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下) 火爆伊布也认怂

    不知道科曼的安抚起到作用没有,范、伊、斯三位爷反正没有继续对骂着走出来,脸也不那么黑了,还都假装和别的队友有说有笑,跟没事儿人一样。但到底心里怎么想的,那就只有鬼才知道。

    没过十分钟,回撤做球的眼镜蛇伊利耶被新来的马杜罗放倒在弧顶外面,又是一个直接任意球。眼镜蛇没有练就任意球技能,他笑嘻嘻对卓杨说:“交给你们了,别让我看见裸奔啊,我怕长针眼。”

    “小猪小猪,眼镜蛇大哥可发话了。你裸奔的时候我让程浩拍照给你发得满中国都是……”

    “切!想都不要想,看小猪爷我一脚穿云箭,敢叫天地换新颜……”这是矮脚虎的任意球口头禅,小猪模仿了个十足十。

    伊布等一众人墙还正琢磨:刚才他们罚的时候前面几个人都是虚晃,真家伙在后面……

    小猪催着小碎步已经助跑到了球跟前,凌波微步之后是惊天一击,右脚外脚背抡圆了抽在足球上。只见足球呼啸着朝着角旗方向轰去,随即在半路又迅猛地拐了回来,擦进上角的时候门将洛邦特连动作都没做出来。

    月精按丝辔,天马横夜空,弧矢载凶戢,氛埃城廓清。

    飞燕游龙霸王枪,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单枪破阵。

    小猪不用裸奔了,小猪心满意足了,小猪被换下了。渣叔换上卡尔·兰德加强中场扫荡,4:1,足够第二回合用。矮脚虎火烧火燎:“尤尔根,我呢?我呢?少儿不宜……”渣叔咧着嘴嘿嘿:再等等,再等等。

    兴奋过头的兰德把斯内德放倒在了本方禁区前面,斯内德都顾不上起身,连滚带爬先去把球抱住。

    范德法特、伊布:“球拿来!”

    斯内德那个火呀:“滚滚滚,都他妈滚,也该我了,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斯内德、伊布:“去你妈的……”

    来势汹涌的第四季……,句句带脏话,话话有下三滥。

    ……

    马迪堡人又勾肩搭背看戏,刀疤从替补席上抱来一堆运动饮料:“来来来,没得爆米花,咱们边喝边看……”

    那三位这回骂得凶,不一会儿就动手推上了。

    卓杨问大家:“你们说他们今天会不会打起来?谁开个盘?”

    德拉斯:“一赔一,我赌打不起来。”

    “一赔二,能打起来。”

    “二赔五……”

    当伊布的手都卡在斯内德脖子上了的时候,已经麻木了的队友不得已才赶紧过来当和事佬。没办法,让斯内德踢吧,头可断,血可流,他抱着球绝对不会撒手。

    马迪堡的人墙已经搭好,斯内德把球也摆稳放好,但还是弯腰单手压在球上。不护着不行呀,范德法特和伊布就没走开,就近站着呢。

    “你们他妈滚远一点!”

    “你他妈踢不踢,不踢滚蛋。”

    斯内德那个火呀,可就是不敢松手,这俩今天太不要脸了,他是又恼火又想哭。

    “裁判,你管不管,他们两个没有离开足球915米……”

    裁判都快被斯内德气笑了:这货是傻逼么……

    ……

    可想而知,这种心理状况下射出来的球能有多大威胁,匆忙中斯内德的射门高出了横梁,三个人一边互相骂着傻逼一边踱回自己半场。

    经过几个回合的你来我往,屠夫接二哥的妙传拔脚远射,球打在格里格拉的手臂上。这个手球有点寸,格里格拉人刚好站在禁区里。马迪堡要点球,裁判估计看到场上已经4:1了,就照顾了一下欧洲名门阿贾克斯的面子,只判给了马迪堡一个任意球,地点就在禁区线上。

    说过默姥爷的任意球太挑地方,而他挑的地方就是禁区线。

    “他姥爷,您去赏一个?”卓杨笑呵呵对默姥爷说。

    姥爷当仁不让!

    禁区线上的任意球难度非常大,因为距离球门太近,没有弧线或者下坠的空间。然而,这正是默姥爷的绝活。兄弟们也都知道他这个特点,纷纷和他打趣。

    “他姥爷威武!”

    “姥爷神功盖世……”

    然而,这边厢有人不愿意了。伊布窝了一天的火,正没处撒呢,耳听见马迪堡人一口一个‘他姥爷’,他听着太刺耳了,这不就是在讽刺是他伊布拉希莫维奇的姥爷吗?

    人墙里的伊布往前才窜出一步,正准备扑上去发飙,却猛然看见对面卓杨正目光阴冷地盯着他,眼神里带出刀光。伊布不由得心里一个激凌,没有了胆气再进一步造次,硬生生收住了自己的腿。可一肚子邪火却又没地方发,正巧马杜罗拉扯他的球衣让排好人墙,伊布顿时找到了喷口。

    “拉你妈逼,滚开!”一声喝骂。

    马杜罗都被骂傻了,不知道自己怎么惹了瑞典人。但他和伊布在队内的地位差距有点大,他也不是个刚烈性子,也就没有回嘴。只是气得鼻孔老粗喘着粗气,脑门上的筋狰得鼓起。

    伊布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队友也没人管闲事,便委屈了冤枉的马杜罗。就连马迪堡人都有点为马杜罗愤愤不平,他们从屠夫那知道,这个混血黑小子也是荷兰u21国家队的人,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凭什么被人这么莫名奇妙地骂,还不能还嘴。

    裁判的哨声终止了伊布的骂声,阿贾克斯人也都知道这回是‘他姥爷’来罚,可默姥爷绝就绝在明明知道是他来,你还是挡不住。

    只需要两步助跑,脚前端内侧连挑带搓,足球极速旋转。先是直上恰好越过头顶,随即直下坠向球门。球速并不快,可距离短罚球的人难处理,门将也同样没时间反应,足球贯穿而入。这是一记非常标准的电梯球。

    倚天有长剑,追风御骏足,耸辔平甘陇,回鞍定巴蜀。

    电光雷影追魂剑,佩尔·默特萨克一剑赤地千里。

    5:1了,刀疤也被换下,日尔科夫上来继续加强中场。矮脚虎火烧火燎:“尤尔根,我呢?我呢?少儿不宜,我请你少儿不宜……”渣叔咧着嘴嘿嘿:再等等,再等等。

    比赛已经到了七十分钟,六剑客中只有任意球功夫最好的卓杨还没有建功,他那颗骚包的心怎么会按耐得住?

    全场都在呼唤“my-king,所有人都在期盼他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所有人也都没有想到,最大的闹剧即将上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