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下) 兄弟竞炫任意球

    卓杨和刀疤里贝里站在球的左侧,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和二哥蒙托利沃站在右侧,屠夫德容坠在球后方五米处。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将由谁来踢这一脚。

    小猪先行启动,阿贾克斯一帮搭人墙的大个子紧张万分,因为这位是碎蛋歪鼻魔。小猪晃过足球的时候,人墙捂脸护裆一起起跳,然而这是假的。随即紧接着就是卓杨又晃过足球,人墙再次起跳,参差不齐。正主来了,刀疤右脚内侧兜在足球上,足球越过人墙头顶,又旋又转,弧弦距超过五米。

    河涧水末静,斧钺申锋威,朱汗骋奇足,青旌凯旋归。

    标准的圆月弯刀,弗兰克里贝里一刀封喉。

    看着刀疤被队友们簇拥着庆祝,范德法特越发的愤怒,他更加恼怒刚才伊布抢了他的任意球。本来他就对刀疤夺走他的金童奖不服气,现在却又让法国丑男在他面前抢先一步进球,而刚才本应是他先拔头筹的。

    再次开球后,阿贾克斯球员大多心里带着怨气,动作也就开始变大。他们倒不是冲着伤人,只是带上了情绪去比赛,技术动作难免有些不规范。所以,场上时不时人仰马翻。二哥被斯内德放到了,蒙托利沃一骨碌翻身爬起,并没有去在意,足球场上这种磕磕绊绊很正常,只要不是故意去伤人哥儿几个就没人计较。这次犯规地点稍微有些远,距离球门大约三十五六米偏右,却也在任意球的射程之内。

    “屠夫,这是你的点,弄他一个。”

    “对头对头,屠夫来一个。”

    “行!那啥,我请烤肉。”

    “走走走,咱几个去给人墙捣乱去。”

    助跑过程中,屠夫德容身体完全舒展,击球时腰腹腿充分发力。左脚正脚背稍偏外侧准确抽在足球上,球飞出后,屠夫需要一个垫步才能止住身体的去势。足球又低又平又疾又迅,绕过人墙外侧,直贯死角而入。

    应策马腾空,承声半入汉,天险摧强敌,乘危济劫难。

    球场突现玄铁重剑,尼格尔德容沉剑斩敌。

    看着屠夫被队友们簇拥着庆祝,斯内德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和德容是荷兰21国家队的队友,俩人平时私交很浅,但也绝对没什么矛盾,但他两个在球队里存在竞争关系。斯内德和屠夫都是中场中路球员,斯内德进攻和组织更强些,德容防守和大局观以及配合意识更好。原本两人特点各有千秋,也可以互补,但国家队助理教练兼21主教练范巴斯滕显然更偏爱德容和范佩西这对组合。

    既然存在竞争,难免就想在球场上压对方一头,然而,现在屠夫进球了。斯内德怨气横生:都是那两个杂碎,到哪都要争老大,都是球霸,去他妈的!

    两个队都是天才成群,而且还都是些技术妖孽。不光他们,33岁的老将利特马宁也是曾经身披巴塞罗那和利物浦十号球衣的老妖怪,突破和过人信手拈来。于是,迫不得已之下,马迪堡右后卫威利阿克曼把芬兰冰刀放倒在了禁区前。

    热闹又来了!

    “亚里,说好的啊,你说你突破了算我的。”伊布笑嘻嘻地走上来,看得出他很开心。

    “刚才你抢了,这次是我的。”范德法特很酷地又一次抢先抱起球,冷冰冰地说。

    “去你妈的,刚才是刚才”伊布话还没说完,斯内德不愿意了:“你们都别他妈争了,这个点是我最擅长的,让我来。”

    范德法特、伊布:“滚一边儿去”

    三国对骂第二季又开始了,句句带脏话,话话不离下三滥。于是,一帮马迪堡人又勾肩搭背开始看社火,嘴里还点评。

    “嘿,小个子发飙了,我操这句算种族歧视啊牛逼”

    “唉!失误失误。”卓杨突然发出感叹。

    “咋了?把啥失误了?”

    “早知道今天有这么多好戏看,提前应该预备点爆米花什么的”

    “对呀对呀”

    “啊哈哈哈哈”

    一帮无品的不良观众。

    又一阵哄哄闹闹,又是马克斯维尔、利特马宁这几个在仨人快要动手的时候强行把他们分开。没办法,只能让范德法特来罚,他抱着球呢。可伊布和斯内德谁也没走远,黑着脸一声不吭就在离球不远的地方站着。伊布想故伎重演,斯内德打算有样学样。

    哨声一响,三个人同时启动。范德法特那是人精,早就知道那俩的打算,距离球最近的他抢先出脚,足球从高高跳起的卓杨头顶上飞了过去,朝着球门下坠而去。

    范德法特在足球上是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天才,脚下非常有料。即便是如此仓促之下,他这脚任意球的质量仍然相当高。

    六剑客苦练了一年的任意球,他们自然不可能对着空门去练。九人加练小组里有一名成员,门将克拉克埃德蒙。埃德蒙因为位置关系,他也没有六剑客那样的脚法,自然不会去练任意球射门,但他可以练任意球守门。这一年来,他是世界上经历任意球最多的门将,而且种类繁多五花八门,各种刁钻迅猛。现在的埃德蒙,什么样高端的任意球他都不会大惊小怪。

    刚才伊布那个进球纯属意外,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会料到是瑞典人射门,埃德蒙自然也措手不及。在他注意力高度集中之下,除非你的任意球速度弧度角度无一挑剔,那样即便上帝来守门也无能为力,否则埃德蒙就有很大把握给拦截下来。

    正因为是仓促起脚,即便射门质量仍然很高,但远没有高到无可挑剔的地步。所以,足球被埃德蒙单掌托飞。

    这头马迪堡人冲着埃德蒙拍拍打打夸奖称赞,那头范、伊、斯,又骂成了一堆。伊布和斯内德因为没有抢上而恼火,范德法特怨恨他俩企图不规影响了自己。利特马宁都准备开角球了,这三位爷还在不依不饶。

    等到再一次被队友们劝开,三位爷的脖子都已经红了,科曼在下面拉着个苦瓜脸脑仁子闷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