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上) 邪恶队长出邪念

    接下来的时间仍然是这样,双方不停人仰马翻。都有众多突破高手,也都有非常杰出的后卫。两支球队场面上看起来打得都很开放,但也都没有出现常规状态下的运动进球。马迪堡这边,默姥爷和德拉斯俨然是顶级后卫的风采,阿贾克斯一众天才再怎么突破也进不了禁区。而阿贾克斯这边今天表现最好的也是海廷加和马克斯维尔,尤其是巴西人,不算进球的话,马克斯维尔无疑是全场表现最出色的人。

    马克斯维尔虽然是左后卫,但他显然是左边路一条龙全能。这一侧的二哥蒙托利沃几乎在他面前找不到机会,却还要时刻防备着巴西人从他这里刷边助攻,因为身后的阿克曼一个人对付马克斯维尔太吃力。卓杨和小猪也要时常过来搭把手,这才能把巴西人限制住不让他撒起野来。

    事实上,在天才云集的阿贾克斯队里,马克斯维尔是这个赛季全队表现最出色的球员,他也已经在巴西国家队内和世界著名球星罗伯特·卡洛斯共享比赛时间了,妥妥一个接班人。

    21岁的后卫海廷加也很厉害,他入选过荷兰国家队,而且在国家队里已经有了进球。据说在范巴斯滕的力荐下,u21里的海廷加和范佩西、罗本,以及德容和斯内德都有希望进入大名单去参加今年夏天在葡萄牙举行的欧洲杯。

    正是因为马克斯维尔和海廷加的出色发挥,才没有被进攻中表现更好的马迪堡人在运动战中攻破城池。

    双方也都很小心,都知道对面任意球不含糊,所以在禁区前沿都尽量避免犯规。一直到了上半场补时,小猪才被加拉塞克放倒在禁区线前正中央。

    “奈何红颜一时现,不需枯坐与焚香。哥儿几个,让我来一脚?”听见吟诗声,就知道是二哥。蒙托利沃今天没有多少机会,他这一侧的马克斯维尔、利特马宁和加拉塞克攻击火力很猛,防守牵制了他大部分精力。

    “空口白牙你就要来,你谁呀?”兄弟们故意和二哥打趣。

    “好说好说,有酒有肉岂可无歌?我让薇薇安给大家引歌一曲以助酒兴,如何?”

    哥儿几个轰然叫好。薇薇安是二哥刚认识不久的大姐姐,小学音乐教师,据说歌儿唱的特别好。二哥稀罕的跟宝一样,藏着掖着大家只是远远看见过几面。

    老规矩,兄弟们为二哥打掩护,虚张声势的,故作玄虚的,张牙舞爪的,好一出小鬼难缠。二哥原地垫步,左脚抠进泥里,身体和地面形成小于六十度的夹角,右脚内侧连推带搓包含揉,足球从人墙边缘上方恰好绕过,擦着立柱坠进网窝。

    足轻电光影,神发天玄机,策兹忽飞练,定我伐戎衣。

    天残离钩晴空乍现,里卡多·蒙托利沃挥钩索命。

    四个直接任意球,比分3:1,裁判结束了上半场。也不知是谁最先嘀咕了一句,又引发了范伊斯三位爷的对骂,被队友拽着三个人还在伸长脖子唾沫星子乱飞,一边走一边喷,活似三只斗鸡。人都走进更衣室了,走廊里还回荡着污言秽语。

    科曼教练怎么安抚他手下的刺头暂且不提,马迪堡更衣室里一片祥和,大家还在回味那三记精彩绝伦的任意球。分析来分析去,大家都觉得照这个趋势,下半场还会有很多任意球机会,看来今天决定比赛就是它了。

    “谁还有兴趣?大家来我这报名啊,价高者得。”卓杨兴高采烈,他才不怕事儿大呢。

    结果,所有人都报名了,出价五花八门,从红酒到大餐,许诺请泡温泉的,请野炊的,啥啥都有。就连门将埃德蒙也凑上来说:“大比分的话,让我也来一脚,咋样?黑森林的兔子肉,全队都去。先生,你也要去啊!”

    渣叔靠在椅子上咧开嘴笑得呵呵呵。

    这哪成啊,别说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多机会,万事无规矩不成方圆。卓杨当即更改规则,已经进球的三位兄弟你们免谈,你们就指望运动战吧。其他人,谁想罚都可以,可咱先说好,球进了按照出价全队出动,球但凡没进,价钱照旧,还得自觉去半岛上裸奔一圈,还必须在天黑之前。

    绝大多数人傻眼了,他们可没那么可靠的脚法,上去踢也要靠一定的撞大运,裸奔……?队长太邪恶了。

    城倒旗不倒,小猪第一个站出来拍了胸脯:“算我一个,我还能裸奔?就不可能!”信心十足。

    “没得事,小猪。”刀疤接上话:“你裸奔的时候我喊赛虎陪你。”

    小猪:“……”

    第二个拍胸脯的是老队长矮脚虎,哈斯勒看着自己的徒弟们威风八面,他的脚早都痒痒了。

    “……哥哥,你都没上场……,裁判也得愿意呀……”

    “尤尔根,下半场找个机会给我弄上去,我请你……少儿不宜。”

    渣叔靠在椅子上咧开嘴笑得呵呵呵。

    “卓杨,你个**没理由不来一发呀?莫不是你怕了裸奔?”二哥叫板了。其实大家都知道卓杨的任意球是哥儿几个里最棒的,但大家也都知道他今年深藏身与名的心思和初衷。兄弟们不说,但兄弟们都记在心里。

    “切!来就来,我怕你这个?”卓杨当即应战:“刀疤,给你老爸打好招呼,我包一顿。”

    “要得——!”

    默姥爷没有参与,他不是任意球不行,相反他的罚球相当有特色,成功率也很高。但是,默姥爷的任意球太挑地方,轻易出现不了。

    渣叔靠在椅子上咧开嘴笑得呵呵呵,他知道这些小子闹归闹,但战术纪律还是执行的很好,不会舍本逐末。所以他就随便叮嘱了几句,没做什么调整,只是让大家争取在这一回合就搞定对手。

    也不知道科曼是怎么想的,范德法特、伊布和斯内德一个都没换下,只是把上半场被德拉斯盯死了的中锋松克换下,把伊布顶到最前面去,换上了19岁的中场赫德卫格斯·马杜罗。得,又是一个阿贾克斯出产的天才,他也是屠夫在荷兰u21的队友。

    科曼这是看到上半场阿贾克斯中场处于劣势,想加强中场的厚度和拦截。然而,中场休息没有对三位刺头进行调整,赛后让他悔青了肠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