐尔,把球给我。”范德法特扭头瞟了他一眼,还是抱着球没搭理。

    伊布有些上头了:“拉斐尔,我警告你,别让我动手抢!”

    不说话不行了,范德法特看都没看伊布,继续盯着前边:“我是队内定位球第一顺序。”

    伊布:“你……”话没说完,旁边斯内德赶紧说:“你们都别争了,要不干脆让我来罚吧?哈哈……”他把这二位当鹬蚌了。

    范德法特:“……”

    伊布正一肚子火呢:“滚一边去!”斯内德悻悻笑着走开了。有几名队友本来也想凑上来看看有没有机会抡上一脚,一瞧这俩黑了脸:得,还是算了吧,你俩去争吧,我们不参合了。他们也不管这两个人是不是要翻脸,扭头就走,爱咋咋。

    看着范德法特摆出一贯的臭德行,伊布从来就不是能忍气吞声的主,当即就要翻脸发飙。还是重返阿贾克斯的资深老将‘冰刀’利特马宁走过来:“兹拉坦,就让给拉斐尔罚吧,一会儿我突破一个,算你的,你来罚。”说完拉着伊布走开了。要不怎么着?范德法特铁定抱着球不撒手,去生抢就太难看了。

    伊布多少给了老将一个面子,嘴里骂骂咧咧地离开了罚球地点。范德法特把球往地上一栽,冲着斯内德说:“韦斯利,你来给我打掩护。”斯内德只好也上来和范德法特一左一右站在球旁边。人家是队长,是球队里最大的腕儿,给个面子吧。其实斯内德也和范德法特不怎么对付,根本没什么私交,但相比起范德法特,斯内德偶尔还算是个明白人。

    阿贾克斯球员发生的这一幕,被排人墙的卓杨和小猪几个人看得真真切切,这哥儿几个跟队友感情多好哪见过这个,队友之间正打着比赛险没翻脸,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小子很拽嘛!伊布都拿他没辙,我可听说伊布是个暴脾气。”小猪说的是范德法特。

    “可不是咋地,我在荷兰青年队就听说这货是个能人,走路鼻孔都冲着天。”屠夫也说的是范德法特。

    “再能还能日破天去?刚才还不是让卓杨给治得服服帖帖,就是一个哈麻批。”刀疤就看不惯这种人。

    “这货绝对认为他自己一根指头能剥葱……”卓杨给范德法特下了定义。

    “……嗤嗤……”哥儿几个抿着嘴偷笑起来。

    “哔——”裁判哨声响起,大家赶紧双手护裆护胸全神贯注。肯定是范德法特来踢,几个人都盯着他的脚。范德法特也在蓄势……

    突然,后边躲着的伊布几个大步蹬了上来,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照足球就是一脚抽射。恰似流星赶月,足球没有去绕人墙,而是直接窜向远角,越过仓促倒地的埃德蒙,冲进了球门。

    卓杨哥几个登时就口瞪目呆,一瞬间他们认为伊布和范德法特之前都是在做戏:我操,影帝级啊,套路太深了。可再看进球的伊布理都没理站在那里的小范和斯内德,自顾自欢天喜地跑开了。而那两位,范德法特脸黑得就像烧劈柴的灶坑,眼睛里都能喷出三昧真火来,斯内德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瞧着。

    原来伊布根本就没打算让范德法特得逞,很鸡贼,也很不给面子。

    进球就进球,没多大关系,可阴谋得逞得意晕了头的伊布一路小跑直接来到了他姥爷默特萨克面前:“傻逼了吧?”

    默姥爷当时就火了,冲上去用胸脯撞了下伊布:“你狂个锤子!”随即两个人骂骂咧咧头顶着头就像两只斗鸡。

    这又能看出两支球队的差别了,马迪堡人‘呼啦’一下全拥了上来,十一个人一个不缺把伊布团团围住。而阿贾克斯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全都离得老远看热闹。

    谁也没动手,但十一条大汉把伊布在人堆里撞来撞去,卓杨冲着伊布嚷嚷:“小子,你他妈是不是想找倒霉?”

    伊布是个猛人,可再猛,这会儿让十一个莽撞汉围着他也虚了。

    别说是人,就算是条藏獒,让人这么围着也怂了。这话是卓杨上高中时一个同学的父亲扯闲话告诉卓杨的,这位叔叔是个职业偷狗人,偷藏獒真是一把好手。……叔后来判了十一年。

    伊布双手举起呈投降状,他在给裁判示意:我可没动手。嘴里不停嘟囔:别输不起啊,别输不起……

    刀疤愤愤地说:“麻卖麻批,废了他。”

    二哥说:“并肩江海显风流,卓杨,小猪,你们俩谁出手?要不,今天让屠夫试试?”

    德容:“那啥,行!”

    眼看哥儿几个一旦拿定主意,伊布今天在劫难逃,阿贾克斯后卫马克斯维尔挤了进来。

    马克斯维尔是阿贾克斯队内唯一和伊布关系还算过得去的朋友,他也是拉伊奥拉旗下的球员,是个很靠谱的人。赛前还是不放心的胖子专门又打电话给马克斯维尔,叮嘱他一定要看好伊布,千万不能让瑞典人和马迪堡那六个发生冲突。一旦有事,马上去找卓杨,把胖子自己抬出来。

    “兹拉坦,你犯什么浑,忘了米洛说的话了吗?”

    马克斯维尔回头又赶紧拉住卓杨:“卓,大家都是米洛的朋友,算了,别跟他计较。”

    卓杨当然知道马克斯维尔,他盯着巴西人看了几秒钟,这才对马迪堡的队友说:“算了,给胖子一个面子。”

    “安德拉德,你管好他那张破嘴。”卓杨又对马克斯维尔说:“没有下一回,胖子的面子只能保他一次。”

    “行勒,没事了。”马克斯维尔冲着卓杨竖了个大拇指,表示收到。拍了拍卓杨的肩膀,他拉着伊布跑开了。伊布背过身去边跑边撇嘴,裁判冲着他的后背给他和他姥爷一人亮了一张黄牌。

    看台上的拉伊奥拉直揉太阳穴。

    而伊布这一脚冒失的任意球,也正式拉开了这场怪异和荒诞比赛的序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