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上) 音乐女孩皮尔南

    凯旋回归的路途上,马迪堡人仍然兴奋异常,尤其两回合中功勋卓著的小猪施魏因斯泰格。

    两回合中本队的四个进球,小猪一人包揽了三个,就连卓杨的那一记点球也是他创造的,可以说是小猪一个人干掉了巴伦西亚。

    六剑客在今年都有了突飞猛进的成长,进步速度宛如火箭升空。联赛中自不用说,刀疤里贝里一个人就摆平了其余十七支球队,法国猛男迄今为止已经在德乙中打进了整整四十粒进球,这还是他在渣叔大面积轮换很多场次并未打满的情况下斩获的。

    而在联盟杯中,几乎每一轮都有六剑客的其中一位异军突起,强势出手呼风唤雨。

    首轮对阵捷克塔比利斯,屠夫德容从天而降,杀得对手溃不成军

    此轮面对费耶诺德,二哥蒙托利沃风光无限,两回合四射一传轻描淡写搞定

    遭遇阿贾克斯时,六剑客全面乍起,六记直接任意球世界波震撼足坛

    十六强战硬憾巴塞罗那,国王卓杨的风头压过了包括罗纳尔迪尼奥在内的一干巨星,只手决定了比赛结果

    八强时,面对黄色潜水艇比利亚雷尔,姥爷默特萨克威风凛凛,神来之笔将马迪堡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直到今天,小猪施魏因的强势爆发一战功成!

    虽说整个赛季结束之前还有四场比赛,但因为联赛中大局早定,对于马迪堡来说,其实只剩下联盟杯决赛对马赛的那一场,其他三场德乙联赛基本上毫无意义。因为德乙联赛的赛程并不像德甲那么严谨规矩,排列的多少有些随意,所以马迪堡本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并不是联盟杯决赛。在决赛之后的三天,他们还有最后一轮的联赛,主场对阵老对手翁特哈兴。

    这场比赛将会是一场告别,告别伟大的托马斯哈斯勒,告别勇敢的伊格纳兹斯图伯纳尔,还要告别资深老将恰克迈耶、萨默菲尔德、肖恩霍奇森、贝洛克。这都是已经确定赛季结束要退役的人,马迪堡的球迷也都知道。

    然而,马迪堡球迷暂时并不知道,他们也要在那时告别他们最喜欢的几位剑客。

    返回汉诺威后,卓杨没有跟着兄弟队友们一起去例行的聚会庆祝,他要去见那位等了他一天、从伦敦远道而来的姑娘柯茜皮尔南。

    初夏的阳光并不像盛夏那样酷辣,而是给人像春天般的暖意,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白灰色的云朵,呈现出谈红色的朝霞与火红色的云彩,变化无穷,美伦美幻。

    能在汉诺威的初夏中再次见到有过一面之缘的个性芬兰女孩,卓杨颇为感兴趣。几个月前在法兰克福机场两人匆匆相识,彼此都觉得很投缘。感谢这个络化的通讯时代,这几个月中卓杨和柯茜通过频繁的电话和络交流,已经成为了非常熟悉的老朋友。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很多人对从未谋面过的友要比十几年的邻居更熟悉和更密切。

    柯茜和她的乐队是来参加为期一周的汉诺威n7摇滚音乐节。

    汉诺威是座音乐之城,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交相辉映,常年都有不同性质和流派的音乐盛会,n7摇滚音乐节算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在欧洲和全世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卓杨率队远征巴伦西亚的时候,音乐节已经开幕,整个城市挤满了前来参加盛会的音乐人和摇滚乐迷。城市里所有广场和公园的空地上都搭满了这些人的旅行帐篷,每个角落都弥漫着乐器的旋律。

    尤其那些玩各种重金属流派的,那些朋克和嬉皮士们,就没有他们不敢打扮不敢穿的。把头发染成七种颜色只能算是最初级的小儿科,老爷们儿大长发和大姑娘推个秃瓢在这些人中间都毫不起眼。左半边齐腰长发右半边光葫芦才算稍微有点个性,卓杨还看见几个前脑门顶溜光后脑勺留着粗长麻花辫的玩意儿,若非他们金发碧眼卓杨还真以为碰见了前大清遗民。

    头发竖起半米高像个铁锨的单嘴唇就有二十几个环的纹身纹的像越狱的。你没见过这些人,根本就想不到人类可以在头发上做出那么多文章,根本就想不到不光是衣服,原来什么东西都可以穿在身上。厉鬼般浓郁的烟熏妆只是最底层的标配,脸上身上不挂个几公斤铁你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中国葬爱家族的非主流在人家跟前,和穿大花棉袄头戴白帕帕的山里人没什么两样。

    整座城市被这些人妆点得姹紫嫣红,再加上五颜六色的旅行帐篷,从高空看下来,此时的汉诺威就像一块巨大的彩色蛋糕。

    幸好,柯茜并不是重金属门派的朋克。芬兰姑娘还是那个一头男性短发分头,脸上无妆无染。上身就那么随意套着一件短袖白色恤,紧身浅色牛仔裤。柯茜的打扮很男性化,非常酷,但却又给人感觉女人韵味十足。

    俩人见面就拥抱在一起,像多年的老朋友。事实上,卓杨和柯茜现在的确也算是老朋友了。女孩很瘦,骨感美,柯茜的胸部,说实话,远不如卓杨的胸肌来得有料。

    当然,卓杨交朋友又不是看对方的胸部。投缘,投缘

    随后卓杨又见到了柯茜的乐队,几个同样热爱音乐的年轻人。他们的乐队名叫n,绿的风?包括柯茜在内,总共两女三男五个人。麻雀虽吉他、架子、键盘、主唱五脏俱全,柯茜是贝斯手,主唱是另一位姑娘,漂亮的北爱尔兰女孩珍娜彭丝。其他三位男性分别来自威尔士、瑞典和伦敦,正所谓: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卓杨和那几位自然没有什么交情,客客气气寒暄一番而已。那四个当然也清楚卓杨的身份,眼前这个中国人的双重身份无论哪方面都是大明星,远不是他们几个音乐民工所能比的。除了尊重,还要陪着小心。

    卓杨要略表地主之谊,大家赶紧说:吃过了吃过了。卓杨说都别住这帐篷里了,周围鱼龙混杂,车把一人多高的拉风摩托机车都停了十好几辆,我给你们安排个正经地方吧。大家又赶紧说:这里挺好,挺好,都是同行方便交流。

    那你们就随便吧!卓杨正打算再和柯茜腻一腻,接到了哥儿几个打来的电话。姥爷说:卓杨呀,大家没你不热闹,赶紧把你新认识的妞带来让我们瞅瞅呗?

    卓杨一拍柯茜的肩膀:走,我带你认识认识我的几位好朋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