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下) 兜皮肉流动炮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金色绿茵最新章节!

    九山的侦察小分队押着俘虏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就在他们离开之后刚刚十几分钟,一支由步兵装甲车、轮式运兵车、吉普、通讯车、野战炊事车……等等二三十各种车辆组成的庞大车队抵达了这里,从车队里下来大批各式人员,包括一个全副武装的步兵连。

    整个抵达的车队、部队随即就像开了锅一样,又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哄哄闹闹。红军情报部门侦知,这个夜晚蓝军突然发生异动,但原因不明,动向不明。

    这一切九山无从得知,他依然处在无线电静默之中。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拼命往前跑,利用自己敏锐的反侦察嗅觉,不停躲开一个又一个蓝军的巡逻分队和越来越稀少的防区暗哨。

    为什么不开走那几辆勇士吉普?很简单,九山知道这种车每一辆上面都装有很难拆卸的定位装置。开着它是为了引狼吗?

    这么一来,那六个俘虏可就倒了大霉了,一路上被这几个兵匪连踢带打,跌跌撞撞连滚带爬。

    利用gps和对态势的分析,九山带领着一行人在第二天中午时,成功从蓝军的大后方斜刺里冲出了整个演习的核心区域,来到了这次演习所划分的边缘地带。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开始迅速和世界接轨,无论精华还是糟粕都被我大中国海纳百川。古代中国的青楼勾栏以及八大胡同半掩门在改革的春风下死而复生,别说大城市,就连小县城里都有那整整一条街的洗头房。

    中国每个城市都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红灯区,比如西安的吉祥村和红会路。尽管政府认定它们非法,但民间早已见怪不怪。这种皮肉生意的浪潮从大城市迅速向偏远地区蔓延,就连荒凉的内蒙草原腹地也不例外。

    朱日和附近先富起来的牧民和那些头脑灵活的人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他们利用这里常年有部队演习拉练,开着他们新买或者二手的依维柯小客车四处转悠,兜售那些挂在车外面诸如闷倒驴、小弯刀等工艺品和土特产。当然,这些东西都只是表面掩饰,真正的玄机在里面。

    依维柯的内部,后面几排座椅被全部拆除,车厢里铺着一张大号席梦思床垫,床垫上躺着两个花枝招展、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妞,妞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

    这里常年遍地都是精壮而无处发泄的战士们,这些依维柯便四处乱转兜售皮肉,我军广大官兵亲切地称呼这些依维柯为“流动炮车”。

    流动炮车的老板们喜欢士兵,因为士兵们讲文明懂礼貌,从不欠账赖账,信用良好不说,自己消费完回去还会引来一大群同年兵和老乡。战士们喜欢流动炮车,因为他们急战士所急,想战士所想。更为关键的是,这里价格低廉,送货上门,而且老板们豪爽大气,经常买三送一。

    毫无疑问,流动炮车为军民关系和谐以及双拥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流动炮车在这里已经存在了几个年头,所有来这里演习的部队都对此习以为常。这些流动炮车还经常闯进演习双方的营区里,有时候都能开到交战区。

    这次演习级别很高,对区域的控制非常严密,红蓝双方对官兵的进出管理相当严格。可问题是,这些炮车的车主老板们不知道呀!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一窝蜂围了上来,可一整天跑下来却做不了几单生意,连汽油钱都包不住。

    巴特尔就是这样一个老板,他很发愁这次的生意有些不好做。‘巴特尔’在蒙语里是英雄的意思,蒙族人非常常见的一个名字。

    九山带着大家从里面冲出来,一头就撞见了巴特尔和他的流动炮车。

    凭借大大咧咧自来熟的性子,九山没几分钟就和巴特尔聊成了哥们儿,两个人你拍我我拍你嘻嘻哈哈。

    是不是生意不好做呀?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次管得严,根本出不来,你这么黑着头瞎鸡ba转根本就碰不见人,只能把狼招来。那咋办?好办!你不知道哪里的部队管得松,我知道呀!我知道那些后勤修理给养都在什么地方,我领你去就是了。

    巴特尔大哥你把我们都拉上,车钱到地方再给你。我们当兵的没有骗过你吧?去我给你指点的地方你再挣不来钱,只管朝我脸上抽……,……高射机枪弹壳?那还叫事儿?兄弟我给你弄一麻袋!

    巴特尔大手一挥:兄弟,赶紧都上车,少跟我提车钱,我们蒙古汉子迎风能尿三丈远……

    一大群人包括俘虏,全都挤在了流动炮车的席梦思床垫上,人堆里面两个瑟瑟发抖麻杆似的小妞。依维柯沿着演习区域的边缘绕出一个大弧线,疯狂向着红军师指挥部方向开去,一路上人歇车不歇,特务连的战士轮流驾驶。空旷的大草原上,油门踏板恨不能踩进油箱里去。

    应该让德国汉诺威警局前二级警员特利策来看看,看看中国人是怎么把一辆依维柯开出了保时捷的速度的。

    六个俘虏的眼神从最开始的愤怒,到绝望,再到祈求。尤其是和九山有过对话的‘胖工程师’,明显有话想说。但九山却不想听他们说话,自始自终嘴里的臭袜子也没扒出来。

    九山对胖工程师说:“实在对不住了,都是为了演习,都是为了执行任务。我不是不想听你们说话,我是不敢听你们说。你们都是工程师,都是领导,参军这么些年没准认识我们几个谁的老首长和老领导。你们一说出来,我们就麻烦了,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放了你们,我属于私自纵敌,不放吧,得罪了老首长,索性我什么也不听。忍一忍,到了我们师部就舒服了,你们都是上面来的专家,没人嘲笑你们当俘虏,只能说蓝军的防备太怂。委屈一下,到师部我请你们喝酒赔罪……”

    和俘虏没有话说,一路上九山和巴特尔却聊得热火朝天。巴特尔把胸口拍得梆梆响:兄弟,去耍一哈,去跟两个女娃娃耍一哈,老哥我不要钱,多耍两哈。你们都去耍一哈……

    整整飞奔了一天一夜,依维柯终于进入了红军的驻防区域。凭借自己特务连的身份和通行证,流动炮车在各哨卡官兵们渴望的眼神中畅行无阻,直到一口气冲到师部门口才被警卫连拦下。

    得到消息出来迎接的师部林参谋,一见到被九山押着的胖工程师,顿时大吃一惊。

    ——“项师长,您怎么来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