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章(上) 我想听你弹钢琴

    说起来,六剑客主场不败金身告破,也真是个小小的遗憾。

    这个夏天过后,六剑客虽然依然存在,但铁定不再是一个团体。拉伊奥拉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五位少爷的转会工作,而今年他们面临的对方俱乐部,和去年大不相同,诸多豪门来势汹汹,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所以,以六剑客为名的主场并不多了。

    赛季行将尾声,除开今天的巴伦西亚,本赛季维克多球场只剩下三场德乙联赛,而这三支球队很难给马迪堡造成麻烦。可以说,如果今天能保持不败,六剑客自进入一队以来主场不败已然成定局,将来这多少也是个小小的传说。

    不过木已成舟,说再多也没有用,何况还要把责任栽在自己兄弟头上,六剑客没那么矫情。

    默姥爷今天这个状况,大家不管不行了。明显是心里有事,兄弟们再听之任之,也太没心没肺了,没个当兄弟的样,说好的江湖道义风雨同舟呢?

    六剑客在球场内外性格迥异,各有各的特点。

    卓杨最坏,六个人里属他狡猾,什么恶作剧出坏点子,就他来得快,球场上阴人整人也都是他挑头,一肚子坏水,一块儿喝酒时也只有他偷奸耍滑胡搅耍赖。

    刀疤里贝里最燥,在馆子里拍桌子骂服务生除了他没别人,尽显低素质。走大街上一个没拦住就跟别人吹鼻子瞪眼,活脱脱一个地痞流氓恶棍下三滥。而且,就属他最抠门,花他的钱比剜他的肉都难。半夜里睡不着经常听见里贝里瞅着存折上的数字笑得咯咯咯,很瘆人。

    小猪施魏因斯泰格最逗,他就是哥儿几个的开心果,心里多烦闷见了小猪准能把你逗乐了。而且小猪嘴里永远不缺各种稀奇古怪的浑段子,有些段子隔上三年想起来,照样还能把你笑得走不了道,非得手扶着街边的墙缓过来劲才行,路人看你就像是个神经病。小猪要是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他一个人就能摆平德云社。

    屠夫德容最憨,对谁都和和气气,瓮声低语一点都不像他五大三粗雷震子的外形。一言不合就让人去他家吃炖肘子,端起酒杯就是你随意我干了。再怎么捉弄他,他也不会红脸,走路都怕踩死蚂蚁。当然,你千万别惹着他,更别去惹他的兄弟。

    二哥蒙托利沃最骚,这一点根本毋须多言。但凡有美女在场他就来劲,臭显摆个没完没了,九千年道行的九尾狐狸精都要喊他一声师叔。无酸诗不张嘴,醋厂老板都是他孙子。兴奋剂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多余,让一骚娘们儿在肚皮上写上蒙托利沃我爱你里卡多你最帅掀给他看,那比啥兴奋剂都补肾。不过,蒙托利沃坚持认为卓杨比他更骚。

    姥爷默特萨克最稳,从不见他慌慌张张,房子着火了他照样对着镜子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才出门,还顺手把门边的电灯开关拉了。他和老将斯图伯纳尔在一起聊天,不看脸光听声音你还以为他是东德酷哥的爸爸。哥儿几个谁有正经事都喜欢找他商量,六个人里属他言谈举止最靠谱,台面上的人物。

    现在最稳的默姥爷铁定遇上事儿了,可他又不愿意说,渣叔都套不出他的话来,哥儿几个有点抓瞎。今天谁也别去聚会了,都输球了聚什么聚?先解决姥爷的事情吧。兄弟们一商量,做出了分工。

    刀疤里贝里带着他的瓦西芭,去找默姥爷的女友谢莉尔,看能不能打听点什么。二哥和屠夫跟默特萨克的家人比较熟,这二位去默姥爷家看看情况。小猪去找戈麦斯,看看火枪手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至于卓杨,他负责陪着默特萨克,再问问。

    “姥爷,陪我喝两杯。”卓杨拉上了默特萨克,姥爷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跟着卓杨走了。

    两个人来到运河边的一条小酒廊,稀落三两的酒客和他们打着招呼,卓杨和默特萨克找了个偏僻的屋檐下临河而坐。不远处有几个小孩子在水边玩耍嬉戏,天空繁杂的恒星宛如镶嵌在深蓝色绒布上的宝石,敞廊中小酒保和相熟的客人轻声在打趣。这一切,都让初夏之夜显得格外安静和祥和。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卓杨没有问什么,他和默特萨克并排而坐看着河水,河面上的凉风徐来让人觉得很舒服。看似没有怎么喝手中的酒,但不大功夫小小啤酒瓶就空了好几个。

    “今天,我真的很对不起兄弟们”许久,还是默特萨克打破了沉默:“要不是我,咱们应该能拿下比赛,至少也可以是平局。都怪我,咱们的不败记录”

    “我不这么看,佩尔。”卓杨打断了默特萨克的自责:“今天没有拿下对手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咱们还不够强。如果我和小猪他们能一口气打进五个或者六个球,你便是再失误两次,又有何妨?”

    “所以,失利不是你的错,是因为咱们还不够强大!”

    卓杨对比赛的解读让默特萨克口瞪目呆:话还可以这样说?他认为这是卓杨在安慰他,其实那是卓杨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比赛已经过去,不管失利的原因是什么,它都已经过去了。哥俩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这样的星空下,并不是应该谈论足球的好意境。

    “谢谢你,卓杨。”两个人轻轻一碰,再次陷入沉默。

    卓杨和默特萨克他们认识快两年了,无论是因为臭味相投还是一见如故,大家迅速成为了好兄弟,男人和男人之间有时比男人和女人之间更加讲缘分。兄弟并不像女人和闺蜜那样无话不谈无话不问,男人有男人的相处方式。

    默特萨克愿意说,卓杨自然愿意听,可兄弟不想说,那就不说好了。

    卓杨只想让默特萨克明白:

    兄弟,你需要的时候,你知道,我总在这里。

    夏天的夜色,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点深沉却带着浪漫。天空的云朵在晚霞的映射下,五彩缤纷,幽悠的明艳着自己的美丽。

    又是过去了许久,默特萨克说:“卓杨,带我去听你弹钢琴吧,我想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