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下) 丁是丁来卯是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金色绿茵最新章节!

    默姥爷在这几天的赛前训练中,状态仍旧不好,渣叔很是担心。但马迪堡在默特萨克身后并没有合适替补,劳伦和迈耶根本达不到联盟杯的比赛水准,东德酷哥倒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只可惜他的体能太过悲催,往往前三十分钟是马尔蒂尼,三十分钟过后就成了马勒戈壁。再加上默特萨克强烈请战,渣叔也只好提心吊胆的继续让他首发。

    在维克多球场没有看台的这一侧,两支球队在边线上针尖对麦芒。刀疤里贝里被阿亚拉封得很死,毕竟是世界上最好的后卫之一。虽说阿亚拉防得一点也不轻松,回回被刀疤吓出一身冷汗,但总算能封住。这边也一样,格罗索把28岁的‘走廊控’鲁菲特一把锁关在了走廊上,根本甭想进门。刀疤和鲁菲特还时不时回身相互较量一番,两位边路全能倒是谁也不落下风。

    老鬼精卡博尼把二哥蒙托利沃怼得没了脾气,但老胳膊老腿的想越过二哥杀到前场去搅和,却也是痴心妄想。都是意大利人,一老一少相互之间谁都不给谁面子。

    小猪施魏因斯泰格在阿尔贝尔达这堵墙上撞得鼻青脸肿,不教胡马度阴山,小猪就是那悲催的单于。可小猪少爷也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他联手眼镜蛇同样把巴拉哈限制在后场,死都不敢往前跨上一步。

    狡猾的安古洛在马迪堡的右边路不断试图引诱青葱的阿克曼犯错,可是他并不知道,马迪堡有许多变态,而阿克曼却是头号怪胎。

    威利·阿克曼知道自己的进攻能力约等于负数,所以早就养成习惯只守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敌来我来,敌突我堵,敌狂我打,敌走我绝不追。作为一个边后卫,阿克曼发誓一辈子不过中线,他时刻幻想着身后有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裸着身体一丝不挂躲在那里,他决不允许流氓出现在他的身后。任安古洛比狐狸还狡猾,阿克曼就是个看不懂圈套也不理踩圈套的棒槌。

    再说了,这还有一位四处找人干仗的屠夫呢。德容不但能看懂安古洛的圈套,还能暴力拆除所有违章。一顿火星四溅后,安古洛被怼得眼冒金星,阿克曼还是守在自己女人身前斜着眼睛表示看不懂,坚硬的棒槌。

    限制与反限制之中,场上最精彩的对抗当然来自小丑和国王的对决。

    艾马尔是技术天才,身高170的他从来不跟人玩身体。身高体壮的卓杨更是天才中的妖孽,技术流执着到永远。两人就像一对儿翩翩起舞的蝴蝶,时而相伴在花朵间穿梭,时而在枝头追逐。

    何处背繁红,迷芳到槛重。分飞还独出,成队偶相逢。

    艾马尔主攻,卓杨主守,两人都把技术玩出了境界。艾马尔消中带打,虚虚实实,卓杨一停一顿,防守动作中包含着虚幻真假。和艾马尔的对位让卓杨十分过瘾,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花式技术在运用上又上了一层楼,在防守的时候也能做出相当丰富的假动作来迷惑艾马尔。

    艾马尔也在心中暗自赞叹,他从来没见过像卓杨这样一米八几的壮汉防守他时只依靠纯粹的技术,而不是用身体蛮横的欺负他。而且卓杨小技术绝对不在他之下,灵活和速度也都十分夸张。艾马尔心说:传闻中他还有疯狂的进攻能力和大师级的组织水准,头球和任意球造诣都非常高,怪不得年龄最小却是队长。这样的人物即便放到我们阿根廷国家队也是主力核心级别,也不知道中国那样的足球弱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才?

    小丑艾马尔哪里知道,和他惺惺相惜的卓杨不久前才被中国u19青年队开除了。

    按理说这样风格相同的两支球队在互相限制中,场面应该很沉闷才是。可恰恰相反,两支技术流并都讲究场上位置大幅度移形换位的球队,在场上踢得精彩纷呈,你来我往好不热闹。除了没有出现进球,其他美如画的因素一概不缺。

    马迪堡进步很快,一支次级别球队和西甲领头羊在场上斗了个旗鼓相当。六剑客进步更快,两年前他们只能打第五级的青年联赛,两年后他们已经让全欧洲如临大敌。就在维克多球场的拥趸们为他们的小伙子骄傲的时候,就在渣叔开始思索下半时需要做出什么改变和调整的时候,场上却风云突变。

    艾马尔突然一脚的直塞球,交给了巴西射手奥利维拉。卓杨防守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封住对方核心的所有传球,那一点都不现实,何况那还是艾马尔。

    奥利维拉面对的是默姥爷和岩石德拉斯,以他**型的巴西前锋水准,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可默特萨克再一次反应迟钝,被奥利维拉并不十分高明的假动作戏耍,姥爷被穿裆了。随即奥利维拉人球分过,默特萨克就像一个叉开腿的木桩子。

    仓促迎敌的门将埃德蒙也被奥利维拉打穿了裆,1:0,巴西人一球打透两名马迪堡球员的裤裆小门。

    均衡的局面下却突然丢球了,马迪堡人不由得一阵失神。最失魂落魄的还是姥爷默特萨克,他羞愧地捂住自己的脸,瘫坐在草地上。岩石和埃德蒙把他拉了起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兄弟。

    卓杨跑过来勾住默特萨克的脖子:“没事儿,姥爷,一会儿打回来就是。”

    默特萨克还是手捂着脸,嘴里喃喃:“对不起,卓杨,对不起……”

    场下渣叔克洛普长叹一声:唉,不应该让他上,这小子心里准有事儿。算了,上半场没几分钟了,中场休息让他下来吧。

    再次开球后,小猪强行突破被拒,球到了巴拉哈脚下。欧洲最佳后腰之一的西班牙国脚四十五度斜长传,足球飞向了马迪堡禁区。183公分的奥利维拉和195公分的默特萨克抢位置起跳争头球,岩石德拉斯在一侧保护严守第二落点。

    奥利维拉并不以头球技术见长,但头球却是默特萨克的看家本领之一。没有人觉得姥爷会在头球上败给巴西人,卓杨不认为,岩石不认为,门将埃德蒙也不认为。可是,姥爷再次出现重大失误,他身体僵硬导致脚下打滑了。默特萨克倒下的同时,他看见奥利维拉的额头狠狠撞上了足球。

    即便不以头球见长,奥利维拉也不会在近乎无人防守的情况下浪费这个机会。埃德蒙再次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短短的黑色三分钟内,马迪堡0:2落后了。

    兄弟的失误先放在一边,主场两球落后,意味着马迪堡已经面临被淘汰出联盟杯的边缘。丁是丁卯是卯,追究责任的话先不要说,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困境是当务之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