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上) 三国骂战起争端

    阿贾克斯1:0客场领先了,按理说领先的一方应该聚在一起欣喜若狂,落后一方像霜打的茄子垂头丧气,这样才符合足球哲学。但这会儿在场上,情节发展却根本不按套路来。除了马克斯维尔,根本没有人过来和伊布庆祝,各自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开球,冷淡的就好像赢球与自己无关。而马迪堡这边却全围在一起,热烈交流着接下来的对应方法,根本没有丢球后的懊丧。

    重新开球没几分钟,默姥爷断下伊布的脚下球,捅给了协助防守的卓杨,卓杨随即转身带球就跑,伊布迈开大长腿撒丫子就追。

    科曼的战术思想秉承了自米歇尔斯至克鲁伊夫的荷兰全攻全守打法,球员场上位置相对模糊。什么是全攻全守?其实说白了就是全场逼抢加上大胆助攻以及大幅度轮转换位,每个人都要逼抢自己附近的对手,不能停歇也不能跟丢。

    马迪堡的打法和全攻全守很相似,也强调全场紧逼和位置交换,但又更注重技术和地面球,足球的转移更频繁。这种打法比全攻全守更先进也更有威力,但缺点也很明显,它太挑人,不是说有十一个人就能打,而是必须有符合它要求的高水平技术型、全能型球员才行。所以,即便很先进,可能执行出来的球队太少太少,现阶段仅马迪堡一家,或许勉强可以算上西甲巴伦西亚。

    伊布追逐着卓杨,这是战术要求,他必须追到队友们上来形成合围。但卓杨能让他追上就成笑话了,随时触球小变向让伊布连出脚断球的机会都没有。大步流星过了中场,看着侧面斯内德封了上来和伊布前后夹击,卓杨刚想把球分给落空的屠夫德容,谁知身后伊布的追击戛然而止。

    伊布正窝着火呢,刚才的任意球和随后被马迪堡人骂来骂去让他很烦躁。看见斯内德上来了:完成任务,交接,老子不追了。

    只剩一个人,卓杨当即就把斯内德给过了,前面范德法特也堵了上来,但这会儿卓杨可选择的方案就更多了。正要把球顺给包抄的刀疤,斯内德的追击也突然停了下来。

    斯内德也一肚子不忿:你俩他妈充什么老大,踢个球装什么大尾巴狼。一个翻白眼,一个张嘴就骂。爱谁谁,老子也不追了。

    卓杨一瞧:哟,就剩这个单指能剥葱的货了,过他!

    范德法特防守能力很强,但那又怎么样?无奈之下他只能用小动作连拉带拽把卓杨放倒在禁区外面。他没去理会裁判的哨声,起身直接冲着伊布走了过去:“你为什么不追了?”

    “我追你妹……”伊布回骂了一句。

    范德法特又冲着斯内德:“你他妈为什么不追了?”说话带上了把子。

    “你管求老子,装什么蒜。”斯内德又一指伊布:“他他妈那个逼都不追了,老子从侧面还夹击个屁。”

    “去你妈的,老子是前锋,把人交给你老子就没事了。”骂完斯内德,伊布又冲范德法特说:“你他妈不是能吗?能怎么没把人拦住,让中国人把你耍得跟猴子一样。”

    “你们不会踢球就滚蛋,狗屎不如的东西……”

    三个人在场上展开了骂战,各自独为一方,同时与另外两个人开骂,句句带脏话,话话带着下三滥。

    卓杨、小猪、刀疤兄弟几个,包括眼镜蛇伊利耶,一伙人勾肩搭背在旁边看热闹,就像小孩子在庙会上看社火一样津津有味。

    “……嘿,有意思嘿……,这一句过瘾……快看快看……瞪眼珠子了……嘿……加油……”

    本来事不关己,阿贾克斯球员都由着这仨扯开了对骂,谁也懒得管他们。可确实有点太难看了,他们脸上都难免臊得慌。眼看就要动手了,实在看不下去,马克斯维尔和利特马宁、海廷加等几个人上去把他们拉开,好说歹说。

    这也能看出渣叔和科曼的区别,这要是发生在马迪堡队内,渣叔铁定当即会冲进场内破口大骂。不管你是谁,马上就会被他换下去,比赛不要了也在所不惜。随后三个人就会被下放到预备队,不深刻反省永远也甭想回来。科曼就不行了,他就只能眼看着球员内讧,在场边走来走去手足无措。

    “任意球嘛,哪个好像不会一样。”刀疤说:“兄弟伙,让我先来?啤酒管够。”

    “你来你来,小猪,二哥,咱仨给刀疤打掩护。”

    “必须的……”

    六剑客从一年前开始,在矮脚虎哈斯勒的指导下对任意球脚法精雕细琢,一年时间过去,兄弟六个在任意球上都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诣,完全可以说得上是高手了。

    科曼是任意球大师,可多大的大师也不能和哈斯勒比,任意球方面哈斯勒是独自站在最巅峰的那个人。科曼的任意球属于刁钻重炮,哈斯勒可远远不止重炮,他是十项全能。科曼是教练,是球员们的上司,不可能不顾身份和球员钻在一起,也不会100%去教导球员。哈斯勒是大哥,他就喜欢和小兄弟们混在一起,教小哥儿几个那可是下了百分之一万的功夫。

    矮脚虎对任意球的研究可谓独步天下,他不但教会六剑客各自适合自己的脚法,帮助六剑客領悟出各自所属的任意球风格。他还教给他们怎么去面对不同类型的门将,什么样的天气下又该怎么去处理球,怎么利用风向,怎么利用太阳的角度。雨滴和雨丝之下足球弧线的差异,日光和灯光有什么不同,长草和短草,长钉和短钉……

    全世界有上千万职业球员,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任意球方面上千万里没有人比汉诺威运河半岛上这六个年轻人练得更刻苦,何况他们还有全世界最好的老师,而且他们还都是天才。

    在这场之前,六剑客在不同的比赛里都曾有任意球建功,只不过掩盖在了马迪堡常胜的战绩里,掩盖在了他们各式各样疯狂的进球之下。阿贾克斯队内任意球好手如云,但和六剑客相比,他们不够看。

    禁区左前方五六米处,正好是刀疤最擅长的位置。于是,一场任意球的盛宴开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