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下) 骚二哥突遇追杀

    约好的时间还未到,二哥拉着卓杨和屠夫陪他等人。四月里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烘烘舒服之极,小哥仨浮生偷得半日闲,便在这和煦的春光里晒起了太阳。晒完前胸晒后背,俗称晒鳖盖儿。待到后脊梁都发了烫,约定的时间已过,却还是没见到薇薇安。

    二哥抄起手机打了过去,打不通。再打,还是打不通。什么情况呀?正在纳闷之际,接到薇薇安发来的短信:我在市政大厅门口等你。二哥赶紧再把电话打过去,却又是打不通了。

    二哥更奇怪了,百思不得其解,卓杨和屠夫也不明白小姐姐这是在和二哥玩什么情调。还好市政厅离着广场不远,穿过一条闹中取静的偏僻窄巷就到,卓杨打算带着屠夫去买衣服的店铺也在那头,三个人便信步走了过去。

    这是一条由两座老式楼房相邻而建构成的窄巷,巷子内无门无窗,只有两端巷口摆放着数十盆花卉和中间的三只圆形铁皮大垃圾桶算是装饰。垃圾桶有一米多高半米来粗,淡绿色的涂装倒让这一内心肮脏的笨东西看着颇为典雅。

    巷子两侧红砖高墙,地面青石铺就,很是幽静,而且看起来挺有格调。青石的缝隙中没有突兀冒出的小草和无名碎花,也不知是特意清扫的缘故,还是时常人来人往让它们来不及生长。但现在,小巷内空无一人。

    三个人一边扯着闲话一边走进了小巷,春日里空巷显得格外安静和陌生。三十多米的窄巷像一条宽阔的走廊,三人走到了巷子中间。

    突然,从前端巷口涌进来七八条壮汉,年龄都在三四十岁左右,个个人高马大,每个人手上都提着钢管或铝制棒球棍。

    三人顿时停下脚步,一时间他们搞不清楚这几个人的目的。卓杨当机立断:“退!”屠夫转身在前,二哥和卓杨盯着那伙人,后退着跟随屠夫往外面走去。才没退回去两步,来时巷口也涌进来七八个人,同样身高体壮,同样惦着钢管和棒球棍。他们的目光直勾勾盯在三人脸上,巷子两头被堵得严严实实。

    没疑问了,就是冲着咱们来的!

    “我扑上去放倒两个。”屠夫咬着牙说:“我挡住他们,你俩赶紧冲出去。”

    “不行!”卓杨和二哥异口同声。他们不可能让自己兄弟一个人殿后,屠夫再凶猛也难抵挡对方十来个拿着家伙的壮汉。

    来不及思索,卓杨低声对哥俩说:“一会儿我没说动手,你们千万不要开打。”不等二哥和屠夫回答,卓杨随即采取了行动。

    两队人气势汹汹的往中间夹来,决不能让他们走到跟前。一旦到了近前,就没有了丝毫缓冲的余地,打起来也没有施展身手的空间。

    卓杨气贯周身,丹田猛然叫力,左脚扎实踏地,稳固住根基。他飞起右腿,正脚背像雷霆般抽在了巷子中央的铁皮垃圾桶上。

    耳听见嗵!一声,垃圾桶应声腾空而起,砸在对面墙上又跌落下来,哐!正好摔在后面进来这伙人脚跟前。带有防变型横筋的铁皮垃圾桶已经凹陷扭曲,像一只被捏扁的大号易拉罐。

    两堆人都被卓杨这力拔千钧的一脚给震住了,不由得站住了脚步,在离着哥仨五六米的距离上停了下来。他们看向垃圾桶的目光中,带有强烈的诧异,甚至有些惊惧。

    哥仨冷冷地看着这些来者不善的人,没有说话,这伙人也看着兄弟三人。

    沉默对峙了半分钟,一个四十来岁的光头大汉上前两步,对卓杨和德容说:“ing,屠夫,没有你们的事,你们俩可以走了。”此人的做派和架势,明显能看出来他是这伙人的头目。头目用手里的棒球棍一指蒙托利沃:“这个小子得留下。”

    明白了,这是冲着二哥来的。

    而且既然准确地叫出了卓杨和德容的绰号,显然是认得哥仨,十有**还是球迷。不可能是认错了人,就是专门来堵蒙托利沃的。

    但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先去探究事情的原委曲折了。大哥,怎么回事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话好好说呀……。一旦气势上落了下风,今天这顿打算是挨定了。

    “你是谁?”卓杨根本没去问二哥什么,一扬头,他冲着大光头发问。

    “我是柯利弗,这些都是我的兄弟。”光头回答卓杨:“ing,没有你和屠夫的事。”柯利弗又一指二哥:“这个小子招惹了我的兄弟,我们要他付出代价。”

    旁边闪出一个三十出头模样的小胖子,手上抓着一根一米来长40的无缝钢管。胖子面目狰狞也用钢管一指蒙托利沃:“小子,今天老子他妈的要废你一条腿。”

    职业球员最见不得别人说这个,二哥大怒,当即要扑上去和小胖子放对,被卓杨一把拦住。卓杨看向小胖子:“你又是谁?”

    “我是加文,ing,没有你和屠夫的事,我也不想动你们。”小胖子对卓杨说:“可这小子勾引了我老婆,老子不能放过他。”小胖子加文的眼圈都红了。

    “你老婆是谁?”卓杨好像明白了什么,但还是追问了一句。

    “我老婆是薇薇安……”加文的眼神仿佛要把二哥生吞活剥。

    卓杨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薇薇安是有夫之妇,今天是人家男人打上门来了。他也解开了一直以来对薇薇安奇怪感觉的疑惑:为什么薇薇安的表情里总有些恍惚?为什么薇薇安总好像在躲什么?为什么薇薇安一到公众场合总显得不自在?

    很显然,薇薇安红杏出墙东窗事发,要么就是薇薇安出卖了二哥,要么就是加文调查跟踪搞了个清楚。今天人家带着兄弟,设好了局,就是要等着二哥自投罗网。别人家的老公这是要一泄心中怒火,痛殴奸夫。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卓杨从来就不是个讲这种理的人。二哥再怎么不对,那也是自己的兄弟,他爱怎么上薇薇安我管不着,但今天想要动我的兄弟,门儿也没有,你们想都不要想。

    双方紧张的对峙着,小巷里的气氛就像火堆旁边的炸药包,随时都会引发剧烈的爆炸。

    十五个手持凶器的成年壮汉,三个手无寸铁的少年,小巷内众寡悬殊的战争一触即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