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上) 远方无诗唯苟且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金色绿茵最新章节!

    姥爷默特萨克和谢莉尔同居在一起这快三年里,感情非常好。俩人一个主外一个主内,虽说还没有结婚,但在卓杨的中国人眼睛里,他们和夫妻没有任何区别,就是小两口。平日里,默特萨克去工作训练,谢莉尔就操持家务或者约上闺蜜逛逛街,李晓青在的时候不说,大小姐气场太大,不适合手挽手。瓦西芭倒是经常和谢莉尔搭伴购物,两个女人再说一些张家长李家短。

    在一起三年,默姥爷又是一个重情顾家的好男人,一些事情便也到了水到渠成之时。虽说俩人时不时拌上两句嘴,但那是情人之间正常的一些小小分歧,无伤大雅,也没有原则性矛盾。受到刀疤里贝里成功求婚瓦西芭的感染,默特萨克也想结婚了。

    通过自己的感受和对女人的旁敲侧击,默特萨克感觉谢莉尔应该不会拒绝自己,而且谢莉尔也十分渴望,姥爷便开始筹划和准备。因为刀疤求婚的那一幕十分浪漫,让姥爷羡慕不已,他也打算邯郸学步来上这么一出。

    经过仔细考虑,默特萨克把求婚的场合也定在了万人瞩目之下的维克多球场,让更多的人见证属于他的时刻。时间定在了4月18日主场迎战科特布斯那天,因为那场比赛会有盛大的仪式庆祝德国足协给马迪堡颁发德乙冠军奖盘。喜庆之下,求婚显得更加隆重和有氛围,也能假装意淫所有人都是在为自己庆贺。

    为了给谢丽尔一个惊喜,默特萨克十分保密,连兄弟们也没有提前通知。这哥儿几个都是大嘴巴,他们一嚷嚷,瓦西芭又和谢莉尔是闺蜜整天在一起,泄了密惊喜不在就不完美了。

    默特萨克独自偷偷计划这一切,精挑细选的经典款式钻戒都买好了,名家出品价格不菲。兴奋和欢欣让他那段时间状态极佳,帽子戏法碾碎美因茨,手起刀落斩落比利亚雷亚尔。

    默特萨克原打算客场打完比利亚雷亚尔之后球队恢复训练之时,再通知几位兄弟,让大家帮帮忙,也在求婚那天载歌载舞拿上乐器给自己当浪漫背景。因为搞过一次了,都轻车熟路,所以也不需要多少时间排练,提前一天就行。

    所有计划都完美无缺,然而,球队从西班牙返回的那天晚上,默特萨克家里出事了。

    因为在情歌球场对战黄色潜水艇是场夜战,马迪堡全队在西班牙停留一晚后,于第二天下午飞回了汉诺威。淘汰强敌进四强了,饿着肚子的小伙子们当即展开了例行的庆功吃喝一条龙。默姥爷因为心里藏着喜事,匆匆聚餐完就告辞先走一步,没有参与其后的各种**行为,兴冲冲地回了家。往常这种情况,他必定会随大家玩到半夜才尽兴而归。

    他提前回家,也出乎谢莉尔的意料。默特萨克进了家门,女人正在洗澡,浴室里水汽腾腾,桌上的电脑打开着。

    默特萨克无意间扫了电脑屏幕一眼,顿时就瞪大了眼睛。谢莉尔的网络社交通讯账号开启着,一些聊天内容很不正常。按耐不住的默特萨克点起鼠标往回翻看,谢莉尔和某个男人极其露骨、极其亲密、极其淫荡的聊天信息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从聊天的内容上能看出,谢莉尔和这个男人并不仅仅是网络意淫,而是已经发展成为在现实中已然睡在一起了的两个狗男女。谢莉尔已经多次和他约会,甚至现在这会儿就是谢莉尔刚和这个男人约会完回来在清理自己的身体。

    即便有再好的涵养,即便再不喜欢发火,默特萨克也炸了,哪个男人也不能对这一切笑脸相迎。

    面对男友愤怒的质问,谢莉尔开始百般狡辩和抵赖,死不承认,但聊天记录里的白纸黑字让她根本无法自圆其说。随后,无奈之下谢莉尔说出了一切真相。

    原来,三个多月以前,谢莉尔和这个四十岁的立陶宛男人不经意间在刚兴起的‘脸书’上因为跟帖而认识,随后两人互加账号开始了网络聊天。男人自称是企业家,经营着几间工厂和商场,主要做面向俄罗斯和中国的皮革生意。两人迅速聊得火热,进而开始意淫暧昧。

    半个月前立陶宛皮革商人来到汉诺威,说是有生意。谢莉尔犹豫半天之后,还是在男人热切地催促之下精心打扮一番后去见了面。随后的事情,就和世界上所有出轨的女人一模一样了。每天默特萨克前脚出门,谢莉尔后脚拔腿就走。见面约会二话不说先滚床单再谈感情,谈着谈着再滚。

    谢莉尔认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爱情。

    当这一晚一切大白于两人之间,默特萨克还没有发飙,脸皮被扒掉的谢莉尔先恼羞成怒了。她大肆指责默特萨克亏待了她,两个人的爱情没有诗和远方,只有道不尽的苟且。言语间充满恶毒攻击和刻薄的嘲弄,默特萨克当时就发懵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谢莉尔吗?

    冲着默特萨克喷完之后,谢莉尔当即打好包袱摔门走人。她把默姥爷甩了,竟然是谢莉尔把默特萨克甩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让她看一看兜里的戒指呢?那是他为她精心挑选的。他想给她一个惊喜,她却给了他一个龌龊。期待中的剧情与现实反差太过巨大,正常人谁能接受?可虚怀若谷的默特萨克却接受了。

    男女之间很奇怪,最难以割舍的那个人恰恰总是受到伤害的一方。冷静一晚之后,默特萨克认为谢莉尔是一时糊涂,他愿意给她回头的机会,因为他爱她。

    听见电话那头默特萨克说求婚戒指都已经准备好了,谢莉尔没有表现出默特萨克想象中的感动和幡然悔悟。谢莉尔在电话另一边嚎啕大哭的同时破口大骂,骂默特萨克当年死皮赖脸追她,骂默特萨克不求上进没有前途,骂默特萨克根本配不上她。

    再往后,但凡接到默特萨克的电话,谢莉尔总是一言不发,任凭默姥爷苦口婆心劝说,她只在结尾冷冰冰来上一句:说完了吗?以后别打来了。

    以上这些都是默姥爷告诉卓杨的,卓杨听完感觉自己眼前又浮现了二哥和薇薇安的故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