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〇章(上) 连续误判起争议

    卓杨和冷静下来的默姥爷好不容易才劝住了怒火上头的兄弟们,毕竟还没有输球,大家还有机会。主裁判考绍伊也因为此球存在极大争议,并没有向气势汹汹围攻米尔恩的马迪堡球员出示黄牌,只是驱散了事。一片乱哄哄之中,九十分钟比赛结束。

    加时赛即将到来的短暂间歇,考绍伊从自己好友第四裁判怀尔德那里确认了刚才那是一个好球,他心怀的那一丁点侥幸也荡然无存。即便是边裁的判罚失误,这个误判也必将影响到他的前程,也就是说,这口黑锅考绍伊不得不帮着米尔恩一起背,而且还是背上一多半,谁让他是主裁呢!

    这是一个可以决定比赛结果的补时进球,而且此球还如此的精彩绝伦,赛后必定会被媒体拿来大作文章。考绍伊的心乱了,暗地里骂遍了米尔恩的祖宗十八代。

    马迪堡众将士虽说被卓杨和默姥爷以及其他首先冷静下来的人劝服了,没有热血冲脑壳发飙,但内心的不忿并没有停歇,这也让他们在加时赛一开始没有做到全神贯注。于是,经验老到的巴伦西亚人趁乱开场便偷了一个,而这个球仍然充满了争议。

    大家还都沉浸在痛失好局的懊丧中,未免有些失位,屠夫德容没有跟紧艾马尔,让小丑反越位接巴拉哈直塞球单刀杀入了禁区。然而,在巴拉哈传球的一瞬间,小丑要比拖后的岩石德拉斯多探出了大半个身子,越位了。

    第二边裁拉金却没有觉察出这个越位的存在,主裁判考绍伊本能的觉得此球有极大越位嫌疑,但他因为还在懊丧刚才的争议判罚,注意力也并不十分集中,造成他不敢对自己的感觉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德拉斯见举手示意没有效果,主裁边裁都不搭理他,再回身去追为时已晚,速度和转身本就不是他的强项。小丑艾马尔轻盈地盘过扑击的埃德蒙,把足球推进了空门。

    加时赛第四分钟,马迪堡被22逼平,总比分34落后了。

    这下可把马迪堡人惹火了,大家围住考绍伊和拉金不依不饶,别人还不在其位并没有绝对把握,纯属相信岩石和跟着起哄施加压力,德拉斯却十分肯定,希腊人情绪激动难免嘴里不干不净,主裁判抬手就是一张黄牌。这也是考绍伊年轻,他不像那些越错越强硬的老资格裁判,否则德拉斯妥妥一张红牌。

    还是卓杨和默姥爷,包括伊利耶这几个人在劝大家,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咱们还有时间。眼看考绍伊冲着二哥蒙托利沃瞪上了眼睛,右手已经伸向了上衣口袋,卓杨一把把他的手摁在了兜里。

    “你再掏牌就是火上浇油了,我很难再去控制大家的情绪,你是想让场面彻底失控吗?你是想让球场出大事吗?”

    卓杨略带威胁但十分中肯的话语让考绍伊心里一个激灵:马迪堡场上基本都是些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很愣头青的样子,一旦控制不住爆发起了冲突,我的前途肯定就完了,以后再也别想执法欧洲级别的比赛。

    “马迪堡队长,请约束好你的球员,裁判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考绍伊的手从口袋里取了出来,没有再乱摊派红黄牌。

    “我会约束好我的队友,但是,裁判先生,那两个误判十分明显,很可能会扼杀我们创造奇迹之路。我们吃亏太大,马迪堡俱乐部会在赛后向欧足联进行申诉。”没有再和考绍伊废话,卓杨拍了拍他的肩膀,扭头走开去接茬安抚那几个脾气火爆的兄弟。

    吃亏太大?申诉?于是,考绍伊更郁闷了,心更加乱了。

    卓杨和姥爷拦着哥儿几个好说歹说。比赛还没完呢,着什么急呀?大家忘了去年对翁特哈兴的事了吗?都忘了渣叔是怎么骂咱们的了吗?别冲动,咱们用进球去抽他们脸就是了。

    六剑客进步很大,包括性格和脾气上。大家其实都没有当年初出茅庐是的那种冲动了,这从今年六剑客身上的红黄牌数量就能看出来,谁也没有因为红牌被停赛过。黄牌积累停赛也只出现在德乙联赛里,被渣叔的轮换悄无声息化解掉了。哥儿几个有时在场上显得怒气冲天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完全是故意为之,造势连带吓唬人,起哄架秧子。

    去年对阵翁特哈兴的那一番愚蠢躁动,被渣叔当头痛喝,那以后大家也都明白了足球场上就是这样,误判也是足球的一部分,最好的打脸方式就是赢得比赛。所以,兄弟几个不忿归不忿,但也没有继续做出激烈的言行。

    没成想,哥儿几个牢记住了渣叔的教诲,克洛普自己却没能控制得住。

    原本九十分钟就能锁定胜局,自己将带领一支次级别球队杀进欧洲联盟杯的决赛,这对于一名年轻教练是多么心旷神怡的事情。老子眼看就要跨进名帅的行列,却被你们这帮狗日的给吹没了。不但好球吹掉,现在又把坏球吹进,我去你妈的!其实渣叔并不能确定刚才那是一个越位球,但这无疑是诱发的导火索。

    渣叔在场下冲着第四裁判怀尔德大发牢骚,怀尔德大玩太极推蘑菇,推着推着克洛普就火了,嘴里从不干不净继而破口大骂。怀尔德召来考绍伊,没办法了,考绍伊即便想息事宁人也不可能,这是裁判界的规矩,不给怀尔德这个面子将会得罪整个裁判界,何况怀尔德还是自己朋友。红牌好似血光一闪,渣叔被罚上看台。

    梅斯塔利亚全场嘘声中,渣叔被老将恰克迈耶硬拖着走的时候,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瞪着眼睛要吃人,场上的马迪堡球员全都口瞪目呆看着自己气急败坏的主教练。

    看这事儿闹得,比分落后还群龙无首。比赛打到这会儿,调整是必须的了,无论战术还是体能状况,场上都需要做出改变。可渣叔临死前什么指示也没给出,助理教练伍尔夫又只是个擅长训练和状态调整的专家,临场作战指挥没准儿还不如西尔维娅秘书。

    混乱时刻,矮脚虎哈斯勒当即越俎代庖,大手一挥做出了人员调整,俄罗斯人日尔科夫换下体力不支的老将眼镜蛇伊利耶。右后卫阿克曼下,哈斯勒自己亲自出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